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F WORD 返回首页
 
穿朱红色衣服的妇人
 乔·克鲁斯       2020-05-07       610

魔鬼竭力攻击教会

对于今日的教会,人们普遍的疑问是,她为何如此软弱,又极易妥协?初代教会的火热与能力为何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许多基督徒为宗教团体的影响力日趋衰微而倍感难过。似乎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信徒们频繁地出入娱乐场所,而非上帝的教会。他们的信心奄奄一息,更谈不上克己与自律,许多信徒几乎毫无反抗地屈从于放纵肉体的世俗化生活方式。

那敢于直指罪名而无所忌惮的牧人在哪里呢?保罗曾勉励那一时代的牧者:“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随后,他写了一段振聋发聩的预言:“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提后4:2-4)

毋庸置疑,这一预言正应验在我们眼前。各处都在教导“荒渺的言语”,而真理近似干涸,成千上万的人因媚俗而偏离真道。任何提倡顺从与克己的讲论,都会被视为律法主义或具有批判性的信息,从而被拒之门外。责备的声音几乎销声匿迹。对圣经中“敌基督者”直言不讳地讲解,常被视为刻薄与缺乏爱心。

以上的描述言过其实了吗?我想任何一位细心观察宗教现状的人,都不会对此存有异议。毫无疑问,撒但在教会内部所耗费的心机,远远超过了在教会之外所下的工夫。他企图伪造出最具迷惑性的、真理的赝品。通过在教会内部制造邪恶而错谬的教义,撒但已诱使无数人陷入虚假的崇拜之中。正当这大骗子在后使徒时代的教会中实施其主体计划之前的不久,圣灵便识破并揭穿了他邪恶的企图。

在阅读约翰受圣灵启示所记述的幽暗历史之前,我们先来看另一段有关教会混乱时期灵性状况的预言。保罗警告说:“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徒20:29)他还说:“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帖后 2:3, 4)

这段话并未显明离道反教之事的本质,也没有揭示僭越上帝至高威权之“大罪人”的身份。但魔鬼的阴谋,在初代教会便已经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在保罗发出该警告之后不久,蒙爱的约翰便在拔摩海岛上,着手记录他所见到的、具有启示性的神秘异象。通过对多个预言的比较和学习,我们会对其中的表号有更加清晰的理解。对于在后使徒教会中善恶势力的发展,最先是由保罗进行了隐晦的描写,而后,约翰又对其作了进一步的阐明。

尽管当时的约翰并不晓得,自己笔下那高深莫测的言语,具有何等重要的历史意义,但他依然忠实地记录了宇宙间从太初就有的、基督与撒但之间的善恶之争。这一旷日持久的大战,其最终的焦点,将要集中在撒但亲自操控的“假基督”身上——他将试图废掉上帝的律法,取缔祂的政权,并消灭祂的子民。在“哈米吉多顿”大战达到白热化时,众善之敌将会聚集、勾结一切世俗和宗教的力量,来对抗那一小群拒绝违背上帝诫命的忠贞子民。在撒但支配之下的“敌基督”体系,将会成为镇压真理的核心力量,并以死刑来迫害凡拒绝与这一“邪恶联盟”同流合污的人。

使徒约翰在书信中写道:“凡灵不认耶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不是出于上帝;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你们从前听见他要来,现在已经在世上了。”(约一4:3 KJV直译)约翰知道“敌基督者的灵”在他的时代就已发动,于是竭力与圣灵同工,用特殊的表号性语言来揭露这一势力,以致仇敌无法明白,从而避免这一重要的启示性记录被魔鬼付之一炬。

两军对垒

约翰用极其丰富的形式和表号,描述了基督与撒但之间终极之战的细节。例如:龙、羔羊和两只凶猛的兽。关于争战双方最具代表性的表述,乃是集中在启示录12章和17章的两个妇人身上。再找不到比这更恰当、生动的言辞来表述这场争战的本质了。

争战的一方是启示录12章纯洁的妇人,她身披荣耀的日头,头戴十二星的冠冕,脚踏月亮。这一妇人象征上帝的真教会,是基督的新妇。众先知曾写道:“我把锡安女子比作秀美娇嫩的妇人。”(耶6:2)“又对锡安说:你是我的百姓。”(赛51:16)而后,保罗也用同样的表号来象征教会:“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林后11:2)

