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讲章:复兴的十二要素

最新讲章:复兴的十二要素

“三一神论”合乎圣经吗?

“三一神论”合乎圣经吗?

最新讲章:“小事的力量”

最新讲章:“小事的力量”

全部讲章
阅读次数: 4498上传日期:2016-04-09

“我今日以此特特指教你,为要使你倚靠耶和华。谋略和知识的美事,我岂没有写给你吗?要使你知道真言的实理,你好将真言回复那打发你来的人。”(箴22:19-21) 我们生活在一个变化无常、极不可靠的世界。网络、报纸、电台、电视都在向我们说明,这是一个变化莫测的时代。但上述经文却明确的告诉我们,上帝的话是“真言。”本次的系列课程,是要帮助大家明白我们所信的是什么,并能坚定持守所信的。 我们的学习不会……

阅读次数: 14990上传日期:2016-03-02

奇妙真相:研究表明,人如果超过20个小时不睡觉,其精神状态就相当于血液酒精浓度达0.08的状况。在美国,血液酒精浓度若达到该数值,则被视为酒驾。我国每年疲劳驾驶酿成的车祸超过十万起,死亡人数达1550人,受伤逾71000人,直接经济损失125亿美元。 在世界各地,都流传有类似“沉睡英雄”的传奇故事:安眠于群山之下的骑士,身穿耀眼铠甲,静候最佳时机,一举歼灭宿敌,拯救了他们的王国。在故事中,牧羊人常常会在深……

阅读次数: 24615上传日期:2015-05-04

一、兽及其背景 严肃的警告 在整卷圣经中,最最可怕的警告,莫过于启示录14章9-10节:“又有第三位天使接着他们,大声说:‘若有人拜兽和兽像,在额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记,这人也必喝上帝大怒的酒,此酒斟在上帝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他要在圣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 这段经文不但令人感到恐惧,其对上帝品格的描述,也与其它经文迥然不同。甚至令人感到战栗不安。很显然,它指向一个特别……

阅读次数: 32645上传日期:2014-10-12

圣经中最令人困惑的神学课题之一,便是对地狱的认识。许多牧师与平信徒将其严重曲解,以至“地狱”一词竟成了人尽皆知的俗语和咒骂之辞。在世界各地,到处都有人在问着同样的问题:地狱是什么?地狱在哪儿?恶人的命运是什么?慈爱的上帝真的会让恶人永远受折磨吗?地狱之火会将罪人的罪恶焚烧净尽吗? 对于这些问题,我们需要听一听圣经中可靠的答案,不要让围绕该主题的诸多人为的辩论,妨碍了我们揭开基督所赐下的真理……

阅读次数: 23758上传日期:2014-02-23

【注:此前曾有布道团体粗略翻译并在未注明作者的情况下自行印发过此文。现本站对原文进行了重译。】 一、他们能说能听吗? 俄罗斯科学家亚历山大•伯格莫茨曾说,人的寿命至少能达到150岁。实际上,他研制了一种可以延缓身体结缔组织衰老的血清。而不幸的是,这位饱学之士仅活了64岁就与世长辞了,距离他为自己和全人类设定的目标还差86年。 人类至今仍不明白生命和死亡的奥秘。我们尚未发现不老泉,……

阅读次数: 8184上传日期:2013-10-11

前言 “所以(有古卷作“因为”)我们看定了,人称义是因着信,不在乎遵行律法。”(罗3:28) 奇妙真相:未等美国南北战争正式结束,亚伯拉罕•林肯(美国第十六任总统)就与世长辞了,但他却在生前颁布了著名的《解放宣言》——豁免美国所有的奴隶。 一天,一名被豁免的奴隶(内战期间从南方逃到华盛顿特区定居)来找林肯。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笔钱,交给总统。“为什么给我钱?”林肯问。“为表达感激,……

阅读次数: 44554上传日期:2013-10-11

奇妙真相:热带榕树以“绞杀榕”著称,因其生长习性异乎寻常。它的种子往往通过鸟粪粘附在另一棵树的叶片上,生命就此萌发,渐而长成参天大树。绞杀榕的气生根沿着寄主树的枝干向下,寻找土壤。一旦扎根,榕根会迅速变得粗壮,发荣滋长。它们盘根错节,交结成网格状盘绕寄主树的主干,劫掠阳光、水和养分,从而阻止寄主树生长,将其渐渐“饿死”。最终,绞杀榕恩将仇报,使自己赖以生存的大树“窒息”而亡,枯萎腐烂。它却占据寄主……

阅读次数: 63741上传日期:2013-05-17

教我们祷告(上)奇妙真相:福吉谷战役期间,华盛顿带领的革命军在战场上挖壕固守,饥寒交迫。一天,一个住在附近的农夫给部队送来急需的食物。在返回的路上,他听到有人在说话,于是顺着声音来到一片林间空地。在那里,他看见有个人跪在雪中祈祷。农夫匆忙跑回家,激动地对妻子说:“美国人肯定会赢得独立战争!”“你怎么知道?”妻子问。农夫回答说:“我今天听见乔治•华盛顿在林子里大声祷告,上帝肯定会垂听他的祷告,……

阅读次数: 42814上传日期:2013-05-05

奇妙真相:二战期间,法国的抵抗者相信,纳粹的占领只是暂时的。这些勇敢的男女们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战斗,被捕的战士受尽酷刑折磨。尽管敌众我寡,胜算渺茫,但他们依然不屈不挠,坚信联军很快会到达,将法国从残酷的压迫者手中拯救出来。 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些战士逐渐厌倦了这种无休止的抵抗和躲躲藏藏的生活。在许多人看来,联军似乎永远也不会来了,因为他们正忙于同其它战线上的纳粹敌人做殊死斗争。看起来法国将永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