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为病人祈祷

字体:【

“出于信心的祷告要救那病人。”

《圣经》说,人要“常常祷告,不可灰心。”(路18:1)其实人愈在精衰力疲,生命好象没有把握的时候,愈会感觉祷告的需要。往往人在健康的时候,天天照常过日子,就忘记了上帝所赐给他们不断的恩赐,想不到去颂赞他的厚爱。但是一到灾病临身的时候,他们就想起上帝来了。到自己的能力不足恃时,人愈觉得他们需要上帝。我们慈悲的上帝,从不弃绝凡是真心恳求他的人。他是我们的避难所──不论在有病的时候,在健康的时候,他都是我们的避难所。

“父亲怎样怜恤他的儿女,耶和华也怎样怜恤敬畏他的人。因为他知道我们的本体,思念我们不过是尘土。”(诗103:13-14)

“愚妄人因自己的过犯和自己的罪孽,便受苦楚。他们心里厌恶各样的食物,就临近死门。”(诗107:17-18)

“于是他们在苦难中哀求耶和华,他从他们的祸患中,拯救他们。他发命医治他们,救他们脱离死亡。”(诗107:19-20)

上帝现在愿意医治患病的人,正如圣灵借着大卫说以上的话时一样。基督现在也与他从前在世界上为人类服务时一样是慈悲的医师。无论是什么病症,无论是什么软弱,在他都有医治的丹方。现在基督的门徒,只要象他从前的门徒一样为病人祈祷,病人就必一样得着痊愈;因为“ 有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我们有圣灵的能力,和信心平稳的保证,是能向上帝要求他所应许的。主应许说我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可16:18)这个应许在现今的时候,仍与使徒时代一样可靠。这原是表明上帝儿女的特权,所以我们要抱着相信的心,来握住其中所包括的一切权力。基督的仆人是基督的工具,借着他们的手,他要施展他的医治之功。我们的本分,就是要凭着我们的信把痛苦患病的人提到上帝面前。我们要教导他们信靠那位大医师。

救主要我们鼓励一切受苦患病灰心的人,叫他们依仗主的大能。凭着信心和祈祷,病房可以变成一个“伯特利”──上帝与人同在之地。做医师和护士的人,都可以在言语和行为方面给病人一个清楚明白的暗示说“上帝在这里,”他是要拯救,不是要毁灭。基督愿意在病房显现他的容貌,使医师和护士的心中满含着他甜蜜的爱。若是侍病者的人生,使基督可以跟着他到病人的床边,那么病人就可以在无形中感觉慈悲的救主是在他身旁。这种感觉对于病人身灵双方健康的恢复,也有很大的影响。

上帝是垂听祷告的。基督曾说道“你们奉我的名求什么,我必成就。”(约14:14)又说“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约12:26)我们只要听他的话做人,那么他一切宝贝的应许都必在我们身上成就。我们本不配得他的恩慈,然而我们既把自己献给他,他就接受我们。凡跟从他的,他必为他们出力,并且借着他们施展他的大能。

怎样的祈祷才能蒙应允

只是我们必须顺从他的吩咐做人,才能要求他的应许实现。诗人大卫说:“我若心里注重罪孽,主必不听。”(诗66:18)若是我们只听他一半的话,用半个心顺从他,那么他的应许也决不为我们成就。

《圣经》上对于为病人特别祷告以求复原一事,确是有话论及的。不过这是一件很郑重的事,非经审慎的考虑,不可冒然而行。有许多人为病人祈祷时,所谓信心,无非是狂妄而已。

有许多人的疾病,是自己荒唐出来的。他们因为不遵守自然的定律,不服从绝对纯洁的生活之理,或在饮食,服饰,以及工作等等的习惯方面疏忽了卫生的律法,疾病就临到他们的身上。往往一种罪恶的行为,乃是身体或脑筋衰弱的原因。这样的人若得了健康的福气,有许多仍执迷不悟地一味干犯上帝的自然和属灵之律,以为上帝既听了祷告,治好了他们,他们就可以依旧毫无约束地继续他们不卫生的举动,放纵他们荒唐的嗜欲。在这种情形下上帝若行出奇事,使他们恢复康健,就无异于鼓励人犯罪了。

教人仰望上帝医治他们的疾病,而不于同时教他们放弃不卫生的举动,这是枉费精力的。若是要在祷告上面得蒙上帝的应允,他们必须先停止作恶,学习行善。他们的环境必须合乎卫生,生活的习惯也当改正。他们必须遵行上帝的律法──自然和属灵的律法。

认罪

人若要我们为他们祈祷,求上帝恢复他们的健康,须先使他们明白干犯上帝的律法──不论自然的律法或属灵的律法──就是罪。人必须认罪悔过,才可以得上帝的赐福。

《圣经》吩咐我们道:“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雅5:16)对凡要求祈祷的人,应该将象这一类的思想贡献给他“ 我们不能识得你的心,也不能明白你所有秘密的事。只有你自己和上帝明白。既是你愿意悔改,你就应该承认你的罪孽。”凡是私下犯的罪孽,当向基督承认,基督是人与上帝之间唯一的中保。《圣经》上说“若有人犯罪,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约壹2:1)犯罪就是冒犯上帝,所以是要靠着基督向他承认的。凡是公开的罪孽,当向公众承认。若是得罪某人,就要向这个人认罪。追求健康的人,若曾说人坏话,搬弄是非,在别人的家里或邻舍之间以及教会里面挑拨分争,惹起不睦,或者行了什么错事使别人陷在罪中,他们就该在上帝面前和所得罪的人面前承认那罪孽。“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1:9)

