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F WORD 返回首页
 
辨别“方言”与赝品
 道格·巴契勒       2020-05-07       997

奇妙真相: 传说希腊人攻打特洛伊城十年之久,仍无法破城。最终,他们想出一个妙计。希腊军队佯装撤军,并在海岸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木马,特洛伊人以为这是战利品,喜不胜收。疏不知在这个“礼品”里,潜伏着一批全副武装的希腊勇士!特洛伊城内的希腊间谍西农,劝诱特洛伊人将木马运至城内,谎称这样做能使特洛伊城天下无敌。那天夜里,西农偷偷地放出了藏在木马里的希腊战士,他们杀死特洛伊的城门卫兵,并使城门大开,于是等候城外的希腊士兵一拥而入……围城十年不下的特洛伊,就这样被攻陷,且付之一炬,被大火烧毁。

第一章 解释的差异

来自敌人的礼物或许是致命的。恐怖分子曾将包装精美的炸弹当作礼物奉上,一打开就会爆炸。他们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了许多目标人物。如今,魔鬼正在伪造圣灵的礼物(恩赐)——方言的恩赐——通过这一“礼物”潜入上帝的教会,以便由内而外摧毁教会。

在我成为基督徒之后不久,有一次,从棕榈泉搭便车去洛杉矶看望母亲。中途,我搭乘了一位好心的中年女士的车。她是灵恩派的,听说我刚刚受洗归主十分高兴。途中她问我:“你受了圣灵没有?”

我有些吃惊,因为从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想…我已经受了圣灵。”我吞吞吐吐地回答。我还说:“我确实在生活中感受到了上帝的灵,是祂改变了我。我已经不再吸毒、偷窃、撒谎、说脏话等等。”

“哦!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她显得有些失望,说:“我是指你受过圣灵的洗吗?会说方言吗?”她的反应令我感到奇怪。比起战胜长久辖制我的罪,她似乎对我是否说过令人迷乱的“呓语”更感兴趣。

这位好心的女士坚信:我漏掉了基督徒经验中一个至关重大的要素。本着不想错失此等“特权”的初衷,我开始深入探究关于方言这个有争议的话题。我拜访的前几个教会,都是灵恩派,他们全部相信令人心醉神迷的方言——一种常被描述为“语义不清”的经历。那里圣经研究小组的新朋友大都“说方言”,所以,我要分享的信息,是我多年研究的第一手经验的结果。

尽管我不赞同灵恩派的某些教训,但我坚信这些团体中也有众多上帝的真儿女。我还发现,即使在灵恩派当中,对于方言这一恩赐的解释,也存在极大的差异。所以,如果我偶尔言语不当,以偏概全,还请谅解。本文不针对任何人,只针对错谬。有时,使人痛苦的真理也恰恰是让人得以自由的真理!(约8:32)

第二章 真正的方言

先来对方言下个定义。圣经中的“方言”就是指“语言”。

所有上帝赐下的恩赐,都是为了满足实际的需要。我们需要方言吗?

耶稣吩咐门徒:“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太28:19)但问题来了,使徒们只会讲一两种语言,如何将福音传遍地极?为了完成这项伟大的使命,主应许赐下独特的恩赐。为了传福音的缘故,圣灵要赋予他们一种不可思议的、超自然的能力——他们能瞬间开口讲说从未学过或听过的外语。

“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说新方言。”(可16:17)

这里的新“方言”,或者语言,乃是一个“神迹”。这表明说方言的能力,不是通过正常的语言学习而产生的结果,那是瞬间的恩赐——用一种从前完全陌生的语言,流利地传讲福音。

说方言的实例,在圣经中只有三处(徒2、10、19章)。通过这三段经文,我们会对这个颇具争议的恩赐,获得更为清晰的认识。

“五旬节到了,门徒都聚集在一处。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徒2:1-4)

火是能力的象征。在上帝赐予这个恩赐时,祂让舌头如同火焰一般,分开落在各人头上,因此他们就知道,上帝是要坚固他们软弱的舌头。正如祂当年赐给摩西以力量,去直面法老,(出4:10-12)又曾从坛上取下红炭,沾以赛亚的口。(赛6:6,7)

