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在线讲章 > 圣经与进化论

圣经与进化论

作者:道格·巴契勒 牧师日期:2017-12-02 10:58:43浏览数:1006
中文字体:【

中文:

(感谢 艾米丽·西蒙斯 提供相关材料)


奇妙真相:“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创1:1)

设想自己身处上下班高峰的纽约市中心。地铁呼啸轰鸣;摩天大厦的电梯上上下下;出租车在车水马龙的路段空挡抖动;在林立的高楼里、在纵横交错的街道、桥梁上,随处可见人们不停地穿梭来往……。总之,眼之所及,川流不息。从地下10层到地上180层,这个时段的纽约俨然是一个纷繁复杂的电力与电信网络系统。

然而,据研究进化论最前沿的科学家称,人类单个细胞的运作,其复杂程度已远超过你所见到的纽约。“在这一百万亿个细胞中,每一个都像是建有围墙的独立城市。线粒体——细胞内的发电厂,生产出生命体赖以生存的能量;而核糖体工厂,则生产蛋白质——生物结构的重要化学单位。细胞内复杂的运输系统引导特定的化学物逐点输送。……还有哨兵系统,监控外在的危险信号。训练有素的生物部队,随时待命,以抵御外来入侵者。这俨然是一个精致绝妙的生命管理系统,所有细胞都通过这个完美的机制来维系生命活动。”(彼得·格温《人类细胞的秘密》,刊登于1979年8月20日的《新闻周刊》,第48页)

尽管这位生物学家承认创造论,但世界的主流仍在教导:“如果你相信创造论,认为上帝说有就有…那么,你的智力颇令人担忧。”

其实不然!耶稣曾说,“你们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为他书上有指着我写的话。”(约5:46)基督深信摩西的著作乃是平实的真理。关于上帝的创造、出埃及、以及洪水的论述,耶稣都原原本本地引用,并视之为权威。祂从不认为创世记中的某段经文是寓言或童话,反而坚信亚当和夏娃都是真实存在的人物。(参可10:6-9)不论世人如何看待基督徒,我们都该保持与耶稣相同的信仰。

这篇讲章对我尤为重要。我从小就相信进化论。我所就读的14所学校大都教导,人类的存在是上百万或数十亿年的进化结果。令人惊讶的是,有些竟然还是宗教学校!

美国现代心理学之父, 威廉·詹姆斯,曾说,“再荒诞的事情,只要重复的次数足够多,也能被人信以为真。”因此,只要假以足够的时日,“混乱能产生秩序”的荒诞之说也能在我们的文化中站稳脚跟。如今,越来越多的基督徒也受到该谬论的影响,认为上帝是用进化的方法创造了这个设计精密的世界。这样的妥协引起了巨大的问题:人无法从逻辑上相信圣经——上帝的圣言。

然而,即使抛开我对上帝话语单纯的信靠,理性与科学也会狠狠地驳斥进化论。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据表明,是上帝用智慧创造了世界。

全世界都错了?

我从小盼望着长大后能成为一名古生物学家。当时,我可以说出所有恐龙的名字,并分辨出不同的地质层。进化论令我着迷,我认为相信创造论的人都是傻瓜。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和电视里的证据一目了然,对吗?这么多科学家怎么会全错了呢?

渐渐地,我发现科学家的进化论思想是大错特错了。

然而,说服我的并不是圣经。初做基督徒时,在教会听道并不上心。我对地球和宇宙仍然充满了好奇,依然热爱科学。所以,刚开始我试着把圣经和进化论相结合,然而科学与理性始终是一种障碍。

为什么这么多人都错了?原因在于“从众心理”。这是人的天性,即使错得堂而皇之,人们依然选择随大流。经上说:“不可随众行恶”。(出23:2)这不仅包括我们的行为,还包括思想。不管全世界是否相信进化论,作为基督徒,圣经才是真理的标准。再者,进化论与遵循圣经的基督教是格格不入,水火不容的。

