PDF WORD 返回首页
 
我们因何堕落?
 约拿单·亨德森       2020-10-12       436

我和妻子爱瑞丝决定进入一个充满风险与不可预知的世界。

我们生了一个孩子。在我们兴高采烈的说:“真不敢相信我们做到了!”“太棒了,这是我们的孩子!”之后不久,就变成了:“我们到底在做什么?”

刚出生的儿子南森很像我,直到他无缘无故地哭起来为止。他的尿布并没有湿,他也一点不饿,他已经睡足了三觉。但出于某种原因,他认为生活并不如他所愿,所以便大哭起来。不要试图给他换掉脏尿布,他会让你感觉你是在剥他的皮。

真是让人沮丧,他的妈妈和我一心想做的,就是竭尽全力的让他快乐开心,我们为他做了一切——喂奶、洗澡、换尿布。我们生他的目的,就是希望他的生活是完美的。然而现在我们发现,他的生活一点也不完美。他喜欢黑暗胜过光明,喜欢睡觉胜过清醒,喜欢哭闹胜过微笑。生活中还有很多事物,但他并未准备好。

如果这一切还不够让人绝望的话,有时候我会边看着我的儿子边想,我故意把他带到世上是个错误。我知道其中的风险,并且他并没有乞求来到世间。他可能会痛苦地死于传染病;长大后可能在学校中被孤立,受欺负;他可能会因没能入选球队或没有追到他初次暗恋的对象而经历被拒绝的痛苦。

如果他最终讨厌我和艾瑞斯为他创造的生活怎么办?如果他藐视我们的规则和界限怎么办?如果有一天他希望自己从未出生过怎么办?这个世界既残酷又不公平——我知道这点,可我还是想把他带到世上来,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

然而,与世上其他孩子所面临的现实生活相比,我对儿子的担忧就显得苍白无力了。每天只需看三分钟的晚间新闻,就会提醒我们,这个现实的世界和人们的理想相去甚远;痛苦、悲伤与艰辛几乎是每个活在世上之人的标志。从时下强迫儿女卖淫的现实到恐怖主义以及世界饥荒,这个星球真是一个令人感到困惑和可怕的地方。

为了避免让你自以为可以逃脱它,我将告诉你一条快讯——我们都被“它”感染了!这里的“它”指的是什么?它——指的是我们的罪性。诚然,我们没有要求来到这个世界,但我们却容让了自己被罪恶所塑造。(罗马书5:12节说:“众人都犯了罪。”)罪恶是致命、癌变与寄生的。面对这一事实,我竟胆敢把儿子带到了这个世界,真是不可思议。

在所有这些的混乱中,我们受到鼓励要在信仰中寻求答案,并寻求我们慈爱的父——一切生命的创造主……混乱的创造主。等等!祂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们应该把这种彻底的混乱归咎于完美的上帝吗?

有其父,必有其子

就像我和妻子一样,上帝也决定冒险按照祂的形象来创造生命。是的,这是冒险。倘若上帝决定创造更简单的生命形式,比如松鼠、瓢虫和藻类,祂就不用冒休妻的风险了。(赛50:1)然而,一旦上帝决定要创造和祂相似的生命,那么就要赐予这个生命拥有花草树木所不具备的东西——选择权。

上帝赋予了人类以选择的恩赐。祂创造了一个“罪”可以存在于其中生命体。因此,虽然上帝没有直接创造罪恶,但祂创造了选择权,这就自然包括了“犯罪”的可能性。换句话说,如果你希望将来不离婚,就索性不要结婚。如果你决定抓住爱的机会,并要走上红地毯,就必须坦然面对失败和心碎。

然而,你无法自控。即便知道会有种种危险与灾难的可能性,但你仍渴望结婚生子。你必须要爱上像你一样的人——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创2:23)一个可以和你谈笑风生的人,一个能回应你爱的人。是的,你被咬了创造主的同一个虫子咬了一口。祂想要创造和祂一样的生命,而不是机器人,不是动物。祂想要天使和人类都有选择权,从而让两厢情愿的爱之关系成为可能。