争战的另一方,记在启示录第17章。约翰描述了一位醉酒的、穿着朱红色衣服的大淫妇。她坐在众水之上,手拿盛满可憎之物的金杯。这与12章中纯洁的妇人恰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然,这个妇人也预表一个教会,一个犯了属灵淫乱的教会。她手持的杯中,盛满了淫乱的污秽。根据圣经,这一污秽代表着背离基督,不忠于基督的真道。

“你们这些淫乱的人哪(原文作淫女),岂不知与世俗为友就是与上帝为敌吗?”(雅4:4)虽然已经许配给基督,但这个教会却不遵行祂的道,反而领受基督之敌——就是这个世界的教训,因此她成了属灵的淫妇。杯中所盛的污秽,就是错谬的教义,是与她的真丈夫基督背道而驰的道理。

依照启示录的记载,世人终必归为两大阵营——跟从基督或跟从龙;遵行真理或接受缪道;接受兽的印记或上帝的印记。末了,每一个人要么归于大淫妇的阵营,要么归于贞洁妇人的阵营。每一位读者都必属于这两大阵营之一,多么严肃的问题啊!不是属于得救的阵营,就是沦亡的阵营,绝无中间地带。

当先知观看其中一个阵营时,他看到上帝的忿怒倾倒在受了兽印的教会之上。(启14:10, 11)然后,他又观看另一边,并宣告说:“圣徒的忍耐就在此;他们是守上帝诫命并有耶稣之信心的。”(启14:12 KJV直译)持守耶稣之信心的经历,就是持守耶稣的经历,这使人生发顺从上帝诫命的心,这也正是跟随基督与跟随兽之人的首要差别。

淫妇的体系

本课的重心,是关注从早期背道教会,逐渐演变而成的一个伪宗教体系。先来看约翰对于这个“大淫妇”的整体描述:“拿着七碗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前来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将坐在众水上的大淫妇所要受的刑罚指给你看。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我被圣灵感动,天使带我到旷野去,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那兽有七头十角,遍体有亵渎的名号。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手拿金杯,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乱的污秽。在她额上有名写着说:‘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我又看见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我看见她,就大大地希奇。” (启17:1-6)

对于这个败坏的宗教体系的认识,与我们的得救密切相关。约翰说:“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启13:3)本文没有时间汇总罗列圣经中关于兽及其势力特征的所有经文,但在奇妙真相出版的另一本小册子《兽、龙与妇人》中,已有详细的阐述。(中文网站已经发布)接下来,我们要搜寻启示录17章中的一系列证据,以确认那被称为“巴比伦”的淫妇及其众女儿的身份。

让我们用清晰、合乎逻辑的视角,来查明以下的真相。首先,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妇人,她代表的是一个宗教体系——尽管她是伪宗教;第二,她得到一个七头十角、相貌如龙的兽的支持。那么在这里,妇人所骑的兽代表谁?时间有限,我们无法逐一列出详尽的证据,但第9节经文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那七头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

这听起来非常耳熟,哪一座城建在七座山上?正是信奉异教的罗马帝国的中心——罗马城,它横跨在台伯河畔的七座山上。尽管这个神秘之兽的作为比异教罗马更甚,但有充分的证据表明,罗马帝国无疑是这一淫乱宗教系统的支持者。是哪个教会得到过罗马帝国的支持呢?当然,仅此一个——天主教。天主教的教皇也被称为最高的祭司,而在罗马时期,最高祭司被视为凯撒大帝的直接继承人。

指认教皇的第二个证据,在启17:6节:“我又看见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历史证明,只有一个教会,曾疯狂地迫害忠心的基督徒。据最保守的估计,曾有5千多万人在罗马教可怖的宗教裁判所中殉道。毋庸置疑,这是一个残害生灵的教会。包括罗马教自身供认的许多证据在内,都可以证明该宗教体系具有经文中所描写的特征。