上帝为何要等到五旬节,才赐下这一恩赐?使徒行传2:5-11节这样记载:“那时,有虔诚的犹太人从天下各国来,住在耶路撒冷。这声音一响,众人都来聚集。各人听见门徒用众人的乡谈说话,就甚纳闷,都惊讶稀奇说:‘看哪,这说话的不都是加利利人吗?我们各人怎么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乡谈呢?我们…都听见他们用我们的乡谈,讲说上帝的大作为。’”

五旬节是犹太人的神圣之日,在逾越节后的第五十天,虔诚的以色列人会从罗马帝国的各地赶往耶路撒冷敬拜。上帝挑选这个适当的时机,将方言的恩赐赐给门徒,以便他们能向来访的犹太人,用这些人生来的乡谈(方言)传道。那一天,在过节的群众当中,至少有十五种语言。(徒2:9-11)门徒们用方言传扬福音,结果有数千人悔改归主。五旬节过后,这些归主的人又将新的信仰带回到当时的世界各地。

由此看来,上帝赐下方言的恩赐,显然是为了打破语言的障碍,从而更为便捷地宣扬福音。

有人错误地认为,五旬节的奇迹仅仅是能听懂不同的语言。事实上,那并不是赐予听者的恩赐,而是赐予说话之人的。(徒2:4)这种恩赐并不是开了听者的耳朵,而是赐予说者讲说自己所不知道之语言的能力。此外,这个神迹不是有耳朵如火焰落在听者头上,而是有舌头如火焰落在传道者的头上。

有人称方言为“天国的语言”,只有上帝和翻方言的人才能晓得。然而,圣经明确记载,说者和听者都明白这是在讲述“上帝的大作为”。(11节)

现在来看第二个例证,彼得向哥尼流一家讲道:“彼得还说这话的时候,圣灵降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那些奉割礼和彼得同来的信徒,见圣灵的恩赐也浇在外邦人身上,就都稀奇,因听见他们说方言,称赞上帝为大。”(徒10:44-46)

哥尼流是意大利人(徒11:1),而彼得是讲阿拉姆语的犹太人。历史记载,罗马人的家仆可能来自世界任何地方。可见,这次聚会有明显的语言障碍,彼得很可能先是通过翻译来布道。然而,当圣灵降在哥尼流及其家人身上时,和彼得一起的犹太人便听出这些外邦人突然讲起了外语。圣经记载,犹太人听见他们用这种语言“称赞上帝为大”。事后,彼得向教会领袖讲述这段经历时说:“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正像当初降在我们身上一样。”(徒11:15)

彼得清楚地说明,哥尼流及其家人像五旬节时的门徒一样,领受了说方言的恩赐。换句话说,他们以别人能听懂的方式讲说自己以前不会讲的语言。

来看关于说方言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例子。当保罗向12个以弗所的门徒讲道时:“保罗按手在他们头上,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又说预言。”(徒19:6)

保罗是使徒中受教育最多、游历最广的,而且他能说许多方言。(林前14:18)当圣灵降在这12个人身上时,保罗注意到他们在用新的语言说预言、讲道。他们所讲的很可能是罗马帝国常用的语言,因为用这样的语言传福音非常实用。保罗并未指出这一次的方言与前两次有何不同,我们有理由相信,它与五旬节赐下的方言恩赐为同一类型。

你会发现,只有当操持不同语言的人聚在一起时,圣经才会同时提到方言和圣灵的浇灌,以此打破语言的障碍。

在使徒行传第4章,门徒像第2章所述一样,再次被圣灵充满。那地方震动,他们就被圣灵充满,但这一次没有外国人在场,所以他们就没有说方言。经上说:“祷告完了,聚会的地方震动,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放胆讲论上帝的道。”(徒4:31)

圣灵之所以沛降,并不是要人发出令人费解、含糊不清的声音,而是让人具有传道之能。所以,耶稣说:“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1:18)