达尔文学说:无神论的进化

如果你认为创造无非是个神话故事,那么创世记的其它部分对你毫无意义。除非你接受创造论这一事实,否则圣经上其余的真理——包括上帝的道德标准——对你毫无意义。

事实上,达尔文的进化论是一种鲁莽的尝试,企图证明上帝的存在实属多余。进化论才是无神论的起源。进化论旨在赋予人为所欲为的自由,使人不必受更高权威的管束。

无神论的核心思想乃是回避对与错的客观存在。显然,不是所有的无神论者都会行他们的信仰所允许的恶行。然而,对于持无神论态度的进化论者来讲,人类社会才仅仅进化到对盗窃和谋杀不满的状态。令人悲哀的是,人类很容易“进化”成不能客观评论好与坏的别样生物。即使流血事件频发于大街小巷,哪怕血流成河,进化论者也会将其简单地归结为:“这是在消除物种中的弱者”。

难怪那些实施大屠杀的恐怖主义者,以进化论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希特勒及其他纳粹分子的著作表明,达尔文的进化论严重影响了二战期间德国的侵略政策。许多人惊讶地发现,达尔文《物种起源》的全名如下:“论自然选择或生存斗争中适者生存的物种起源”。希特勒把犹太人视为劣等种族,甚至不把他们当做人来看待。因此,他以“适者生存”为名,杀害、折磨犹太人,并进行惨绝人寰的人体试验。种族偏见的现象至今仍未消除,因为许多人认为某些人比其他人进化得更好。然而,种族主义是直接违背了圣经。经上说,上帝“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徒17:26)

可怕的根基

“事物没有绝对的对与错”,这样的教育对我们的儿童有百害而无一益。此种观念已为公立学校、司法系统、以及社会带来了灾难。

对人类起源的错误理解,使社会不断倒退。我去过某些国家,目睹了无神论毁灭性的后果:自杀、酗酒、家暴等社会问题泛滥。无神论使人丧失了生活的目标和希望。在伊甸园,撒但告诉亚当和夏娃,只要拒绝上帝的圣言,便能获得自由,并经历人类无限的进步。结果,他们竟被罪恶所奴役。

进化论者还会为一切不道德的行为辩解,声称这些行为无非是人类进化的一部分,而且人性本善。十几岁的时候,我得知自然课老师和住在他家阁楼的女人发生了关系,而当时他怀孕的妻子就在楼下。尽管深深伤害了妻子,他却对妻子的感受视若无睹,漠不关心。他还辩解说,“人是从灵长类动物(即猿类)进化而来的,并不是所有灵长类都是一夫一妻制,所以通奸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我们也没办法。”显然,进化论思想在破坏基督化生活的准则。

错误的假设,导致错误的结论

那么,那些支持进化论的、所谓的科学证据怎么解释?事实是,进化论是基于对过去发生的、却又难以观测之事的巨大假设。要知道,科学方法需要长期的观察和反复的研究。所以,若把进化论称之为“科学”是说不通的。

例如,进化论是基于含糊的测年法。碳元素测定法便是其中一种,通过测定死去的动植物体内残留的碳元素含量,来推断其生活的年代。所有活着的动植物,都吸取大气层和太空中,两种比例相同的碳元素,碳14和碳12。生物体死亡之后,碳14便开始分解,而碳12的含量保持不变。因此,通过检测死株的碳14与碳12比例,就可估算出该植物死亡的时间。

然而,要想测定出植物精确的年龄,至少要解决两个问题:(1)碳14衰变的速度是多少?(2)生物体死亡的时候,体内含有多少碳14?首先,碳14的半衰期约为5700年。(“半衰期”是原子衰减一半所需要的时间,也就是说,碳原子在指定样品中衰变一半的周期)。

至于第二个问题的答案,科学家们做了一个假设,认为在地球历史中,大气中碳14和碳12的比例恒定不变。如果事实与假设吻合,那么,只要标本不超过8万年,他们就能检测出其准确的年龄。但是超过8万年之后,标本中碳14的流失量极其微小,科学家也无法检测。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他们的假设是错的,那么,通过此种方法计算出的任何日期都不可信。

在科学实验中,假设是最为关键的。如果最初的假设是错误的,即便计算过程正确,也必导致错误的结论。碳年代测定法的创始人威拉得·利比,他的结论乃是基于以下的假设:地球有数百万年的历史。通过计算,他发现大气中碳14与碳12的比例要趋于平衡,需要3万年。既然地球上的碳14与碳12比例仍未平衡,这就意味着地球的年龄不超过3万年。然而,他却把这个结论归结为实验误差!