上帝并没有创造一个次品。祂向我们所存的旨意是完美的。然而,有人破坏了祂的作品,劫持了祂的计划。有一个破坏者;他很擅于作恶。

被摔在地上之前,他曾从天上坠落

擎光者路锡甫(英文Lucifer的音译,中文译作“明亮之星”,赛14:12)全然美丽,智慧充足。祂本是无可责备的,直到后来在他里面查出了罪恶。(结28:12-18)他曾是上帝的得力助手!上帝创造了一个和祂一样美丽智慧的生命,这是多么伟大的事啊!(假如你是蓝球飞人乔丹,那么,你是喜欢与小飞侠科比打一场友谊赛呢?还是和你九岁的侄子投蓝?)上帝喜欢与路锡甫分享祂的荣耀、美丽与智慧。拥有孩子的一半乐趣,就在于他们长得像你,当我注意到儿子遗传了我的眼睛、鼻子、耳朵、手甚至脚时,让我哭笑不得。

可以想象,当造物主对路锡甫的创造之工完毕时,祂也有同样的感受:“完美!”然而,路锡甫并不满足于像上帝,他想要更多。相似之处让他有了比较的机会。攀比让位于贪婪。路锡甫渴慕权力,自我膨胀。他本应满足于上帝赋予他的高位,但他没有。他想要更多,尽管没有更多。路锡甫想要高过上帝,他在向往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位置。现在,我知道你在想:处于路锡甫这种地位的人怎么会变得如此令人失望呢?信不信由你,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因为圣经称罪恶为“隐意”。(帖后2:7)即奥秘。

造物主并不吝啬于祂的能力或权威。祂已经把所能给的都给了路锡甫。这好比我儿子想成为我父亲一样,他不可能成为我父亲。他可能在性格上像我父亲,但他永远不能真正成为我父亲。这也不是出于武断的命令。即使我想交换,那也是不可能的。我的儿子从我而出,这是无法逆转的。我可以把我的车,房子,生意,甚至有一天会把授权委托书统统都给他,但我永远无法改变他从我而出的这个事实。如果上帝能给予更多,我相信祂一定会,因为这是祂的本性。祂尚且不吝惜自己,能为拯救祂的受造物脱离罪恶而舍命,还有什么不舍得给我们呢?

路锡甫的不满最终蔓延至天庭的所有天使。经过一段时间的游说,路锡甫聚集了一批最终决定投他一票的追随者。他们喜欢他对生活的新看法。他们开始相信,没有约束与限制的生活才是智慧、思想自由之生灵的唯一生活方式。路锡甫成为了造物主的对手。他变成了撒但。

撒但和三分之一的天使既然准备离家出走,上帝便允许他们离开。离开上帝的结果会如何?只有一条路可走——被摔下去。(启12:4,7-9)

罪的终结

这正是很多人对上帝大失所望之处。为什么不立即镇压这场叛乱?为什么纵容撒但去说服更多的人跟随他?立刻终止这家伙的游说活动,除掉他,全宇宙就会知道谁是老大,谁更有力量,谁在掌权。

然而,如果立即除掉撒但和他的跟随者,就无法达成所有上帝想要达成的事。这样做非但不会消灭罪恶,反而会使之充满恐惧。一位作家如此说:

“上帝尽可以毁灭撒但和一切同情他的天使。这在祂原不费吹灰之力,可是祂没有这样作。祂没有打算用武力来制胜反叛的势力。强权只存在于撒但的政权之下。这不是耶和华所用的方法。祂的威权是以良善、怜悯和慈爱为本,所以祂的方法就是要表现这些品德。上帝的政权是以道德为基础的,其所发挥的力量必是信实和慈爱。上帝的旨意是要将万事置于永久安全的基础上,所以天上的议会决定,必须给撒但充分的时间发挥他政权的基本纲领。他曾宣称,他的主张比上帝的主张更为优越。所以上帝给撒但充分的时间去实行他的主张,让全宇宙可以看明其真相。……如果撒但和他的使者那时就收到他们罪恶的完全结果,他们自然必要灭亡。可是在天上的众生眼中,还不能显明这是罪恶无可避免的结果。同时,他们对于上帝的良善所怀有的一点疑惑,就必留在心中,像一粒邪恶的种子,早晚必要结出罪恶和灾祸的毒果”。(《历代愿望》第79章)

带着一种出人意料的责任感,上帝的受造物将成为审判官。当我们明白罪恶之时,罪恶就会终结。当我们认明罪恶、恨恶罪恶之时,当我们投票选择将遵循谁的道路之时,罪恶就会终结。

信任和透明

选举季到了,一位炙手可热的候选人正在竞选宇宙总统一职。他的政党发展迅速,他希望在伊甸园进行竞选活动,以赢得地上选举人的投票。这个新造的世界是亚当和夏娃这对幸福夫妇的家;他们是按照上帝的形像造的。是的,即使现在罪恶已成现实,而不仅是宇宙中的一种可能性,但是天父依然希望有更多的孩子。显然,我们值得祂去冒险。

撒但将他的行动基地设立在伊甸园的中央,也就是生命树旁众所周知的分别善恶的树那里。(创2:9)在这棵树上,这个狡猾诡诈的蛇形政客展开了他的抹黑行动。如果你和我一样,你的直觉就是要责怪房东把这个地方租了出去。祂为什么要故意让这位房客在亚当和夏娃的家中设下陷阱呢?为什么祂要把伊甸园中最好、最容易到达的地方让给对手呢?祂只是在考验这对夫妇吗?这些问题的核心是我们对这位似乎把人类置于失败之地的上帝缺乏信任。

我想要除去我儿子所要遭受的一切试探与任何可能伤害他的东西。在他睡觉时,不宽松的被褥可能妨碍他呼吸;不让任何脏手碰触他。当然,还要让他远离那些恐怖的人!我都会这样,可是,为什么上帝会让祂刚造出来的人,这么快就面临考验呢?

我知道,许多人把这位试探者和那棵树仅仅视为一种考验。人们会说亚当和夏娃需要一种选择,因此上帝把投票处放在了伊甸园中。然而,尽管亚当和夏娃将在这棵树上受到考验,但“如何选择”的考验,不可能是这棵树的最终目的,因为亚当和夏娃有无数其他足以让他们失去这个乐园的选择。

造物主曾赐给亚当和夏娃一些指示。生活就像一本手册,今天你所购买的产品都有说明书。这是制造商考虑周全的标志,提醒你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此产品,并确保你的安全。虽然婴儿出生时没有说明书,但我还是很感激我妻子是位产科护士,并且孩子的祖母也是活生生的指导手册。给予指导是为了确保你能最大化地利用此产品,并得到最佳体验。

上帝的指示也合乎逻辑。要生养众多,治理全地,管理动物。上帝赐他们食物,让他们料理伊甸园,给动物起名字,在第七日(周六)休息。还有一个,就是不要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否则必死。(创1:28,29;创2:1-3,15-17,19)

尽管这节经文明说,他们若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就必定死,但我们也可以合理地推断——如果他们未能遵循上帝的其他指示,他们也会破坏生命的完美平衡,并且死亡也会进入伊甸园。换言之,如果他们决定宰一头牛作为食物,或者如果亚当试图与一只羊性交,或者夏娃因亚当的这种企图而杀死他,那么,其最终结果将与他们吃分别善恶树上果子的一样。这并非只是猜测,因为圣经曾清楚地指出:“罪的工价乃是死”。(罗6:23)