启17:4节提供了另一条有趣的线索:“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任何一个游览过梵蒂冈的人都可以证实,圣彼得广场周围最主要的颜色就是这两种。教皇身为国家和教会的最高领袖,觐见的人络绎不绝,其中身着红衣的主教是最频繁的觐见者之一。

约翰进一步观察这位妇人,她是“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的。这与启示录12章那位毫无人为装饰、身穿荣光衣袍的纯洁妇人的简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纵观整本圣经,装饰用的珠宝首饰常用来暗示背道与不忠。(参见 赛3:16-26)(既然如此,真基督徒应当避免此等虚荣,就是肉体的炫耀和骄傲。)

与此同时,我们也来关注一下淫妇所骑的头有十角的兽。天使这样解释:“…那十角就是十王,他们还没有得国,但他们一时之间要和兽同得权柄,与王一样。他们同心合意将自己的能力权柄给那兽。他们与羔羊争战,羔羊必胜过他们,因为羔羊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也必得胜。…你所看见那淫妇坐的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你所看见的那十角与兽必恨这淫妇,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将她烧尽。”(启17:12-16)

这段预言的情境确实非常有趣。数字7是指属灵的完全,而数字10是指属世的完全。这段预言表明,在将来某一时期,会有一个普世性的政治大联盟来支持这个兽,就像异教罗马曾作为主要政治力量之一,来加强教皇权的势力一样。我们也会看到地上的众王,正在携手联合,以支持天主教的计划。难怪约翰说:“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启13:3)

然而,当审判临到这位大淫妇之前,事情起了变化。显然,地上的列国猛然发现,自己乃是受了淫妇(巴比伦体系)的欺骗,于是不再给予支持。通过先知的预言,我们相信,最终他们会猛烈地起来敌对那淫妇,“使她冷落赤身…用火将她烧尽。” (启17 :6)

这有助于我们理解有关大淫妇的另一个预表性描述。虽然她坐在“众水”之上,但那些“水”都会“干涸”。(启16:12)天使解释说:“你所看见那淫妇坐的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启17:15)

当由众水所象征的多民、多国撤回他们对淫妇的支持时,便是这妇人所坐之众水干涸的时刻。虽然事态发展的细节我们无从知晓,但通过先知的预言,未来的全景图已经呈现在我们的眼前。

淫妇手中的金杯

约翰说,那淫妇“手拿金杯,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乱的污秽。”(启17:4)下面就来看看那金杯中所盛的可憎之物是什么。在前面,我们已经确认了可憎之污秽的属灵本质——即教会只有在背离丈夫(基督)的律法时,才会犯下不贞之罪。毫无疑问,这杯中所盛的,就是那些违背圣经的虚假教义和谬道。许多此类的教训可以轻易地鉴别出来,因为众多宗教团体已经采纳了这些教义。对此,我们稍后会进一步说明。

在这杯中,你会发现点水礼取代了浸礼——此等做法是主耶稣从未亲身示范或认可的。耶稣讲述洗礼时所用的特别词汇,只有一种含义,就是“浸入水中”,完全被水淹没,丝毫没有洒水或点水的意思。

这杯中也包含着用星期日来代替安息日的教训。圣经中没有一处经文提到,上帝亲手所写的崇高十诫已经被废除或改变。耶稣在世时也是“照祂平常的规矩”守第七日为圣安息日,并且绝无守第一日为圣的想法。(参 路4:16)然而,异教的“太阳日”是在使徒时代之后,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被教会所接纳的,目的是要安抚大量涌入教会的密特拉教拜太阳神的人,和那位表面“悔改”的异教徒——罗马皇帝君士坦丁。

毫无疑问,金杯中所盛的另一个重要元素,便是希腊的异教观念,即人死后有不朽的灵魂会飞离躯壳、去承受永远的刑罚或得奖赏之概念。事实上,圣经从未提到过灵魂不死。耶稣称死为睡觉,根据祂的教导,死亡是一种无知觉、无梦的睡眠。在审判之日,所有人都会从沉睡中被唤醒,接受永生或永死。耶稣说:“你们不要把这事看作希奇,时候要到,凡在坟墓里的,都要听见祂的声音,就出来。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 (约5:28, 29)

