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推测与理论的危害

字体:【

“自称为聪明,”“他们的思想变为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

人有一种倾向,往往把自己的理解抬高到相当的范围和实在的价值之上,这是追求学问和研究科学的最大危害之一。有许多人想用自己有限的科学知识,来判断造物主和他的作为,创出种种胡猜乱测的学说,来决定那位功能无边之神的性质、能力和权威。这一派人实在是越过了自己的范围,侵犯了禁地。他们的考察和研究,决不会有什么有价值的结果,他们的所谓求学,是在冒险自己的灵性。

我们第一代祖宗被诱犯罪,就是因要得上帝所没有给他们的知识。为了想得这知识,他们倒反失了一切真有价值的产业。要是亚当和夏娃不去碰那禁果,上帝自会赐给他们知识──不带罪恶咒诅的知识,能使他们有永久快乐的知识。但他们因听了魔鬼而得的,不过是认识了罪和罪的结果而已。为了他们的违逆,人类就与上帝隔绝,这世界就与天庭分界。

我们应该从此学一教训。魔鬼现在引诱人的目的,与从前引诱我们的始祖是一样的。他在世界上播满了许多虚妄而中听的学说,用他所有的手段要引诱人猜疑上帝。如此他就想可以阻止人认识上帝──认识上帝就是出死入生。

多神派学说

现今各处教育机关和教会里面,都正在发生一种灵学的说法,说上帝是一种布满于大自然的灵气。有许多自认是相信《圣经》的人,却也接受这种足以破坏人类对于上帝和他的道的信仰的学说。这种学说。虽然表面好看,却是极凶险的欺骗,不但误表上帝,更是侮辱上帝的大能和威权,不但足以迷惑人,更足以使人堕落无疑,其根源是黑暗,其范围是纵欲。接受的结果,就是与上帝隔绝。人已因罪被贬,若再与上帝隔绝,就是沉沦。

我们因罪而处的境地,是不自然的。欲求恢复,必须靠一种超乎自然的能力,否则就无效果。天地之间,只有一种能力足以在人的心里打破罪的操纵,这能力就是从耶稣基督而来的上帝的能力。只有那被钉之救主的血,能把人的罪孽洗净。只有他的恩惠,能助我们抗制自己堕落之性的趋势。灵学派解释上帝的说法,却使这超乎的恩惠失去效力。若果上帝是一种布满大自然的灵气,那么他也在一切人的身体里面;人欲求圣洁,只须发展自己心内的能力就行了。

这种学说之根本的结论,就是把基督的教训和制度完全推翻,就是根本否认救赎的必要,就是说人可以各作自己的救主,就是使上帝的道无效。接受这种学说的人,末后必致把《圣经》看作虚构的小说。他们或许会认德性是胜于恶行,但既把上帝的威权和正当地位摆开,他们就专靠人自身的能力来行善,而人身的能力没有上帝的能力补充,是没有价值没有抗制罪恶的实力的。于是人灵性方面抵御罪恶的防线就崩溃了,恶潮冲来,人便没有自御之能。我们一经拒绝上帝的道和他圣灵的结束,自己就讲不定要沉到什么深渊。

“上帝的言语,句句都是炼净的,投靠他的,他便作他们的盾牌。他的言语,你不可加添,恐怕他责备你,你就显为说谎言的。”(箴30:5-6)

“恶人必被自己的罪孽捉住;他必被自己的罪恶如绳索缠绕。”(箴5:22)

探索神圣的奥秘

“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上帝的,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申29:29)上帝在《圣经》中自表的话,是供我们研究的,我们尽可以去考察寻求,此外我们就不应该僭越范围。人间任是那一个聪明的人,若要测量上帝,尽可以把脑汁消磨糜费,但终究必是毫无结果,因为上帝没有要人类解决这个问题。人的思想不能领会上帝。没有人应该胡猜他的性质,在这件事上,缄默便是智慧了。全智全能的上帝,是无可议论的。

天上的父子议定救人计划之时,连天使也不准加入会议,而人类更不可侵犯至高之神的奥秘。我们象孩童一样不明白上帝,然而我们可以象孩童那样敬爱上帝,顺从上帝。我们不要臆测上帝的性质和权威,乃应当听从他所说的话:

“你考察,就能测透上帝吗?你岂能尽情测透全能者吗?他的智慧高于天,你还能作什么?深于阴间,你还能知道什么?其量,比地长,比海宽。”(伯11:7-9)

“然而智慧有何处可寻?聪明之处在哪里呢?智慧的价值无人能知,在活人之地也无处可寻。深渊说,不在我内;沧海说,不在我中。智慧非用黄金可得,也不能平白银为他的价值。俄斐金和贵重的红玛瑙,并蓝宝石,不足与较量。黄金和玻璃不足与比较,精金的器皿不足与兑换。珊瑚、水晶都不足论,智慧的价值胜过珍珠。古实的红璧玺不足与比较。精金也不足与较量。智慧从何处来呢?聪明之处在哪里呢?……灭没和死亡说,我们风闻其名。上帝明白智慧的道路,晓得智慧的所在。”