我相信在这棵树背后,有比仅仅是一个考验更深的含义。与其说它是一种考验,不如说它是透明和信任的象征。上帝渴望与亚当、夏娃做朋友,这就要求祂把一切都告诉他们。(约15:15),包括宇宙并不完全和谐这一事实。罪恶已经存在,上帝把这个真理信托给亚当和夏娃;祂把伊甸园中那棵分别善恶的树也信托给他们。祂本可以把那棵树放在一个角落里,周围拉上电网;祂本可以给罪恶的频道设置一道家长锁,但祂希望这对夫妇不会去看限制级的东西,但与此同时对他们透明,让他们知道这些频道确实存在。

上帝决定相信我们,就像我们需要相信祂一样,因为那是真友谊的基础。任何健康、长久的关系都要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上帝与人类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其他的基础。

虽然看似上帝不允许那个阴险的政客在伊甸园的其他地方登广告,但却允许亚当和夏娃随时在树下与之交谈。造物主本可以挪走撒但的资金与他所呼吸的空气。上帝本可以在撒但的提名大会上暗杀祂的对手,然而,当亚当、夏娃看到狙击手的子弹强迫他们投上帝一票时,他们会作何感想呢?但上帝没有那样做。这是亚当和夏娃的自由选择。即使上帝所面对的是一个被称为“说谎之人的父”(约8:44)的竞争对手,祂依旧开诚布公。当你没有什么需要隐藏的时候——当你是无辜者的时候——你就会让你的品格和过去的记录,成为你的终极防御措施。

分别善恶的树之所以备受关注,并非因为它是唯一有选择的地方,而是因为那里是这对夫妇选择犯罪的地方。或许在所有的命令中,禁止他们吃那棵树上的果子,这让他们感觉是最武断、最不合理的。水果本来就是用来吃的,那么为什么他们不能吃那棵树上的果子呢?这就是撒但试图利用的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  

堕落

如果在地球历史上有一个时刻,你不希望有人与他们的自我形象和心志作对,那一定是在伊甸园。撒但无法忍受不能在天庭居首,所以他试图以其不满的精神来试探人类。

好似第一对夫妇在观看一档电视促销节目:撒但声称即或他们吃那果子也不会死,并且他们的眼睛终必变得明亮起来。他们将以应有的方式看待生命。他声称上帝威胁他们的主要原因,乃是阻止他们获得更多的智慧,使他们像上帝。(创3:15)

那么,我们不会死吗?我们一直都是瞎眼的吗?上帝只是在骗我们,不让我们拥有更多的乐趣吗?我们能成为上帝吗?还有比我们所知道的更多的东西吗?上帝一定是不信任我们。或许祂是自私的,也许祂是不可信的!这些果子是有机的吗?请给我来两个!

亚当和夏娃投票了。他们相信那位说谎者,胜过相信他们的父。虽然圣经从未说这棵树的目的是为要试验人,但亚当和夏娃最终还是在那里受到了试验。他们一败涂地。他们可能会因毫无缘由的试探而堕落,像路锡甫一样。然而,他的欺骗却给了他们所不需要的动力。

由于始祖的堕落,罪便进入了这个世界;心痛、沮丧、失败,死亡成为了生命的一部分。无论你是贫是富、是黑人还是白人,是男是女,是无神论者还是有神论者,是被造之物还是创造主,只要你踏上这个星球,你就必定会经历让你想要尖叫与放弃的苦难。在地球历史中,这是生命的一个不争的事实。罪是绝对、无情、不合理且毫无目的的。

虚假的广告

撒但向人类推销了一款他无法兑现的产品。嗯,每项附加条款都如此精确。虽然亚当和夏娃已开始死亡,但他们并未立时就死。他们的眼睛也明亮了——明亮得使上帝所造之物黯然失色。那些一度神圣的形像如今被视为可耻。上帝不希望他们像祂一样,善恶皆知。因此,撒但的断言几乎是正确的,只是那不是全部的真理。他把一点点的错误与适量的真理混合在一起。或者他提出了事实,但脱离了上下文。无论怎样,结果都是一样的——我们被误导了。