许多人正是因为听说地狱之火永不熄灭、恶人永受折磨,而转离了慈爱救主的宝贵恩典。耶稣亲自驳斥了金杯中所盛的这一个广受欢迎的谬论,祂毫不含糊地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祂。”(太10:28)

这节经文无可争辩且具有最高的权威,它表明人的灵魂会死。惟有义人才能获得永生的赏赐。“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罗6:23)“犯罪的,他必死亡。”(结18:4)“凡行恶的必如碎秸,在那日必被烧尽,…你们必践踏恶人,在我所定的日子,他们必如灰尘在你们脚掌之下。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玛4:1,3)

圣经中一致的见证指明,恶人终必在火湖中受死。他们将面临永死,绝无残存,也不再有复活,更不是在地狱的火中变相永生。灵魂并非不朽,所有的恶人都将遭受此等结局,正如耶稣生动的描述:“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

淫妇的名字

在淫妇的神秘之杯中,盛满了以上提及的谬论,和其它不计其数的“学说”,以及歪曲真理的旁门左道。每一位真基督徒,都该与基督保持忠贞的属灵关系,而杯中的每一道理,都体现了背信与不忠。难怪那妇人的额上写着这样的名字:“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

“巴比伦”意为混乱。该词源自巴别塔,在那里,上帝变乱了天下人的语言,使他们无法理解彼此所说的话,人们都说互不相通的言语。上帝称这妇人为巴比伦,因为她将真理与谬道混杂,导致“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换句话说,她的教训会污秽并迷惑全世界。

接下来,我们要进一步研究这个名号。请注意,“淫妇”显然是个族系,因为她有众多的女儿,也像她们的母亲一样,被称为淫妇。我们已经确认,预言中的妇人象征教会,现在来考查其众多女儿的身份。既然她们也犯了不忠之罪,我们会自然地得出结论——她们正是传讲那相同的谬道、犯下属灵淫乱的教会。换言之,她们必同饮那盛满违背圣经之教训的金杯。这些女儿们代表的是怎样的教会呢?既然她们的母亲被确认为天主教,我们就必须寻找其它从罗马“母教会”出来的、并拥有某些与“母教会”相同的混乱教义的宗教团体。

唯一的结论乃是:这些女儿就是改正教——她们从前辈天主教那里继承了许多错谬的遗传和学说。不论喜欢与否,我们都必须承认,改正教中许多最受欢迎的教义,都源自使徒时代之后那段屈从异教影响的时期。

我们只需看一个道德律法(十诫)中的实例,就会明白异教的渗透对教义的影响——不论是当时还是现在——多么严重。这些教会都有十条诫命,其中最清楚明白的一段话就是:“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上帝当守的安息日。这一日你……无论何工都不可做。” 早期教会的领袖屈服于罗马的政治压力,接纳了数百万曾经拜太阳的信徒,这些信徒并不想放弃在七日头一日的敬拜,这日以他们所尊崇的太阳神命名(星期日的英文名是“太阳日”,即Sunday),他们在这一日敬拜。

天主教把敬拜的日子从第七日改为第一日,并宣称这是上帝赋予他们的权柄。尽管这纯粹是天主教的肆意篡改。然而可悲的是,竟有不计其数的改正教徒延续了这一惯例。任何教会领袖,不论是主教、神父还是教皇,都无权更改上帝亲手写就的道德律法——十条诫命。

天主教是一个妥协了的宗教,尽管她的女儿们已经认出她就是预言中敌基督的势力,却仍盲目地遵循着她的大部分教义,这真是个有趣的现象。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她们会如此轻易地,接纳这种公然违背上帝明确命令的行径?也许当我们自己面对这样一条简明而又具体的诫命时,该问题的答案就更加显而易见了。

现在我们再回到这一重要预言的中心,并提出以下问题:上帝怎样看待这个妇人和她的众女儿?