“他鉴察直到地极,遍观普天之下;……他为雨露定命令,为雷电定道路。那时他看见智慧,而且述说,他坚定,并且查究。他对人说,敬畏主就是智慧,远离恶便是聪明。”(伯28:12-28)

搜寻地的深处,刺探上帝神性的奥秘,都不能使人得智慧。求智慧的真法,就是谦心诚意地接受上帝所愿意给我们的指示,顺着他的旨意为人。

自然的奥秘

世界上最聪明的人,都不能明白自然界所显示的耶和华的奥秘。人受了神的灵感,发出许多问题,但那根底最深的学者,也不能回答。这些问题,并不是为要我们答复而问的,不过是要我们想到上帝深刻的奥秘,同时回顾自己知识的有限,而知道在我们日常的环境中有许多事是我们微小的人类所不能明白的。

多疑善虑的人,不肯相信上帝,因为他们不能识透上帝所显的神能。然而我们应该从他所未显示自己的事物上去承认上帝,正如从我们有限智力所能明白的事物一样。在他神圣的启示和自然的现象方面,上帝都已显出足令我们信仰的奥秘,这必定是如此的。我们尽去追求,尽去考问,尽去探索,那无穷的奥妙却尽是无穷,终非我们的理解所能及到。

“谁曾用手心量诸水,用手虎口量苍天,用升斗盛大地的尘土,用秤称山岭,用天平平冈陵呢?谁曾测度耶和华的心,或作他的谋士指教他呢?看哪,万民都象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尘;他举起众海岛,好象极微之物。利巴嫩的树林不够当柴烧,其中的走兽也不够作燔祭。万民在他面前好象虚无,被他看为不及虚无,乃为虚空。你们究竟将谁比上帝,用什么形象与上帝比较呢?……你们岂不曾知道吗?你们岂不曾听见吗?从起初岂没有人告诉你们吗?自从立地的根基,你们岂没有明白吗?上帝坐在地球大圈之上,地上的居民好象蝗虫。他铺张穹苍如幔子,展开诸天如可住的帐棚。……那圣者说,你们将谁比我,叫他与我相等呢?你们向上举目,看谁创造这万象,按数目领出,他一一称其名;因他的权能,又因他的大能大力,连一个都不缺。”

“雅各啊,你为何说,我们道路向耶和华隐藏;以色列啊,你为何言,我的冤屈上帝并不查问。你岂不曾知道吗?你岂不曾听见吗?永在的上帝耶和华,创造地极的主,并不疲乏,也不困倦;他的智慧无法测度。”(赛40:12-28)

我们上帝的伟大

从圣灵指示他的先知的话,我们可以略知我们上帝的伟大了。先知以赛亚曾说:

“当乌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其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个翅膀;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彼此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他的荣光充满全地。’因呼喊者的声音,门槛的根基震动,殿充满了烟云。”“那时我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有一撒拉弗飞到我跟前,手里拿着红炭,是用火剪从坛上取下来的。将炭沾我的口说,看哪,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恶就赦免了。’”(赛6:1-7)“耶和华啊,没有能比你的;你本为大,有大能大力的名,万国的王啊,谁不敬畏你。”(耶10:6-7)“耶和华啊,你已经鉴察我,认识我,我坐下,我起来,你都晓得;你从远处知道我的意念,我行路,我躺卧,你都细察,你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耶和华啊,我舌头上的话,你没有一句不知道的。你在我前后环绕我,按手在我身上。这样的知识奇妙,是我不能测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诗139:1-6)“我们的主为大,最有能力;他的智慧,无法测度。”(诗147:5)“人所行的道,都在耶和华眼前;他也修平人一切的路。”(箴5:21)“他显明深奥隐秘的事,知道暗中所有的,光明也与他同居。”(伯2:22)“这话是从创世以来,显明这事的主说的。”(徒15:18)“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谁是先给了他,使他后来偿还呢?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依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罗11:34-36)“但愿尊贵,荣耀,归于那不能朽坏不能看见永世的君王。”(提前1:17)“就是那独一不死,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里,是人未曾看见,也是不能看见的,要将他显明出来。但愿尊贵和永远的权能都归给他。”(提前6:16)“他的尊荣,岂不叫你们惧怕吗?他的惊吓,岂不临到你们吗?”(伯13:11)“上帝岂不是在高天吗?你看星宿何其高呢?”(伯22:12)“他的诸军,岂能数算;他的光亮一发,谁不蒙照呢?”(伯25:3)“他行大事,我们不能测透。他对雪说,‘要降在地上;’对大雨和暴雨也是这样说。他封住各人的手,叫所造的万人,都晓得他的作为。……他使密云盛满水气;布散电光之云;这云是藉他的指引,游行旋转,得以在全地面上行他一切所吩咐的。或为责罚,或为润地,或为施行慈爱。……”你要留心听,要站立思想上帝奇妙的作为。上帝如何吩咐这些,如何使云中的电光照耀,你知道吗?云彩如何浮于空中,那知识全备者奇妙的作为,你知道吗?……你岂能与上帝同铺穹苍吗?这穹苍坚硬,如同铸成的镜子。我们愚昧不能陈说,请你指教我们该对他说什么话。……现在有云遮蔽,人不得见穹苍的光亮;但风吹过,天又发晴,金光出于北方,在上帝那里有可怕的威严。论到全能者,我们不能测度;他大有能力,有公平和大义,……所以人敬畏他。”(伯37:5-24)“谁象耶和华我们的上帝呢?他坐在至高之处,自己谦卑,观看天上地下的事。”(诗113:5-6)“他乘旋风和暴雨而来,云彩为他脚下的尘土。”(鸿1:3)“耶和华本为大,该受大赞美;其大无法测度。这代要对那代颂赞你的作为,也要传扬你的大能。我要默念你威严的尊荣,和你奇妙的作为。人要传说你可畏之事的能力;我也要传扬你的大德。他们记念你的大恩,就要传出来;并要歌唱你的公义。……”“耶和华啊,你一切所造的,都要称谢你;你的圣民也要称颂你,传说你国的荣耀,谈论你的大能;好叫世人知道你大能的作为,并你国度威严的荣耀。你的国是永远的国,你执掌的权柄,存到万代。……我的口要说出赞美耶和华的话;惟愿凡有血气的,都永永远远称颂他的圣名。”(诗145:3-21)