仇敌的游戏就是欺骗和误解。许多障眼法。他把罪恶包装起来,使它看似更容易、更快捷、更简单。它也可以伪装得更易接受、更有趣、更冒险。然而,罪破坏了信任、限制与计划。圣经将罪定义为违背律法。(约一3:4)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它可能是微妙的。几乎察觉不到。罪的字面意思是“未击中目标”,其不同之处可能是改变上帝对你人生旨意的一个小部分或一大部分,但只要它阻止、分散或使我们无法接受上帝的幸福蓝图,那就是罪。

从理论上讲,识别撒但的骗局应该很容易;它若非在正确的上下文中不是全部的真理,就是一个不属上帝的谎言。我们必须识破这些谎言,认清撒但惯用的伎俩。他会先鼓励我们去质疑上帝所说的话。“上帝岂是真这样说的吗?”然后驳斥上帝所说的结果。“你不一定死。”然后他会给你一个犯罪的好理由。“难道你不想更聪明,更快乐吗?”

第一对夫妇应该读出这些附加条款字里行间的意思。我们应有智慧吸取同样的教训。我知道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此,在接下来的几部分中,我将与您分享如何占上风,并找到你战胜罪恶的终极方法。

观点

我相信撒但企图通过三个主要的切入点,使我们陷入他的网罗。虽然有许多种犯罪行径,但其中的每一样罪都是这三条主路的衍生品。

首先是观点——罪恶是在偏斜的观点上茁壮成长起来的。如果撒但能让你在上帝对你的初衷之外看自己,你就会成为易受攻击的目标。路锡甫因为以一种错误的方式来看待自己而成为了撒但,他精准地勘察到了我们所有人里面同样的困惑之处。

举个例子:我们每个人受造时都是自我感觉良好的。没有人生来就缺乏自信!负面的自我形象是逐渐形成的。它是被教授与学习来的。你对生活和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感到很满意,直到有人告诉你一些可能更美好、更宏大、更快捷的事物。他们说你太瘦或太胖,太高或太矮——总之就是不够可爱。不知不觉间,如亚当和夏娃一样,你便发觉自己开始不满足于这种完美的幸福!

我们会笑着和朋友一起回忆那个我们已想不起来的醉酒之夜,并说:“我们必须再来一次。”你甚至不记得你是否玩得开心,却想再来一次?只因为别人说有意思,并不意味着你就必须喜欢这样做。不要追随流行的笑点。这一点都不好笑。

撒但在第一对夫妇身上植入了一种新的欲望——你应该像上帝。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其实已一无所缺。他们已经像上帝了;他们就是祂的形象!(创1:27)他们已经享有撒但引诱他们去追求的——像上帝。撒但乃是在把冰块卖给北极的爱斯基摩人。

我们必须停止透过破碎的罪恶之镜来审视自己。这是一个惯例,我们永远都无法透过它来看清楚。(林前13:12)我们必须学会透过上帝的视角来认识自己。你是祂的孩子,祂爱我们胜过爱生命。(约3:16;罗8:31-38)在你出生之前,祂就已经看到你,并喜欢你。(诗139:13)祂的眼光很精准,祂的观点很完美。要相信这一点!  

痛苦

罪的另一个切入点乃是痛苦——我们害怕痛苦,无论是肉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而撒但便利用了此种恐惧。由于惧怕疼痛,我们开始服用止痛药。我们希望能立时止住心痛与四肢的疼痛。

甚至无聊也是一种痛苦。因此,不知不觉中,你开始为了消遣与瞬间的满足感而吸食毒品。我们的许多人际关系、音乐、毒品和工作狂的工作计划,只不过是美化了的止痛药。我们的恶习只是分散了我们生活中的痛苦,它们不能治愈或使我们复原。

解决痛苦的方法不是要去惧怕痛苦。相信我:痛苦是有目的的。它指出了我们的身体或心灵何处需要关心与照顾。你能想象如果一个赛跑选手无视严重的脚踝扭伤的疼痛会怎么样吗?你知道当人们忽视他们过去受虐待和被忽视的痛苦时会发生什么吗?痛在说:“请留意这个部位!”

