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F WORD 返回首页
 
灵魂出窍
 乔·克鲁斯       2020-05-07       384

一、序论

神职人员和平信徒一样,经常会对保罗书信中的一些经文感到困惑不解。在他写给一些教会的书信中,有些零散经文,似乎与他的其它书信相冲突。至少人们在对这些内容进行解释时,会认为它们是相互矛盾的。但这位属灵的、冷静且思维缜密的保罗,是否真为我们写下了一些含糊不清的内容呢?还是因为读者的解经方法存在矛盾,以致于曲解了他的话?

一个典型的、被人们视为有问题的例子,出现在哥林多后书第5章最前面的几节经文中。在这里,保罗论述了生命与死亡的问题。人们对他话语的理解是:义人在死亡的那一刻就得到了奖赏,而且有一个不死的灵魂会离开身体去面对一场即得的报偿。

如果这的确是保罗所要表达的,那么,它就会与保罗的其它书信产生严重的冲突。让我们来查看哥林多后书5:1-8节,以确定保罗在这个重要主题上实际要陈明的是什么。

“我们原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必得上帝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倘若穿上,被遇见的时候就不至于赤身了。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劳苦,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为此,培植我们的就是上帝,他又赐给我们圣灵作凭据。所以,我们时常坦然无惧,并且晓得我们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我们坦然无惧,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林后5:1-8)

为使我们脑海中有一幅清晰的画面,我们先来逐句讲解一些这些经文。

第1节:保罗介绍了一个地上的帐篷和天上永存的房屋——并且说:“我们原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必得上帝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

第2节:他论到当我们住在地上的帐篷之中时,景况乃是“劳苦叹息”。

第3节:他告诉我们,在那种状态下,我们的渴求乃是:“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倘若穿上,被遇见的时候就不至于赤身了。”

第4节:保罗再次重述了这些事实。“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劳苦,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

第4节:然后,他说,得那从天而来的房屋,像穿上衣服,这是他的深切盼望:“乃是愿意穿上那个,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

第5节:圣灵乃是“这必死的”将被“生命吞灭”的凭据。“他又赐给我们圣灵作凭据。”

第6节:保罗论到他信心的根基:“所以,我们时常坦然无惧,并且晓得我们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

第7节:是关于一个成功的基督徒生活的附加评论:“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

第8节:他重述了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的愿望:“我们坦然无惧,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

当这个主题完全在我们面前展开时,让我们来确定保罗在经文中使用的这几个词的含义:“地上的帐篷”和“天上的房屋”是指什么?“穿上衣服”与“赤身”是指什么?“必死的被生命吞灭”如何理解?“离开身体与主同住”是什么意思?

事实上,使徒已经在经文中,为我们解答了所有的这些问题。在第6节,他定义了“我们地上的帐篷”乃是“住在身内”,它的特征乃是要“被拆毁”。换句话说,是必死的。因此,这个地上的帐篷——就是指我们必死的身体,也可以说是我们现在必死的状况。这个事实显而易见,无须赘述。

而与之对应的,天上的房屋乃是指“永存的”也可以说是不能朽坏的。如今,天上那不朽的国度,正等待被赎之子民的复活。此处出现的最大的误解在于,有些人认为“天上的房屋”是在人死亡的那一刻就立即穿上的。但是使徒在此清楚地指明,穿上那永存之房屋的时刻,并非在人死亡之时。

二、变化的时刻

注意保罗是怎样解释那“必死的被生命吞灭”。在罗马书8:22-23节,保罗说:“…就是我们这有圣灵初结果子的,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罗马书的这节经文,与哥林多后书5:1-8节的经文是完全匹配、惊人一致的。它指明了我们将在何时穿上那不朽的“天上的房屋”。请看这两处经文在语言和思想上所具有的相同性:

保罗在致哥林多教会的信中说道:

 “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劳苦。”

  “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

保罗在写给罗马人的书信中写道:

  “我们也是自己心里叹息。”

  “切望……等候……我们的身体得赎。”

这两处经文,讲述的是同一种体验。其最终目标都是要将能朽坏的身体改变成不能朽坏的,将“地上的帐篷”改变为“天上永存的房屋。”

请注意这节经文,保罗“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在另一节经文中,他“切望等候”的是“我们的身体得赎”。将二者对比表明,穿上从天上的房屋,对应的乃是“身体的得赎”。而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5:51-53节中,具体的描述了这一变化将在何时发生:“我们…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