第三章 写给哥林多的信息

在保罗所写的十四卷书中,哥林多前书是唯一记述过方言的一卷。显然,哥林多教会的特定问题是暂时的,因为保罗在写给他们的第二封信中(哥林多后书)对方言只字未提。

哥林多古城以两个国际海港而闻名。哥林多教会是一个多民族的熔炉,他们的敬拜仪式混乱无序。有些信徒会用在场的其他人所听不懂的语言祷告、见证或讲道。所以,保罗在信中写道:“若没有人翻,就当在会中闭口,只对自己和上帝说就是了。”(林前14:28)换句话说,讲一种听众不懂的语言很不礼貌。请看使徒保罗清晰的阐述:

“弟兄们,我到你们那里去,若只说方言,不用启示、或知识、或预言、或教训,给你们讲解,我与你们有什么益处呢?就是那有声无气的物,或箫、或琴,若发出来的声音没有分别,怎能知道所吹、所弹的是什么呢?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预备打仗呢?你们也是如此,舌头若不说容易明白的话,怎能知道所说的是什么呢?这就是向空说话了……但在教会中,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若有说方言的,只好两个人,至多三个人,且要轮流着说,也要一个人翻出来。若没有人翻,就当在会中闭口,只对自己和上帝说就是了。”(林前14:6-9,19,27,28)

令人惊讶的是,有人竟然以这节经文为借口,声称在敬拜中可以说虚谈。然而,保罗在圣经中一贯的教导恰恰相反。他曾特别提到要“躲避世俗的虚谈”。(提前6:20)保罗在提摩太后书再次强调:“要远避世俗的虚谈,因为这等人必进到更不敬虔的地步。”(提后2:16)换句话说,语言恩赐的真正目的,是交流思想。如果在场的人听不懂你的信息,就当闭口不言。

第四章 天国的祷告语

许多灵恩派的朋友承认,使徒行传中的方言就是世界上一般的语言。但他们很快又补充说,还有另一个恩赐——天国的祷告语。他们说,这个恩赐是为表达圣灵“说不出来的叹息。”(罗8:26)还说其目的是为了不让魔鬼听懂我们的祷告。然而,圣经从未教导要避免让魔鬼听到我们的祷告。反之,魔鬼听到基督徒的祷告会战兢!

有关“天国祷告语”的教义,主要是基于林前14:14节,保罗说:“我若用方言祷告,是我的灵祷告,但我的悟性没有果效。”

他们解释说,保罗用灵祷告,他使用的是“天国的语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祷告什么。这难免会让人提出一个重要的问题:既然祷告的人不知道自己在求什么,他怎么晓得祷告是否蒙了垂听?

保罗这节经文(林前14:14)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它之所以难懂,主要是由于圣经翻译上的“词不达意”。请允许我用现代英语表达这节经文:“如果我用周围人听不懂的语言祷告,我或许在用灵祷告,但我的思想对听者来说,却毫无果效。”

保罗坚持认为,如果我们大声祷告,要么让周围的人听懂,要么就闭口!注意接下来的几节经文:“这却怎么样呢?我要用灵祷告,也要用悟性祷告;我要用灵歌唱,也要用悟性歌唱。不然,你用灵祝谢,那在座不通方言的人,既然不明白你的话,怎能在你感谢的时候说‘阿们’呢?”(林前14:15,16)

这段经文说明,无法理解祷告内容的是听者,而不是祷告的人。如果有人用你听不懂的语言祷告,你就明白为什么保罗说“怎能……说‘阿们’呢?” (“阿们”意为“诚心所愿”)如果没有翻译,你都不知道那个人在向主祷告什么,自己又怎么能说“阿们”呢?你都不知道自己赞同的是什么,或许你会在不知不觉中为魔鬼祈福都未可知!

哥林多前书14章明确指出,说方言(外语)的目的是为了传福音,从而造就教会。如果听者不懂所讲的语言,他们就得不到造就。所以如果没有翻译,说者只是向空气说话,在场的,除了上帝和说的人没有人能懂。这就是常被误用的那节经文的真正含义。“那说方言的,原不是对人说,乃是对上帝说,因为没有人听出来。然而他在心灵里,却是讲说各样的奥秘。”(林前14:2)

保罗再次强调所讲的语言要让听的人明白,否则想分享福音奥秘的人,就该自己在上帝面前静坐默想。“你们也是如此,舌头若不说容易明白的话,怎能知道所说的是什么呢?这就是向空说话了。”“若没有人翻,就当在会中闭口,只对自己和上帝说就是了。”(林前14:9,28)

有人或许会问:“保罗不是宣称他能说天使的话语吗?”