因此,不要试图通过随意性交、音乐、电子游戏等逃避现实的方式,来忽视你的痛苦。罪能象特效止痛药一样,帮助你暂时忘记疼痛;然而,当毒品与娱乐的效力逐渐消失时,这些问题和痛苦依旧会等待着你。

与其寻求特效的止痛药,不如寻求最终的解决方案——治疗。虽然治疗需要更多的耐力与专注,但它却能予以根治。通过不逃避你的问题与痛苦,而选择通过治疗、咨询和教会团体去直面它们,你就会解除敌人的武装。当敌人看见你愿意舍己,背起你的十字架时,他就无能为力了。(太16:24)

当你愿意付诸行动之时,当你愿意把自己的患处交托给医生之时,当你愿意忍耐等候,而不服用那众所周知的药物之时,痛苦终必消失。不是因为你掩盖了它,而是因为你被治愈了。

目标

你若不知道自己的目标,就不会有方向。上帝创造你是有目的的。即使这个世界遭到了破坏,但祂对你的人生仍有计划。想知道是什么计划吗?你要成为耶稣祷告的答案:“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6:10)

我们都希望生活在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中,但我们在做什么以实现这一目标呢?我希望我的儿子在一个更安全、更理智的世界中成长,但我愿意为此做些什么呢?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有责任使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我们必须尽我们的本分,实现我们的目标。

人们认为上帝不在乎,是因为他们看不到我们在乎。我们需要让仁慈、同情与爱的行动遍满全地。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可爱、华而不实、俗气,有点像几个爱心熊。(注“爱心熊”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卡通片之一),但如果每个人都接受这个使命,那么,这个地球就会更像天国一点。

让我们一起努力来结束罪恶吧!我知道你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但“在上帝凡事都能”。(太19:26)我们要得胜有余。(罗8:37;来11:33)因此,让我们开始用有行为的信心来移山吧!(可17:20;雅2:18)上帝已把这项任务托付给我们。

请不要再把世界上所有的问题都归咎于上帝。不要再问:“祂怎能让人挨饿呢?”上帝已委托我们去结束世界饥饿的问题。祂给了我们采取行动的选择。惟愿我们不重蹈始祖的覆辙,而做出明智的选择。

此外,当我们帮助别人的时候,我们的生活就会更加快乐。这是我们原始基因的一部分,罪恶并未将之完全抹去。这是我们的出厂设置,是我们里面上帝的气息仍在回应与我们的创造主一样乐善好施的自然环境。你或许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在你的生活中是真实的。你知道为社区、教会和家庭需要自己投入多少精力。然而,当你得知你用宝贵的时间使他人的人生变得更有意义时,你的感觉岂不是很好吗?这就是“像上帝”的最好的部分!

满面笑容

度罪恶的生活实在是太沉重了。故此,上帝如此坚持要你跟随祂。祂的道是更容易的,祂的担子是更轻省的。(太11:30)祂的方式应能使生活更容易,因为祂是造物主,不是吗?万物的创造主应该知道什么奏效,什么不起作用。祂应该知道我们的动机。幸福的缔造者应该知道如何使我们喜笑颜开。

一提微笑,我已迫不及待要看南森笑了。我想有一天他甚至会忘记是我把他带到这里来的;总有一天,一切都不徒然——值得去冒险;总有一天,我们将不再犯罪。虽然这不是上帝的错,但祂最终为我们的罪付上了赎价,以便终有一日祂能补偿我们在地上所受的苦。如果我们选择投祂一票,有朝一日,我们必能体验到世界未被破坏以前的原始状态。总有一天,我们会笑容满面。并且,这些笑容必永不消失。谢谢你。天父!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2020 AmazingFa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