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讲章:为何上帝说“当记念”

最新讲章:为何上帝说“当记念”

最新讲章:圣经与进化论

最新讲章:圣经与进化论

最新讲章:“小事的力量”

最新讲章:“小事的力量”

全部讲章
阅读次数: 55486上传日期:2012-04-13

序 言 莫腓特博士用以下的话语翻译了圣经中最震撼人心的经文之一:“一灾接着一灾,主耶和华如此说:永恒……临近了!结局已经势不可挡,它正在摇撼你,末日的时刻到了!你的审判到了!”(结7:5-7)[根据莫腓特博士译文直译] 这段骇人听闻的经文,将我们的注意力引向了人类有史以来闻所未闻的最严肃的信息。它是一个警告,关乎到今日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每个人。因为每个人都将经历人生在世的最后一夜。那么,我们人生最后的24小……

阅读次数: 16522上传日期:2012-11-02

我拿起近期的一份新闻周刊,日期是1995年7月17日。在封面上,有这样一个醒目的标题:“双性体,确实的,非同性恋,一个新的性别浮出水面。”撒但一直在攻击圣经和自然律的每个根基。在今日,同性恋已经被社会描述为一种健康而正常的生活方式。那些本该被异性所吸引的人,正在受诱惑去尝试同性。他们似乎被暗示:“也许自己是双性体,如果不试试,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一点!”俨然双性体是人类更高级的种类,因为他们不受性别的限制……

阅读次数: 23667上传日期:2012-07-24

为何旧约失效了 前些日子,在一场布道会结束时,我下了讲台,快步走向前门,想要去和大家打招呼。忽然,三个年轻人拦住了我的去路。他们中间的一个人和我说话时嗓门相当大。他说,“乔弟兄,你今天晚上宣讲第七日的安息日,把我们又带回到了旧约之下,我们对你讲的内容很失望。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现在生活在新约之下,应该遵守星期日、而不是安息日吗?” 那个年轻人的质疑代表了今天许许多多基督徒的心声,他们打心眼儿里相信,由……

阅读次数: 7801上传日期:2012-07-24

公元16世纪早期,阿兹特克帝国是西半球国力最为强盛、文明最为复杂的帝国之一。然而,就在短短的一年内,这个人口超过两千万的帝国却被区区六万人所征服并奴役,这是如何发生的呢? 阿兹特克人曾有一个关于格查尔•寇阿塔的预言,这是一种传奇的、带有羽毛的神王,他的皮肤颜色浅淡,长有胡须。这个预言说,他将跨海返回墨西哥,腾云驾雾从东而来拯救他们。 那么,公元1519年,数艘西班牙式大帆船到达墨西哥,带来了一群由赫……

阅读次数: 24049上传日期:2012-07-24

一、世人的残烛,抑或上帝的烈火 圣经所启示的有关末日最明晰的兆头之一,就是恶魔势力的增长。他们全力以赴,为每一个生灵之命运的定论作最后的决战。上帝和撒但将在白热化的哈米吉多顿战役中交锋,彼时历代以来的善恶之争将得到永远的解决。 圣经指出,撒但将用尽其所有狡猾的伎俩疯狂地工作,图谋诱拐全地的人加入他的阵营。约翰说:“因为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的下到你们那里去了。”(启12:12)这个仇敌为了准……

阅读次数: 40679上传日期:2012-07-24

奇妙真相:欧洲布谷鸟以“幼体寄生”而闻名。雌鸟把蛋生在像苇莺这类较小的鸟类的巢中。然后,那些毫无戒心的鸟妈妈们稀里糊涂地孵化、喂养这些小冒名顶替者,并且通常以牺牲自己的孩子为代价。 自然界中最令人痛心的悲剧之一就是:眼看着一只苇茑呕心沥血地劳作,去满足贪吃的小布谷鸟无休止的食欲,而它自己亲生的孩子却因饥饿而瘦弱不堪,竟被推出巢外。 另一例幼体寄生 魔鬼把一个危险的谎言成功地置入现代基督教神学理论的……

阅读次数: 25626上传日期:2012-07-24

第一章 上帝律法的权威 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受约束和反叛律法的时代,撒旦通过罪恶几乎已经将我们的世界毁灭殆尽。大城市中的犯罪团伙扰乱社会治安,侵犯个人财产权包括生存权,国民对此触目惊心。无论城乡,谋杀、抢劫和人身侵犯已经成了20世纪的一个生活特征。 每当我们打开报纸,就会发现自己的生活质量似乎又下降了一点。我们不时自欺地认为,事情不会比这更糟了,这已经是底线了。但第二天,当更多残暴、怪诞的罪行被报道时,……

阅读次数: 5978上传日期:2012-11-02

奇妙真相:在亚洲生活着一种非同寻常的小蜘蛛,它们将家安在水下。这种水蜘蛛能够吐丝结成钟形的小网,附着于靠近池塘水面的水草茎杆上。所有的蜘蛛都需要呼吸,于是就像潜水员那样去收集空气。它靠近水面,用身上的体毛捕获一个个细小的气泡,然后急忙回家,把气泡放在网里。蜘蛛来来回回不停地将气泡带回家,那张防水网很快因空气而膨胀,形成了一只完美的潜水钟。水蜘蛛就在里面生活、进食、产卵。当水里的空气用完了,它就再回……

阅读次数: 18129上传日期:2012-07-24

一、以色列的最后之战 1979年3月26日,以色列和埃及签署了和平协定,这是中东历史上令人动容的一刻。历经数年军事冲突的苦毒仇恨,一个阿拉伯国家和一个犹太国家终于以和平之约拥抱了对方。那么,这对于那一小群为了生存而战,且已获得美国支援的犹太复国主义者来说意味着什么呢?以色列民族自亚伯拉罕的时候起,就已经失去了的安全保障和永远的和平,就算在埃及总统安沃•萨达特临终前,他对此也仍然一筹莫展。以色列的窘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