不!保罗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林前13:1) 这里的“若”字意思非常明确,保罗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例如,保罗在第2节说:“我若有……全备的信”,他并没有全备的信。第3节又补充道:“我若……舍己身叫人焚烧”,保罗是被斩首的,不是被烧死的。因此我们可以知道,保罗并不会讲天使的话语。

第五章 正确的优先权

我相信今日的教会若需要,也可以获得所有的属灵恩赐,包括真正的方言恩赐。但圣经教导,恩赐也有轻重之分,我们应把注意力集中在最重要的恩赐上:“你们要切切地求那更大的恩赐。”(林前12:31)

事实上,当圣经列举属灵的恩赐时,方言通常在名单的最后。“上帝在教会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师,其次是行异能的,再次是得恩赐医病的、帮助人的、治理事的、说方言的。”(林前12:28)“那作先知讲道的,就比他(指说方言的)强了。”(林前14:5)

然而,有些灵恩派的传教士却颠倒了这个名单,将方言的恩赐列在了榜首。他们让人觉得,不会说方言的基督徒,属于二等公民。但保罗指出,不同的人领受不同的恩赐,不要指望某个人会集所有的恩赐于一身。保罗问道:“岂都是使徒吗?岂都是先知吗?岂都是教师吗?岂都是行异能的吗?岂都是得恩赐医病的吗?岂都是说方言的吗?岂都是翻方言的吗?”(林前12:29,30)答案显然是“不!”

经上说:“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加5:22,23)但这些传教士却要让我们相信,圣灵所结的果子是方言,任何被圣灵充满的人都会说方言。然而,在圣经中有50多次记载上帝的子民被圣灵充满,提到说方言的却只有三次。

此外,耶稣是我们的榜样。祂是被圣灵充满的,但祂却从未说过方言。施洗约翰“从母腹里就被圣灵充满了,”(路1:15)却也没有记载他说过方言。

在新约的27卷中,只有三卷涉及了方言的恩赐。圣经作者约有39位,在这39位作者当中,只有三个人——路加、保罗和马太——提到了方言。可见,我们应当把重点放在上帝所重视的主题上。

第六章 赝品

真正的方言乃是推进福音的利器。要记得,魔鬼针对上帝的每一则真理制造了赝品。

在今日,“说方言”(Glossolalia)一词,常用来描述灵恩派信徒的普遍经历。该词在美国传统词典中的定义如下:“编造的、毫无意义的言语,此类言语特别是与精神恍惚或某种精神分裂症的并发症症状有关。”

请看该词典对于“语言”一词的定义:“人类使用的声音,这些声音通常是以文字写成的符号来代表,用有条理的组合方式来表达或交流思想情感。”从任何定义上讲,没有条理的、语意不清的声音,都不能算作是一种语言。

相信我,我多次目睹此种场面。在我过去常去的一个灵恩派教会中,那位牧师和他的妻子就是一对“方言组合”。每个星期,在那位牧师讲道期间,他的妻子都会突然站起来,在空中挥舞手臂,咕哝一连串没有人能听懂的话。她始终在说同样的东西:“罕达喀拉沙弥,罕达喀拉沙弥,罕达喀拉沙弥…”一遍一遍地说。这立刻引起了我的质疑,因为耶稣曾说:“你们祷告,不可像外邦人,用许多重复话。”(太6:7)

每一次发生这种情况,那位牧师就会停下讲道,为她所谓的信息给出一个令人怀疑的解释。通常都是以“主如此说”作为开头。尽管她的妻子每一次都在重复“罕达喀拉沙弥”,牧师的解释却每一次都不同,有时甚至比她妻子的话长三倍。我过去总想知道为什么,既然是来自上帝的信息,为何不直接用英语?