换句话说,尽管死亡会拆毁现在这必死的身体——即地上的帐篷,但保罗讲得非常清楚,我们不能立即穿上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即不朽坏的身体,直到耶稣再来和身体得赎的时刻。

三、在死亡中脱下

那么,保罗口中的“脱下”又是什么意思呢?请注意,保罗特别强调的是,他不想赤身或者脱下衣服。这说明,“脱下衣服”的状态,并不是立即与主同在。因为如果脱下这个衣服(用帐篷预表的),立即就会穿上天上的衣服(用房屋预表)并与主永远同在,那么保罗就会盼望立即脱下,而不会说“并非愿意脱下”。

事实上,在保罗笔下“穿着衣服”的状态有两种,即地上的和天上的,这就给我们唯一可能的解释。这样一下来,其口中的“脱下”或者“赤身”,指的便是“死亡的状态”。是在拆毁地上的帐篷与得到天上房屋的二者之间一种状态。可见,在今世,死后,复活期间,一共存在三个状态。1、人在世间活着(穿着地上的帐篷),二、人死后的死亡状态(脱下地上的帐篷,用“赤身”喻表),三、复活在天上(穿上天上的房屋。)

四、只有两个房屋

然而,很多人声称:义人死后,灵魂会立即升天,住进“天上的房屋”。但这种说法是有问题的,因为,假如人的灵魂在死后立即住进了“天上的房屋”。而当哥林多前书15章中所说,当“末次号筒吹响的时候”,身体将复活并成为一个荣耀不朽“天上的房屋”时,那么,按照那些人的理论,在人死时就已经升到天上的灵魂又将如何?很显然,灵魂必要住进复活之后的那个荣耀不朽的身体中。

这样一来,问题就出现了。试问,当灵魂进入复活的荣耀身体时,天上腾出来的那个“房屋”去哪儿了?它是临时租住的吗?如果是临时的,为什么又称为“永久的房屋”?

更大的问题是,仔细分析,你会发现,这种观点引入了一种保罗从未提过的说法。这种理论,它实际上提出现了三个房屋:1、人在世上时的房屋——即属世的身体;2、身体复活变化升天后的房屋——即属天的荣耀的身体;3、人死后灵魂立即升天并进入的一个天上临时的房屋。——对于这个灵魂暂住的临时载体,在保罗的书信中从未提及。据流行观念的说法,这个房屋将要被遗弃,而成为天上的一处废墟。

这是与圣经完全不符,非常荒谬的一种理论。

事实上,正如我们在圣经中看到的,保罗在此根本没有谈到灵魂。甚至在这些篇章及其上下文中,也一次都没有提到过灵魂。他只是将现在的生命,与将来天国无与伦比的荣耀生命作了比较。在基督里,他并不盼望死后睡了的安息(即“脱下”今生的帐篷,进入坟墓。)他深切盼望的,乃是复活时那个得赎的身体,盼望能够穿上“天上永存的房屋”,在那里与主永远同住。

然而,在今生,我们仍然继续穿着这必死的身体;当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之时,他就会拥有属天的不死的身体。但是请注意,无论是讲论地上的帐篷,还是谈及天上的房屋,保罗既没有提过灵魂,更没有提到灵魂与身体的分离。

五、圣灵的凭据

保罗说,人在复活之时,才是穿上永存房屋的时刻。对此,圣经中有更进一步的确据。就是保罗对于哥林多人和罗马人所强调的圣灵,圣灵是一个保证,是得到天上永存房屋的保证和凭据。保罗说,我们将要在复活时穿上不朽的。对此,圣灵要在我们心里,给我们以凭据和保证。

那么,圣灵要向我们保证什么呢?是要证明或者保证,在我们死后将有一个不死的灵魂仍然存活吗?这是保罗的意思吗?不!使徒保罗非常明确地指出,圣灵是我们复活之时身体得赎的凭据。“……你们……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直等到上帝之民被赎,使祂的荣耀得着称赞。”(弗1:13,14)

不要忽略保罗在此处指出的,“圣灵的凭据”所指向的时间,乃是在我们身体得赎并得到属天基业之后。在哥林多后书5:5节,论到得天上的房屋像穿上衣服的时候,保罗使用了相同的表达方式,“上帝又赐给我们圣灵作凭据。”(林后5:5)

所赐给我们的圣灵,是身体复活的保证。另有一处重要的经文,能够帮助我们除去了一切疑惑:“然而,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罗8:11)。这节经文提供了无可辩驳的证据,说明内住的圣灵是我们这必死之身体将会在复活时重新恢复活力的保证。