所有的错误既已理直,我们就可以随着圣灵的指使,向上帝陈明病人的需要,抱着信心,要求他的恩赐。他叫得出每一个人的名字。他照顾每一个人。好象只是为他才把他的爱子牺牲。因为上帝的爱是十分高厚,十分可靠,我们当鼓励病人安心快乐地信靠他。自忧自急容易使人衰弱增病。若是病人能脱出抑郁愁闷的心境,他们的痊愈也就更有希望;因为“耶和华的眼目,看顾敬畏他的人,和仰望他慈爱的人。”(诗33:18)

服从上帝的旨意

为病人祈祷的时候,要知道“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罗8:26)我们不晓得我们所求的恩典,究竟是否于我们有益。所以我们祷告当带着这样的口气:“主呀!你明白心灵中每一秘密,你也认识这些有病的人,耶稣,他们的中保,曾为他们舍命。他爱他们比我们爱他们更甚,所以,如果能荣耀你的名,并使这一些有病的人受惠,我们就奉耶稣的名,求你医好他们。如果是你的旨意不要他们复原,我们也求你的恩惠在他们的痛苦中安抚他们,你的圣容与他们同在,维持他们。”

上帝是在起初就知道末后的。他晓得每一个人的隐事,熟悉一切人的心意。他知道我们所为代求的人,如果生在世上,能否经受所要临到他们的困苦和试炼;也知道他们的生存,对于他们自己和世人究竟是祸是福。因为这个缘故,我们在恳切呼求的时候,应该说:“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路22:42)耶稣在客西马尼园中求,说:“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太26:39)的时候,就加上这一句服从上帝神圣旨意的话。基督是上帝的儿子,犹且以此言为当,我们卑微有罪的人类,岂不更该如此吗?

先把我们所有的企求向我们全智的天“父”陈明,然后以绝对信靠的精神把一切托给他,这便是最合理的办法。我们知道我们若按他的旨意祈求,上帝是听我们的。然而我们以不服从的态度一味强求,这是不对的;我们的祷告须取恳求的格式,不可带命令式的要挟。

有的时候,上帝很明显地使出他的神能使人恢复健康。但是并不是个个病人都得痊愈的。有很多人上帝却容他们在耶稣里安睡了。在拔摩海岛上,上帝吩咐约翰写下道:“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启14:13)从这上面我们看出人若有病不得痊愈,也不可因此被算为缺少信德。

我们都希望我们的祈祷得到迅速而直接的应允,所以遇有应允迟延或不依着我们的意料而成就时,我们便容易觉得灰心失望。然而那全智全能爱我们极甚的上帝,又何必常常按着我们所希望的时候和情形来应允我们的祈祷呢?他所要为我们成就的,要比我们所求的更多更好。既是我们信靠他的智慧和慈爱,我们就不应当要他依顺我们的意思,却宜竭力遵行成全他的意思。我们的希望和旨趣,须在他的旨意之中消失。这种试验我们信心的经历,原是为使我们得益处的。从这些事上,就可以证明我们的信心究竟是否真实诚恳,究竟是专以上帝的话为根据的,还是随时势改变没有一定的。信心是愈用愈坚的。我们须使忍耐有完全的作用,要记得《圣经》中对于凡耐心等候上帝旨意的人有极宝贵的应许。

这些道理不是人人所明白的。许多求上帝治病的人,以为他们的祷告,必须得到一个迅速直接的应允,否则就是他们的信心不足。因为这个缘故,对于那些因病衰弱的人当给以精审的劝导,使他们可以聪明行事。他们不应当不顾他们对于朋友的责任,这些朋友或许比他们后死──也不可忘记用天然的方法恢复健康。

就在这一方面也常有错误的危险。有的人因相信上帝必定听人的祷告治好他们,就不敢作什么表示缺少信心的事。然而他们不可不预先安排身后之事,如同即将辞世之人一般;尤不可怕对他们亲爱的人说些诀别之时所要说的勉励和忠告的话。

救护的方法;圣经的榜样

凡在祈祷中求医治的人,不应当摒弃自己所能施行的救护方法。原来利用上帝所预备的消弭痛苦并帮助自然复原的那些方法,并不是牺牲信心。我们与上帝合作,置自身于最易复原的地位,这并不是打消信心。上帝已使我们明白那生命的原理,这种知识是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是我们所可以应用的。我们应该采取一切有利于治疗的方法,利用一切所有的机会,与自然的定律协力同工,来求疾病的消弭。我们既求了上帝医治病人,就该更加努力,一方面感谢上帝给我们与他合作的权力,一方面求他赐福于他所预备的治病之法。

据《圣经》的话,上帝对于治病方法的使用,也是准许的。以色列王希西家生了病,上帝的先知去报告他要死的消息,他就向上帝呼求,上帝垂听他仆人的呼求,就再送他一个信息,准添他十五年的寿数。上帝未尝不能用一句话立刻把希西家医好,然而他有一定的吩咐说:“当取一块无花果饼来,贴在疮上,王必痊愈。”(赛38:21)

有一次基督用泥土涂在一个瞎子的眼上,吩咐他说:“你往西罗亚池子里去洗,他去一洗,回头就看见了。”(约9:7)那瞎子的看见,完全是那位大医师的能力使然,可是基督也借用自然界简单的方法。他虽不嘉许药物的使用,却未尝不准人用简单的自然之法治病。

我们既为病人祈求上帝的医治,无论结果如何,总不要失去信靠上帝的心,即是万不得已而要我们失去亲人,也只得接受苦杯,要知道那是天父的手拿着放在我们嘴边的。幸而病人得了医治,那么领受这恩典的人就不可忘记自己是与造物主立了新的约,从此要遵守他的生命之律。十个麻疯子得了医治,只有一个回来找耶稣归荣耀给他,我们决不要象那其余的九个,心中不为上帝的恩典感动。“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