第七章 受洗的异教

这个由牧师夫妇组成的“方言组合”,使我想起了在历史书上读过的一些内容。这种所谓的“方言”并非源于圣经,而是始于古代异教徒的通灵仪式。公元前六世纪,特尔斐(Delphi)的“神谕宣示所”是坐落于帕纳萨斯山脚附近的一个庙宇。对于狄俄尼索斯(Dionysus,掌管酒、繁殖和舞蹈的神)和九位音乐的缪斯女神(Muses)来说,特尔斐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当令人兴奋的音乐响起时,女祭司皮提亚就会呼出醉人的气体,进入狂乱的、恍惚的状态,并说出一些没人能听懂的话。然后,另一位祭司会以诗歌的形式翻译皮提亚的怪语。皮提亚的话被认为是来自光明之神阿波罗的指示,由于含糊不清,没有人能证明它的正误。(注1)

当年在新墨西哥州与印第安人一起生活时,我多次目睹了类似的仪式。印第安人会吞下能引起幻觉的皮约特(迷幻药),然后坐成一圈,不停地击鼓吟唱达数小时之久。然后,会有人看到令人痛苦的幻像,并阵发性地喃喃自语。如今,灵恩派在美洲印第安人中最受欢迎,因为从他们古老的宗教中转变过来非常容易,也十分自然。

在许多非洲部落,为了祈求神明的眷佑,人们会供奉鸡或山羊,然后围着火堆跳个不停,他们用鼓敲出催眠的节奏,不停地吟唱。最终,有人会被他们的神附体,开始讲说灵异怪诞的语言。紧接着,当地的巫医或祭司,就开始翻译这些信息。在西印度群岛的伏都教天主教徒当中,这样的仪式至今还在进行。

这种异教习俗最初是于1800年代早期进入北美基督教会的。许多被带到美国并强制接受基督教的非洲奴隶自己不能读圣经。尽管他们来自不同的部落,但大多数部落共同保持的习惯就是“灵舞”,同时会有“被灵附体的”人不停地咕哝呓语。

奴隶们错把此习俗与基督教的“说方言”联系在一起,他们进行了一定的修改之后,便把这种仪式加入到敬拜之中。这些狂乱的仪式,伴随着节奏强烈的音乐,最初只在美国南部传播,参与者被主流教派嘲弄为“圣滚者”(狂热分子),甚至有人在入魔的状态中抓住毒蛇,以此证实自己受了“灵”。(他们误解了可16:18节“手能拿蛇”,保罗传道时是意外被蛇咬了,却未受毒液的伤害。参见徒28:3-6。)人们故意去捉拿致命的毒蛇,以此证明自己得到了圣灵,这无异于试探上帝!

高加索人的灵恩派运动延伸至全美国是在1906年,起始地是洛杉矶阿诸萨街的“使徒信仰福音会”。他们的领袖是一个名叫威廉·塞默的黑人,他先前是圣宣教士。从那时起,灵恩派的领袖们继续调整教义,使之对其它主流基督徒更具吸引力,更令人惬意。“约在1960年,灵恩派开始在传统教派中发展自己的信徒。从那时起,灵恩派急速壮大!如今,全球的新教和天主教中已有数百万灵恩派教徒。”(注2)

有一点值得注意,这些异教徒“说方言”的时候,音乐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这种假方言先是通过“受了洗的”异教音乐和敬拜形式立足于主流教会。重鼓点、强有力、重复的节奏和切分节拍的音乐,解除了人们理性的武装,使人的潜意识处于被催眠的麻木状态。在这种脆弱的状态下,胡言乱语的灵,便掌控了人心。

如今,魔鬼正在利用假方言,就像利用特洛伊木马一样,将异教的敬拜形式引入了基督教,他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功。撒但企图让基督徒关注自己的感觉,而非信心。某些灵恩派的教义尤为偏激,他们甚至声称圣经是古老的书信,而方言中的信息才是圣灵最新的启示,因此方言更为可靠。

现在,舞台已经在众多教会中搭建完毕,只等撒但在其上进行最后的表演!

第八章 上帝的灵如何感动我们

人们认为,一个“被圣灵击倒”的人,应该倒地打滚,并不停地咕哝乱语,这种观念是对圣灵的侮辱。上帝之所以赐下圣灵,是要我们恢复祂的形像,而不是剥夺我们所有的尊严和自制力!