六、何时吞灭

现在,我们已经注意到,在保罗的讲论中,绝无灵魂在死亡之时升天的教义。保罗简单的语言,粉碎了灵魂不死的谬论。他说:“我们……叹息劳苦……,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林后5:4)显然,必死的只能被不死的或者永生吞灭了。那么,在人死去的那一刻,灵魂是否离开了必死的身体呢?让我们查考一番。

按今日盛行的观点,什么是必死的?是身体;什么是不死的?是灵魂。假设这一观点是真理,那么,人在死亡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必死的身体没有变成不死的,必死死了,进入坟墓,华为尘土。不死的灵魂呢?之后仍是不死的。既然如此,人在死亡时,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必死的被生命吞灭”这件事。因为在那一刻,“必死的”身体并没有被“生命吞灭”,恰恰相反,必死的反倒是被死亡吞灭了。可见,这种观点与保罗所教导的真理,是完全相悖的,我们必须予以否定。

保罗知道,哥林多人不会对他在林后书5章所描述的“死被得胜吞灭”之时所使用的表达感到困惑,因为在他的第一封书信中,他已经解释过了,必死的将要变成不死的。“……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林前15:52-54)

那么,死亡和必死的,将要在何时被“生命吞灭”呢?保罗口中的“那时”是何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人怎么可能对如此简明的经文解释不清呢?保罗当时正渴望属地的、必死的身体变成荣耀的、不死的身体。他指出,这种变化只有等到复活的那一刻才会发生。保罗最大的盼望,完全集中在那一荣耀的变化的时刻,而不是死亡之时的“脱下”之时。他渴望基督再来时得以改变,能够穿上不朽的衣服,而不是继续在坟墓中“赤身露体”。

“我们都要改变”的意思乃是“必死的”被“生命吞灭”。然而,保罗急切地表达了对此的信心,正如我们刚刚指出的,在复活之时,他所确信的事——“死亡被得胜吞灭”将会发生。(林前15:54)无论是何种情况,改变或复活都将“穿上”不朽的身体。藉着改变,必死的将被“吞灭”,死亡也因“复活”而被“吞灭”了。

保罗并没有在“脱下”这种状态上多谈,因为他的盼望,乃是聚集于基督再来之时的身体得赎。他不能“永远与主同住”直到在“眨眼之间”发生变化之时。在此之前,在坟墓中睡觉对保罗来说毫无吸引力的,因为它看起来就是一个人在死后,万分之一秒(和永生相比极其短暂)的沉没无声。在这一主题的论述中,保罗完全排除了在死亡和复活之间有一种无形质的灵魂能够与上帝同在的可能性。

七、为何培植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5章中所提出的另一个观点,同样摧毁了无形质之灵魂存在的观念。在第5节,他肯定地说,上帝“培植我们”。培植我们什么呢?上帝造人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保罗回答说,我们可以享受一种“必死的被生命吞灭”的状态——就是永生。上帝要藉着复活,藉着复活后赐下的永恒生命,让我们体验到祂最初创造我们的目的,就是永远的生命与福乐。

如果人不犯罪,就不会死亡。没有死亡,就能明白上帝创造人的目的。上帝所要培植的,绝不是灵魂的不死,而是身体复活之后的那个永生。当然,决没有人会相信上帝“培植我们”,是为了让我们体验一种犯罪、死亡、离开身体成为一种不可见的“灵魂状态”,上帝要让我们体验的乃是有形有体的真实生命。

八、保罗的切望等候

就如哥林多后书第5章一样,在保罗写给腓利比人的信中,也有一处相关的经文,被人们扭曲和误解了,在这里,保罗论述了“切望等候”:

“照着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没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但我在肉身活着,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该挑选什么。我正在两难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然而,我在肉身活着,为你们更是要紧的。”(腓1:20-24)

首先,让我们澄清,保罗真正“切望等候”的乃是“与基督同在”。他是否盼望在死去的时候立即与基督同在呢?圣经中没有一处经文给出这样的教导。还是让使徒自己来回答这个“切望等候”吧。

“受造之物切望等候上帝的众子显出来。”(罗8:19)当上帝的众子显现的时候,将会有怎样的表现呢?第23节回答说:“……我们……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保罗切望等候的,乃是身体得赎的时刻。