设想你走进一个只有一扇门,却没有窗户的房间。屋子中央的桌子上,放着一根燃烧着的蜡烛。由于闲来无事,你试图搞明白蜡烛已经燃烧了多久。于是,你着手观察蜡烛当时的燃烧速度,如每小时燃烧的长度等。然而,单凭这些数据,你就能知道它燃烧了多久吗?不可能,因为你不知道蜡烛原本的长度。假设桌子上有一张纸,上面注明了蜡烛被点燃的时候是90公分,这时,根据你掌握的燃烧速度,你才能计算出蜡烛已经燃烧了多久。

等一等!其实,你仍旧算不出精确的燃烧时长,因为你进入房间时,打开门会带进更多的氧气,加快了蜡烛的燃烧速度。即使你知道房间里现在的氧气含量,却不知道进入房间之前的氧气含量。除非有一个观测人员,把整个过程详细记录下来。否则单凭猜测,太多的未知数会影响计算的精确性。

碳元素定年法也是一样,有太多的变数。科学家之所以不晓得地球的真实年龄,是因为他们无从得知,也无法观测过去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环境因素究竟发生过哪些变化。令人吃惊的是,基于这些可疑的假设,竟然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理论——进化论。更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进化论者居然在嘲笑基督徒的信仰。要知道,相比创造论而言,相信进化论需要更大的信心。

创造论的证据

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据表明,地球还很年轻,恰恰印证了圣经所言。请记住,一旦标本超过8万年,即使是最先进的技术,也无法检测其中的碳14。1997年,放射性同位素和地球年龄研究群组(RATE),开始了为期八年的项目研究,得出的数据像往常一样被进化论者忽视或禁止。该群组研究世界各地采集的煤块和钻石样品,他们发现这些样品中碳14含量十分显著(碳14含量越高,说明该样品存在的时间越短)。这一发现表明,煤块和钻石,并非如进化论者所说,已在地下达数十亿年之久。

科学家还发现,在地球的历史长河中,碳14与碳12的比例并非保持同一水平。(在工业革命时期,大气中的碳14含量急剧增加。)物理学家休斯和林根费尔特指出,碳14进入大气层的速度要比消失的速度快30%。因此,在使用碳年代测定法时,既然是基于错误的假设(大气始终处于平衡状态),那么一千年前的标本,其测试结果要比实际年龄大得多。事实上,标本年龄越久远,误差就越大!

即便减去工业革命期间碳14的增长值,得出的年龄依然比实际要大。而且,创世记中描述洪水前的地球,是被一层水气包围,这层水气屏蔽了来自太空大气中大部分碳14的进入。因此,洪水前的样本碳14含量微乎其微,让人误以为这些标本已历经数万年之久。

人都到哪儿了?

当今世界的人口接近70亿。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只有30亿;1804年,10亿。在基督的时代,大约只有2亿。以此种增长率推算到2500年前——洪水的时代,得出的人口数恰恰是8个人:挪亚夫妇以及三个儿子与儿媳。

现在,再以同样的增长率(可以观察到的科学事实)应用到进化论当中。哪怕人类是在约1万年前开始繁衍(暂且不说进化论者常说的几百万年),那么,现在地球上的人早已多如牛毛,每个人的生活空间无比窄小,每平方英尺就该拥挤着100多人,摩肩接踵。而事实上,我们所见到的并非如此。那么,人都到哪儿去了?即使把人类的残骸、坟墓的数量,甚至连文物都算上,也无法解释曾有那么多人在地球上生活过。

化石艾达:利益驱使

1983年,德国的业余化石勘探员,发现了据说是生活在距今4700万年前的一具化石,并命名为艾达(Ida)。由于私人收藏家并未意识到艾达的重要性,便把它一分为二,分别售出。经过化石收藏者的一次次转手,艾达最终落在了一支研究队伍的手中。媒体曾急切地宣称,艾达是“最新发现的缺失环节”。然而,他们之所以这样报导,并非因为掌握了科学事实,而是试图大力宣传这一发现。

