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与自然界相接触

字体:【

“来吧!你我可以往田间去。”

上帝为我们第一代祖先所选的生活环境是最适于他们健康和幸福的。他没有将他们安插在一所宫殿里,也没有以现今世人所逐鹿追求的人造装饰和豪华来包围他们。他使他们得与自然十分接近,能与天上的圣者有密切往来。

那伊甸乐园便是上帝为他儿女所预备的家乡。这是有端庄的灌木和娇艳的花丛,随处显在他们眼前。还有各种树木,多半挂满着香甜的果子;树枝上百鸟唱着清脆赞美的诗歌;树荫下有一切走兽,毫无惊惧地在那里跳跃玩耍。

在园中的亚当和夏娃,心地是完全光明纯洁的,他们爱听园中的声音,爱看园中的景色。上帝派他们在园中“修理看守。”每天的工作,增添他们快乐和康健。到天起凉风,上帝来看他们的时候,这一对快乐的夫妻就欢呼跳跃地迎接上帝。上帝与他们散步谈心,天天教训他们。

上帝对于我们第一代祖先所安排的生活计划,对于我们是有教训的。虽然现今的世界已被罪的黑影所盖,但上帝仍要他的子女在他亲手所造之物中寻快乐。人愈遵循上帝的生活计划,上帝就愈能施行他神妙的手段来救治人类的痛苦。所以患病的人应该多与天然的景物接触。在自然环境之中的野外生活,对于许多羸弱和几乎不能复原的病者,有意想不到的神效。

城市的骚扰喧嚷,和那种繁乱兴奋的不自然的生活,是病者最大的苦闷和烦恼。城市的空气,充满烟尘,含有许多毒质和病菌,于生命颇有危害。那床上的病人,关在四壁之内,几乎觉得自己是在牢狱之中,睁开眼睛只见接连在一起的房屋,拥挤烦乱的街道,和匆忙往来的行人,至于那明媚的阳光,青天白云,以及树木花草,怕连影踪都见不到。在这种终日幽禁的情形之下,他们就要怨病叹苦,累于忧思,以致 病上加病了。

城市生活对于道德观念薄弱的人,尤有莫大的危险,志趣失常和有嗜瘾的病人,住在热闹的地方,时时可受诱惑的侵袭,他们的生活和道德,已被城中的影响破坏了,若求复原,必须改换环境,完全离开一切于他们有害的声色,和一切使他们与上帝隔开的影响,而在纯洁的空气之中过一些时的纯洁生活,好把思想的趋向改变过来。

治病的机关,若能离开闹市的地方则其成绩必更美满,如其可能,凡欲恢复健康的人都应该住在乡间,获野外生活的益处。自然是上帝那里来的神医。那清鲜的空气,融乐的阳光,花草树木,果园,瓜田,都是爽心悦目的。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散步运动,最能怡情养性,增进健康,加添精力。

医师和护士当劝病人多到户外散心。户外的生活,是许多病弱之人的唯一良方。多受兴奋刺激和过于时髦的生活,对于人的德智体三育都是有害的;惟户外的生活,有神秘的功效,能治种种因此而起的病。

那些讨厌了城市生活的病人,日夜所见所闻的,无非是耀目的灯光,和街市上的嘈杂声,一旦得享乡间安静闲逸的快乐,要何等的感激,何等地欣迎呀!当他们坐在阳光之下,见那空旷的野景,吸那花木的清香,胸中是何等地畅快呀!松柏的馥郁,和其他树木的馨香,都能予人以新的生命,都能够提神壮力。

那媚人的乡间生活,对于久病力尽的人,真是增福添寿的仙方。在太阳光中,或树荫底下,那最衰弱的人可以或坐或卧地休憩养神;只要一抬起头,就可以看见那美丽的丛绿,再听那如怨如慕的微风吹声,他们的心灵和身体上面就得着一种甜蜜的舒息和爽快。他们那萎顿的精神重又振作了;衰竭的体力复原了;在不知不觉中他们的心境就和平了;那发热急跳的脉息就渐渐地缓和准常了;病人渐渐强壮,就敢走几步路去采集一些花草──这些花草原是上帝的使者,向地上受痛苦的人传述上帝的慈爱。

对于病人的户外生活,应有相当的计划。应为凡能做事的病人,安排一些轻松有趣的工作;告诉他们这种户外的工作是多么有趣多么有益;劝他多吸清鲜的空气;教他们作深长的呼吸,在呼吸和谈话时,运动腹部的肌肉。这是极有益于他们的教育。

应该把户外运动作为一种施生命所不可少的良药。户外的运动,最有益的莫如种地。要叫病人栽花掘地,管理一块指定的花地,或在果园菜园中操作。他们离了病房。在户外种花或做他种轻松快乐的工作时,就会忘记自己和自己的痛苦了。

病人愈能常在门外,就愈不需人的服事,他的环境愈是愉快,他的痊愈愈有希望。若是终日幽居室中,不论室内是陈设得多么美丽,他的精神总是烦闷抑郁的。若是能在自然美丽之中,举目可见茂盛的花草,侧耳可闻雀鸟的歌声,他的心里就会歌唱与鸟声相合。脑筋和身体上的重担就会卸除;他的思想也振作兴奋起来,更能领略上帝之言的美质。

自然界的优美景色,总有一些是能使病人忘记自身而想到上帝的。他们的周围即列满着上帝的手工,他们的思想就从看得见的事上移到看不见的事上。那林泉胜景,能使他们想起天上的家乡,那里没有什么致病或死亡的事物,一切都是十全十美,没有伤害,没有破坏。

医师和护士应借宇宙间的景物,教病人与上帝认识。那高的树木、花草,都是上帝的手所造的。服侍病人的人,应藉被造之物向他们介绍那造物的主,使他们从一花一木之中都看出上帝爱他儿女的表显。田间的花,空中的鸟,上帝都看顾;人是他照着自己的形像而造的,他必要看顾的。

病人在空旷之地,呼吸清鲜有益的空气,看着上帝手造的景色,这时候,同他们讲在基督里的新生命,读《圣经》中上帝的话,最是适宜,基督的公义之光,能在这时候照入他们那被罪恶所蒙蔽的心。

要使那些在身体和灵性上需要医治的男女得到拯救,须有真正具有基督徒精神的护士和医师,在这种环境之中,用言语和行为把他们引归基督。最要紧的,就是要使他们受到那位最大的医病传道士──耶稣──的势力影响,他是能医肉体,也能医灵性的。要使病人知道救主是何等地慈爱,何等地愿意赦免凡到他面前去认罪的人。

在上面所讲的这种情形之下,许多受苦的人就能随着引导走进永生之道。天上的使者是与地上的人力合作的,要使那病痛的心得到平安、快乐、希望、和激励,于是那病弱的人就可得双重的福气,以致复原。颠簸虚弱的脚步,恢复以前的稳健,暗淡无神的眼睛,重现原有的光芒。绝望的人,便有望了;忧愁的脸上现出笑容;怨叹的呻吟,化成快乐知足的歌声。

人的体力即得复原,就更能信靠基督,这种信心便使他们的灵力也得坚固强壮。良心上觉得罪的赦免,使他们有说不出的平安和快乐。以前被乌云所遮住的基督徒的希望,化为光明了。《圣经》上的话就代他们发表心中的信仰道:“上帝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诗46:1;23:4)“疲乏的,他赐能力,软弱的,他加力量。”(赛4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