在腓立比书1:20-24节中,保罗只字未提他要在什么时候与主同在。有些人试图解释这节经文,仿佛保罗声称,他要立即离世并与基督同在。但“立即”这个词并没有出现在这段经文之中。在此,保罗没有特别指出他要在何时与主同在,他只“切慕盼望”。然而,我们却可以从保罗的其它经文中得知,他的盼望乃是聚焦于复活和身体的变化升天,而不是死后立即成为一个飘浮的灵魂去见上帝。对此,保罗的话语一点都不含糊,论到他盼望的那一时刻,经上说:

我们的身体得赎之时;(罗8:23)在主耶稣的日子;(林前5:5)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林前15:51-55)基督显现的时候;(西3:4)主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时;(帖前4:16)主耶稣基督降临;(帖后2:1)那日——基督的二次降临。(提后4:7-8)

保罗对腓立比人说,他在两难之间,难以抉择。上帝在地上的福音事工吸着他,但是他同时又因为被捆锁、鞭打,深受肉体的创伤而痛不欲生。因此,离世(坟墓中)等候与基督同在,在世间活着为主做工,二者对他的吸引力势均力敌,甚至让他不知如何是好。不过,他仍然说,因为教会需要,他愿意留在此地,使教会多得益处,并给予众人以劝勉和服侍。

九、怎样与上帝同在

当保罗明确地指出与上帝同在唯一方式时,即断然批驳了人在死亡之时会有一个不朽的灵魂离开身体的谬论。在帖撒罗尼迦前书4:16-17节,他说:“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上帝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

请注意此段经文中一个极其重要的词语——“这样”。它的意思是,只有以“这种方式”,用“这种方法”,才能与主永远同在。在此,保罗向我们阐明了,人死后,将会通过什么方式与主同在。除此之外,别无可能。

倘若还有其它方式,那么保罗的这句话就成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如果我们是在死去的那一刻,以一种不死之灵魂的方式与主同在,那么在耶稣再临、死人复活、活人改变的时候,就不是与祂同在了。如果人一死去,就以灵魂的方式与基督同在,那么保罗口中的“耶稣降临,大声呼叫、号筒吹响,死人复活,活人改变……”所有这一切就应当都在人死的那一刻发生——这是多么荒诞无稽的观点啊!终上所述,保罗只知道两种方式可以与主同在——仍然活着的人“变化”升天,或已死在坟墓中的人“复活”升天。

十、是生是死?

保罗所盼望的,就是“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腓1:20)他生死与肉身相连,而不是与灵魂相关。二者择一,或者“是生”或者“是死”,两者都在吸引着他。他正处于两难之间。如果他活着,基督则在他身上显大,如果他殉道而死,基督的事业也会被尊为大。无论如何,这对他和基督都是有益的。

但是,在考虑了令他不知如何选择的二者(生或死)之后,保罗突然想到了第三个选择——比那两个“好得无比”——就是“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显然,这比前面提到生或死要好得无比。再一次,我们想起保罗强烈的渴望,不经过“脱去衣服”(睡在坟墓中)的死亡状态,这是他最深切的盼望。

再一次,我们不得不问:保罗所盼望的这种变化将在何时发生呢?他所预期的“必死的”变成“不死的”将在何时发生?答案是:“基督是我们的生命,他显现的时候,那时,你们也要与他一同显现在荣耀里。”(西3:4 KJV直译)。那时是何时?就是基督二次降临的时候。这些事情是否已经发生了?没有,因为基督尚未再临。

约翰和保罗的观点一致:“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祂、因为必得见祂的真体。”(约壹3:2)请思考一下,这节经文与上述经文的关系。约翰绝不相信死了的义人已经与上帝同在了。若是那样,他们就会在死去的那一刻看见“祂的真体”,而且也早已改变“像”基督了。但是,他驳斥人已经面见上帝的观点。约翰断然声称,只有等到“祂显现的时候”才会发生。

十一、改变还是复活?

最后,让我们再来关注一下,万一上帝不允许保罗活着变化升天,而是藉着死亡离世,那么直等到复活,他才能实现所盼望的与基督同在。在提后4:6-8保罗说:“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

保罗用最清楚的语言,不仅向人们解释而且也强调了,等到基督再来的时候,他才能得赏赐。尽管他离世的日子“到了”,但是他并不会立即与基督同在。他盼望的乃是“以后”的奖赏。他说,有不朽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在“那日”,保罗要和一切“爱慕祂显现的人”一同得到赏赐。当然,今天仍然活着的我们,也要盼望那一荣耀的显现,到时候,我们也可以和保罗一样,在那日与保罗“一同”得公义的、不朽的冠冕。

本系列文章目录
1 2 3 4
©2020 AmazingFa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