事实上,艾达受到了进化论者的严密监视,它无非是另一出虚假的报导,以便能推进相关DVD和图书的销售数量。通过检查化石的照片,你会发现它与现代狐猴的骷髅相同,而非猿猴。此外,她的皮毛,甚至胃部的残留物都保存完整,这说明它是被突如其来的灾难(如洪水)所埋葬,而且经历了数千年(与年轻的地球历史相吻合),并非进化论者所说的数百万年。请记住,任何一个所谓的、人类祖先的“缺失环节”,都会引起科学界的争议。有些是纯属造假。所以,当媒体再次以讨好进化论的姿态,煞有介事地报导另一块化石时,我们要当心了。

非化石记录

1990年,玛丽·施伟策博士(Dr. Mary Schweitzer)与同事们发现了一些霸王龙的骨头,部分还是非化石。在显微镜下检查骨头标本时,施伟策的研究小组发现了红棕色的、半透明的圆形物体:血红细胞!这让他们喜出望外!

进一步的研究发现,骨标本中有血红蛋白。这恰恰说明恐龙生活的时代,比进化论者所宣称的,要近得多。自那时起,施伟策在其它恐龙骸骨中,陆续发现了柔软的纤维组织和血管。为什么之前从未发现这些东西?或许是因为科学家们对地球的认知,已被进化论者的假设所蒙蔽,而从未想过要寻找这些组织。就连施伟策也不经思索地质疑如此确凿的证据,而非重新审视自己的假设!但是,如果一个相信创造论的科学家忽略确凿的证据,他/她就该被贴上不科学的标签。

受压制!

我一度相信宇宙大爆炸理论。甚至认为,上帝“说有就有”是指“砰”的一声,美丽的地球瞬间成形。要知道,就连相信宇宙大爆炸的科学家们也在争个不休,因为这个理论有许多无法解释的问题。首先,没有任何科学实验可以证明,一次爆炸能产生井然有序的、相互作用的精密系统。

然而,有很多科学家,仅仅是对大爆炸理论(或其它的“既定科学事实”)提出了质疑,便受到了公然迫害。有一些曾备受尊敬的科学家,例如天文学家杰弗瑞和玛格丽特·伯布里奇夫妇(Geoffrey and Margaret Burbridge),由于敢于提出不同的解释(不认同大爆炸理论),却备受压制,排斥,甚至因此而断送了科学家生涯。物理学教授,斯蒂芬·马利诺夫博士(Dr. Stefan Marinov),因无法忍受其他科学家对其推理的错误认知而自杀。

当某一位科学家的结论与圣经发生抵触时,这并不意味着圣经需要重新诠释。成千上万名真正的科学家都相信创造论。但他们始终被那些掌控着科学期刊、学术权威的无神论者,以及趋炎附势的媒体所压制而无法出声。这些无神论者和媒体把人错误的思想凌驾于上帝的圣言之上。

进化论:与上帝的圣言背道而驰

圣经教导,上帝用其超自然的圣言完成了创造,整个过程并没有死亡与痛苦。一切都“甚好”。进化论则称,创造是源于一次“超自然”的大爆炸。这意味着,从起初就有了死亡与衰败。

圣经教导,地质层是因一次全球性的大洪水而形成。人类自被造之后,因罪的缘故而不断退化。进化论则认为,地质层是地球历经数百万年风吹雨蚀的结果,而人类是从起初就开始进化。

圣经教导,唯有耶稣基督能拯救人类。人若凭着信心领受上帝的恩典,就可以重归伊甸乐园。进化论则认为——如魔鬼6000年前所说——人类可以自救,只要我们足够努力,终有一日能进化“如上帝”。(创3:5)

起初

真科学与逻辑向我们表明,这个奇妙且复杂得令人难以置信的世界,永远不可能是偶然进化而成的。“诸天藉耶和华的命而造,万象藉祂口中的气而成。……因为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诗33:6,9)相信这一点至关重要。

可悲的是,许多教会和基督教院校都在这个问题上妥协了。上帝曾说:“看哪!我造新天新地。”(赛65:17)如果你的牧师或大学的教授们宣称:“上帝是用进化的过程创造了地球”。那么,你可以反问:“这是否意味着得赎之人要等上数十亿年,才能进入上帝创造的新天新地?义人复活之后的身体,是否要重新从一个单细胞开始进化?”