从巴比伦出来

对于这一问题,启示录18章的前几节经文,为我们提供了答案。在我们这个时代,愿意遵守上帝诫命的人寥寥无几。“此后,我看见另有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从天降下,地就因他的荣耀发光。他大声喊着说:’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并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因为列国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倾倒了,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我又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因她的罪恶滔天,她的不义,上帝已经想起来了。’”(启18:1-5)

以上的经文表明,有一道特别的信息正在传扬,它会影响地球的每一角落。事实上,第四位天使(注:启14:6-12节是前三位天使)的表号性语言,乃是向大淫妇和她众女儿的假福音发出警告。这位大淫妇不仅因在属灵上的堕落而惹怒上帝,她欺骗性的教义,还令地上的君王与她结成了邪恶的同盟。

各国都因支持她错谬的教训而犯下淫乱之罪。地上的君王利用这一不正当的关系,使自己在政治上处于优势地位,并且“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译者注:事实上,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即便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其总统一旦宣誓就职,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见教皇,以求其关照。足见天主教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之广大。)

这时,天上突然发出一个更为紧迫的声音,打断了第四位天使的呼声。毫无疑问,此时有一位正在说话,祂的信息从诸天的一端传到另一端。说话的正是上帝!祂在向一群独特的人讲话——祂亲口称他们为“我的民”。(启18:4)

“我又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启18:4)现在画面变得越来越清晰,在大淫妇及其女儿所象征的各教会中,皆有上帝虔诚的子民。他们虽受谬道所惑,但却仍凭良心忠于信仰,于是在此,上帝向他们发出了最后慈怜的邀请——这是何等重要的信息啊!无疑,这也是有史以来,在人耳所闻的声音中,最令人震惊、最具革命性的呼吁。

“你们要从那城出来!”这是什么意思呢?答案就是,因由巴比伦体系所象征的宗教团,与圣经的真理背道而驰,相去甚远,以至于上帝不能再承认她们是属祂的教会。因为他们接受人的遗传,而非上帝的诫命。他们不再是可靠的牧人,已丧失了牧养上帝群羊的资格。

几乎在每次布道会上,都有许多来自不同教会的信徒前来找我。他们声泪俱下,询问该怎样对待自己的教会和牧师。那些牧者非但没有给予他们爱的劝勉,以及符合圣经的规劝,反而纵容他们违背上帝的律法。这些教会教导说:“十条诫命早已钉在十字架上,如今你不必再遵守安息日了,可以选择任何日子来安息和敬拜。”

当教会领袖任凭百姓犯罪且加以安慰时,背道和叛教之罪就已达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上帝说:“够了!我的百姓再不要留在灵性堕落且教导人违背律法的教会中,快从混乱中出来吧!”对于大多数第一次听到这信息的人而言,这真是一个可怕而又令人激动的命令。我们不难理解他们忧喜参半的复杂心情。他们爱自己的教会,在服侍教会的过程中,留下了他们人生最美好的记忆——受洗、结婚和献身。尽管他们认出了她的背道,必须与之脱离,但这仍是一条最难以服从的命令。

奇怪的是,圣经中最为强烈、最具谴责性的话语,竟被用来责备教会中的信徒。耶稣对那些假装虔诚却违背各项真理原则的法利赛人,宣布了可怕的审判。(太23:1-36)同样,对于那些承认上帝之名,而又故意干犯诫命的人,上帝再次直接从天上发出责备。祂对这两等宗教团体(昔日的法利赛人和今日堕落的教会)极其忿怒——假冒为善、粉饰的坟墓、毒蛇的种类、各种污秽之灵的巢穴、恶魔的住处、各样污秽可憎鸟类的巢穴——这是祂对这些宗教团体所定的部分罪名。这些罪名合理吗?为什么要如此严厉地对待这些“虔诚”人?