傲慢擅断的警戒

我们既渐认清上帝,又想到自己在他看来如何,我们就要在他面前惧怕战栗。古时有人凭着自己的臆断,漠视上帝所命为圣的事物,因之就惨遭灭亡。他们的刑罚应作我们现代人的鉴戒。当约柜从非利士地运回之际,有以色列人冒险去开,就因他们不恭敬的唐突,显然受了刑罚。

再看到乌撒所受的刑罚。大卫登位为王,就把约柜运到耶路撒冷,乌撒伸手去扶约柜。约柜是上帝亲临的表号,上帝因他冒渎的罪,就把他立时击杀在约柜之旁。

上帝荣颜的神圣

摩西见荆棘被火烧着,却不知道有上帝在,就转过身去看那奇异的景象,当时即有声音吩咐他说:“不要近前来,当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摩西蒙上脸,因为怕看上帝。”(出3:5-6)

“雅各出了别是巴向哈兰走去。到了一个地方,因为太阳落了,就在那里住宿;便拾起那地方的一块石头,枕在头下,在那里躺卧睡了。“梦见一个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头顶着天,有上帝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来。耶和华站在梯子以上说:“我是耶和华你祖亚伯拉罕的上帝,也是以撒的上帝。我要将你现在所躺卧之地赐给你,和你的后裔;……我也与你同在,你无论往哪里去,我必保佑你,领你归回这地,总不离弃你,直到我成全了向你所应许的。’“雅各睡醒了说,‘耶和华真在这里,我竟不知道。’就惧怕说,‘这地方何等可畏,这不是别的,乃是上帝的殿,也是天的门。’”(创28:10-17)

以色列人在旷野所搭的圣幕,和后来在耶路撒冷所造的圣殿,都是地上的上帝居所的表号,两者都有一部分的地方是上帝亲身所在的至圣所。至圣所门口垂着那绣上基路伯的幔子,除了一人之外,没有别人可以把它拉开。没有奉命而拉开圣幔,闯犯这至圣所神秘的禁地就是死;因为在赐恩座上面有至圣之神的荣光,这荣光是无人能见而存活的。每年只有一天是特定进至圣所的日子,那天,大祭司畏惧战栗地进到上帝面前,当时有烟云把荣光遮住圣殿的院内,一切都是肃静无声,外面的坛上也没有别的祭司献祭,众人都敬虔静默地跪着,恭求上帝的怜悯。

“他们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鉴戒;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林前10:11)“耶和华在他的圣殿中,全地的人,都当在他面前肃敬静默。”(哈2:20)“耶和华作王,万民当战抖;他坐在二基路伯上,地当摇动。耶和华在锡安为大;他超乎万民之上。他们当称赞他大而可畏的名;他本为圣。”(诗99:1-3)“耶和华的宝座在天上;他的慧眼察看世人。”(诗11:4)“他从至高的圣所,向地观察。”(诗102:19)“从他的居所往外察看地上一切的居民。他是那造成他们众人心的,留意他们一切作为的。”(诗33:14-15)“愿全地都敬畏耶和华;愿世上的居民,都惧怕他。”(诗33:8)

人不能从猜测中找出上帝。我们不要用冒失僭越的手来掀开那遮掩他荣光的幔子。“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罗11:33)他的威权向我们隐藏,正是所以显出他的慈悲;因为我们若掀开他的幔子,就必要死。人类易朽的脑筋,无一能明了这位大能者的居住和行为的种种奥秘。惟有从他所愿意指示的事上,我们可以认识他。我们的理解,必须屈服于更高的威权之下。我们的心思和智慧,必须拜倒于那位说“我是耶和华”的神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