“上帝啊!求祢为我造清洁的心”。(诗51:10)哪一个更难:说有就有的创造,还是改变一个人的心?上帝有能力使万物说有就有,救恩所靠赖的就是这样的力量。若不相信上帝六日的创造,那么人只有一条路可走——踏上罪恶的不归路。践踏上帝的创造,无异于覆灭得救的希望!

归根结底,拒绝创造论的人,他们心里埋藏着一个既简单又重大的问题。倘若“起初,上帝创造天地”这句话是真的,那么上帝便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作为受造物,我们理应俯伏拜祂。可悲的是,堕落的人性排斥这样的安排。

你是否相信上帝用实际的六天创造天地?你若信,赞美主!不但如此,你也可以坚信,上帝必实施奇妙的再造,赐你一颗新心。(参 结36:26,林后5:17)还有比这更美好的盼望吗?


附:

由于历代以来,有多位天主教教宗,在公开或非公开的场合,不断地认可进化论,或藉“演化论”来变相接受并支持达尔文的进化论。以致许多基督徒,也开始怀疑圣经所记的上帝“六日创造”。基于对此的担忧,道格牧师遂撰写了此文。

“天主教与演化论”(来自互联网,供参考)

自从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在1859年出版了物种起源,天主教对进化论的态度就开始随时代发展。在最初的一百年内,虽有几次非正式的冲突和一些神职人员对其的善意或反对态度,但天主教会最初并未对进化论做出正式的官方表态。

直到1950年,教宗庇护十二世在正式的教宗通吁中认同进化论的学术研究自由,只要不违反天主教信仰。

若望保禄二世更直指进化论不只是个假说。在现今,天主教的非正式但普遍的立场是神导进化论,认为进化论和信仰并不冲突。

1992年10月22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正式更新了天主教对进化论的立场,接受人类进化论的可能性,他在宗座科学院的一篇演说中提到:

“在他的通吁《人类通牒》 (1950)中,我的前任庇护十二世已经肯定在进化论和论述人类及其天职的教理之间是毫无冲突的,只要我们不偏离部分要点…。今天,在这篇通吁发布超过了五十年后,一些新发现让我们认识到进化论不只是个假说。事实上,这是很了不起的,当这个学说已经逐渐增加其对研究者的影响,且引发各学科的不同的发现。从这些独立研究的结果的驱同性—既非有预谋的或特意寻求的—本身就形成对进化论的真实性大大的加分。”

同时,若望保禄二世也反对以进化论去对人类的灵魂做出唯物论的解释:

“一个从进化论衍生的对于属灵面的哲学阐述,不论是对于生命力的突现的课题,或只是作为这课题的附属,都是不适用在关于人类的真理的。”

本笃十六世在枢机时期出版的著作《在起初…:天主教对创造和堕落的故事的了解》(In the Beginning…: A Catholic Understanding of the Story of Creation and the Fall,出版于1995年9月1日),谈及“内部的协调存在于创造与演进,以及理性和信仰间”,认为这二方并不冲突。

2007年7月24日,已就任为教宗的本笃十六世,在一次公开座谈会中论及进化论和创造论者的对立时,更直接评论这种对立是荒谬的。

在2009年3月,为了纪念《物种起源》发表一百五十周年和达尔文诞辰二百年,在罗马的宗座大学们举行了一个为期五天的学术研讨会议。大多数的与会学者认为进化论与天主教信仰互不冲突,且不支持视智慧设计论为科学理论。

2014年10月28日,教宗方济各在梵谛冈教宗科学院(Pontifical Academy of Sciences)发表演说,认为进化论及大爆炸理论是真实的,上帝不是魔法师。但他也强调这不违背上帝创造万物的理论,因为上帝会在背后介入。

英文字体:【

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