这个问题的答案至关重要。这些教会——每一个皆是如此——以人的遗传废弃了上帝的圣言和律法。他们拒绝主的安息日,以异教的日子代之。他们的罪在于教导人违背上帝的诫命,而非教导人学义。耶稣曾说:“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太15:9)

那么,巴比伦和她的众儿女是谁?就是当代任何一个与耶稣的教训相悖的教会。谬道和各类虚假的学说会越来越多,但蓄意怂恿人违背上帝的道德律法(十诫),这乃是极其可憎的。这些教会吩咐人违犯安息日——在基督里蒙拯救、得安息的表号和印记——从而成为败坏上帝百姓的人。不久,这些教会要痛恨那顺从上帝诫命的人。他们会聚集一切势力和力量,并通过宗教立法,来强迫人顺从他们设立的伪安息日(星期日)。上帝的真儿女绝不会支持这样的教会,否则就等同于赞成此等错谬的信仰和行为。

难怪上帝用呼天唤地的声音说:“从这些教会中出来吧,我的百姓。你们必须离开这些弃绝我律法的教会!”可是,上帝的百姓从堕落的教会中出来之后,要去哪儿呢?上帝是否要让他们无家可归,没有教会、没有牧师,也没有团契呢?不是这样的。预言中的淫妇代表虚假的宗教,而另一位纯洁的妇人,则象征耶稣基督的真教会。

身穿白衣的妇人

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只能浏览启示录12章的大概,该章记载了真教会激荡人心的历史。你可以通过奇妙真相出版的《寻找真教会》(Search For the True Church)一书,对此进行全面而深入的学习。

约翰这样描述那位身穿白衣的妇人:“天上现出大异象来:有一个妇人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的冠冕。她怀了孕,在生产的艰难中疼痛呼叫。”(启12:1, 2)

本章要继续讲述这位美丽的孕妇及其孩子的故事。她站在新约时代的荣光之中,且即将生下一个男婴,但在她面前站着一条可怕的大红龙,等待着要杀害那将要出生的婴孩。而龙的计划并未得逞。之后,妇人所生的男孩被提到了上帝的宝座那里。这个婴孩是谁?约翰称,这个婴孩将要用铁杖辖管地上的万国——祂就是耶稣,也只有祂,曾被提到上帝的宝座那里。

此后,代表真教会的妇人逃到旷野的藏身之所,在那里躲避了1260天。预言中一日顶一年,也就是妇人必须躲藏整整1260年。(参见 结4:6)历史证明,教皇实行民事统治的时间,恰是1260年——公元538—1798年。在这期间,许多忠心的圣徒遭到天主教当局的迫害。在中古黑暗时期,圣经被查禁,真教会也不得被世人看见。

然而,在1260年的末了,或者说是在1798年之后的某个时间,真教会便从她的藏身之所出来。约翰生动地描述了这位妇人将在末时出现,撒但将一如既往地镇压这妇人,免得她对全世界作真理的见证。“龙向妇人发怒,去与她其余的儿女争战,这儿女就是那守上帝诫命、为耶稣作见证的。那时龙就站在海边的沙上。”(启12:17)

这节经文包含了圣经中最振奋人心的启示:它揭示了真教会的余民或最后一代信徒的特点,就是遵守上帝的诫命。在启示录17章,那位穿朱红衣服的淫妇已经弃绝了上帝的律法,抛弃了安息日,并使真教义与人的遗传发生了属灵的淫乱。而如今,那在末了的纯洁妇人的后裔,也就是余民教会,使律法的破口得以修好,最初的真理得以恢复。

最后,以赛亚的预言终必应验:“那些出于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废之处。你要建立拆毁累代的根基,你必称为补破口的,和重修路径与人居住的。你若在安息日掉转(或作:谨慎)你的脚步,在我圣日不以操作为喜乐,称安息日为可喜乐的,称耶和华的圣日为可尊重的,而且尊敬这日,不办自己的私事,不随自己的私意,不说自己的私话,你就以耶和华为乐。耶和华要使你乘驾地的高处,又以你祖雅各的产业养育你。这是耶和华亲口说的。”(赛58:12-14)

至此,整个背道体系大白于天下。从创世记3:15节女人的后裔,到启示录12:17妇人其余的儿女——真教会为抵挡教义的混乱,经历了许多残酷的争战。在最后一战中,穿朱红色衣服的淫妇,似乎因多数人的支持而得胜,但纯洁的妇人,其为数不多的忠心后裔——“守上帝诫命”的余民,却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启示录记载,那只流血的羔羊最终将战胜所有凶猛的兽。借着羔羊的血,我们都将相聚在锡安山,在那里享受永远的平安与安息。

本系列文章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2020 AmazingFa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