在迦密山上,巴力的先知们在坛的四围扭身踊跳,尖声呐喊。他们撕掉头发,割破身体,呼求他们的神。相比之下,以利亚静静地跪下,献上一个简单的祷告。(王上18:17-46)

“因为上帝不是叫人混乱。”(林前14:33)如果上帝不可靠,还有谁可靠?

人在领受圣灵时会失控的概念与圣经不符。“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林前14:32)

再来看另一个例子。耶稣曾在格拉森拯救了一个张牙舞爪、被鬼附着的人。蒙了拯救之后,那人“坐在耶稣脚前,穿着衣服,心里明白过来。”(路8:35)上帝的邀请乃是:“耶和华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赛1:18)祂希望我们动动脑子。

读了此文,某些人必然会想:“你怎敢这样说?我说方言已有多年,我知道这是出于上帝!”作为基督徒,我们决不能凭着自己的感觉下结论。毕竟,魔鬼的确有能力让我们感觉良好。然而,我们必须以上帝的圣言作为信仰的基础。

我的一个朋友是灵恩派的活跃分子,他常说方言。通过研究这一主题,他开始质疑此种“恩赐”是否来自上帝的圣灵。于是,他真诚地祈祷说:“主啊,倘若这不是祢的旨意,倘若我所经历的并不是真正的方言的恩赐,请把它拿走!”他告诉我,从那一天起,他再没有说过所谓的方言。

一名真正的基督徒应当乐于将自己重视的观点和做法,交托在上帝神圣旨意的坛上,还要摒弃一切与圣经教导相悖的做法——不论此等做法多么受其他基督徒的欢迎、接纳或青睐。有些东西深受人的爱戴,而在上帝眼中却是可憎的。(路16:15)

第九章 巴比伦变乱的语言

为何了解“方言”的真要,对于今天的我们实属必要?我认为圣经早已预言了现代的灵恩派运动。

启示录18章告诉我们:“他大声喊着说:‘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我又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2,4节)

我们须牢记,古巴比伦(巴别塔所在地)的主要特征之一就是语言变乱。(创11:7-9)启示录告诉我们,末后,上帝要呼召祂的子民从巴比伦及其混乱、虚伪的宗教体系中出来。

“我又看见三个污秽的灵,好像青蛙,从龙口、兽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启16:13)“从…口中”代表说话,请不要忽略这个事实,青蛙的主要武器是它的舌头——污秽的舌头。或许上帝在试图告诉我们什么。要牢记,巴别塔时代的语言变乱,绝不是圣灵的祝福,而是对他们悖逆的咒诅。事实上,英文单词“babbling”(意为:胡言乱语)就是源于巴别塔的故事。在五旬节,巴别塔的咒诅被彻底打破了,以便前来过节的人可以听懂福音。

第十章 赐予顺从之人

有人声称自己已受了圣灵的洗,因为他们能说方言。然而,他们却毫无与圣经教导一致的敬虔。甚至是一只手夹着香烟,另一只手拿着一罐啤酒。毫不避讳地讲,领受圣灵——最珍贵的礼物——需要具备一些基本的条件。

耶稣说:“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祂永远与你们同在,就是真理的圣灵。”(约14:15,16,17)

“我们为这事作见证,上帝赐给顺从之人的圣灵,也为这事作见证。”(徒5:32)

几年前,几位著名的电视布道家偏行己路,跌倒了。他们都声称自己被圣灵充满,而且拥有说方言的恩赐。然而,他们的生活却放荡不羁。他们在电视上说方言,离开演播室之后却又回到妥协的生活之中。这一定是有问题。他们曾令我感到不解:“倘若这些灵恩派的布道家真的拥有说方言的恩赐,为什么他们在国外布道时,还需要许多人为他们翻译呢?”

上帝为何赐下圣灵?“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作我的见证。”(徒1:8)上帝赐下圣灵,并不是要我们胡言乱语,而是得着能力,作主的见证!

如何领受真正的圣灵的恩赐?全然降服于上帝,乐于饶恕他人,顺从主并求告祂。经上说:“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何况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祂的人吗?”(路11:13)

------------------

注1.简明哥伦比亚百科全书和康普顿交互百科全书,根据"Delphi"条目

注2. 康普顿交互百科全书,根据" Pentecostals "条目。

本系列文章目录
1 2
©2020 AmazingFa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