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信心的抚摸

字体:【

信心是那伸入广漠无垠的手臂

“我只摸他的衣裳,就必痊愈。”(太9:21)说这句话的人是一个可怜的妇人。她与病魔奋斗已有十二年了,以致生活上感受很大的痛苦。她所有的财产,也因请医买药而用尽了;然而她所得的结果,不过是“无法诊治”而已。但当她听见了那位大”医士”的时候,她的希望又重新振作起来了。她想:“只要我能走近和他谈话,我就得痊愈了。”

那时基督正应了管会堂人睚鲁的请求,到他家里去医治他的女儿。睚鲁诚挚地呼求说:“我的小女儿快要死了,求祢去按手在她身上,使她痊愈,得以活了。”(可5:23)这句话已感动了基督慈悲的心肠,所以他立刻就与睚鲁同去。

他们进行很慢,因为有许多人跟随左右,甚为拥挤。救主在人丛中行过的时候,来到了那病妇所站的地方。她已经试之再三,想要接近救主,但是总被别人挤到后面。现在她的机会到了。她无法与他谈话,也不愿阻碍他那迟缓的进行。但是她曾听见痊愈是因抚摸他的衣裳而来的;并且恐怕失去了唯一的机会,所以便急急赶上一步,心里说:“我只摸他的衣裳,就必痊愈。”

基督明白她脑中一切的思想,所以便向她那边走去。他觉得她那极大的需要,也愿意帮助她去表现信心。

正在他经过的当儿,她便走向前来,只办到轻轻地把基督的衣裳摸了一下。那时她晓得已被治愈。她一生的信心,都放在那一摸上了,于是她的痛苦与软弱,立时全都消灭。她立刻受了一种感觉,好象电流经过身体似的。她觉得身体已经康健了。“她便觉得身上的灾病好了。”(可5:29)

这感恩的妇人,愿意向那位大能的医治者表示谢意;她在这一摸所生的功效,比十二年来许多医士所行的诊治,已经大得多了;但是她不敢前来。她存了感谢的心,正想离开群众。忽然耶稣止步,往周围观看而问道,”摸我的是谁?”

彼得很奇怪地望着基督道:“夫子,众人拥拥挤挤紧靠着你,你还问‘摸我的是谁’吗?”(路8:45)

耶稣说:“总有人摸我,因我觉得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路8:46)他能从群众不轻意的抚摸中,分别信心的抚摸来。一定有人具了深远的目的前来摸他,并且也得着答复了。

基督并非是为求自己晓得起见,才发这个问题。他要借此教训民众,与他的门徒和这妇人。他要以希望来感悟那些痛苦的人。他要表明那治愈的力量,乃是由信心而来的。这妇人的信心,决不能就此过去而不受嘉奖的。上帝必借她那感谢的承认而被荣耀。基督要这妇人明白他赞许她信心的行为。他不愿意她得着一半祝福就去,也不愿她不晓得他是领会她的痛苦,并富有爱心而赞许她这样的行为──就是相信凡来就他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

基督望着那妇人,坚执地要知道谁摸过他。她晓得藏也无用,于是战战兢兢地走到前面,跪在主的脚前。她一面流着感谢的眼泪,一面在众人面前说明她为何要摸他的衣裳,以及怎样立时得以痊愈。她恐怕摸衣服是一桩无礼的行为,但是基督没有发出一个责备的字眼。他所说的都是赞许她的话,是从一个富有慈悲与充满同情的心中而出的。他很温柔地说:“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去吧。”(路8:48)这几句话在她是多么愉快啊。现在她不用因惧怕得罪基督而不敢尽情地快乐一番了。

那些因好奇而紧紧挤在基督身旁的民众,并没有得到伟大的力量。但那有信心而摸他衣裳的病妇,却得了医治。所以凡在属灵的事上,不轻意的接触与有信心的接触,二者是有区别的。单信基督是世界的救主,永远不能使灵性得以痊愈。得救的信心,不单是承认福音的真理就完了。真实的信心,乃是认基督为个人的救主。上帝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世人,叫我因信他而“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当我按基督的吩咐而来就他的时候,我就当相信我接受了他的救恩。现在我过的生活,“是因信上帝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加2:20)

有许多人以为信心乃是一种意见。其实救赎的信心乃是一种交易,凡是接受基督的人,借此得与上帝联合,有了立约的关系。凡人有了活的信心,就有更强的精力和诚挚的信仰,因此借着基督的恩典,便有得胜的能力了。

信心是一个比死更有力的征服者。病人若能受引导以信心注视那位有力的医治者,我们必将看到奇妙的结果。这样,身体和性灵都将得着生命。

在救援一般受恶习惯压制的人之时,与其向他们指出前途的灾祸和失望,倒不如使他们的目光转向耶稣,使他们注意天上的荣耀。用这个方法拯救他们的身体和灵性,要比把一切坟墓的威哧,放在这些可怜失望的人眼前好的多了。

“他便救了我们,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他的怜悯”

有一位百夫长的仆人,患了疯瘫。照罗马风俗,仆人都是奴隶,在街市被人买卖,他们所受的待遇,大概都很苛刻很暴虐的;但是这位百夫长却待他的仆人很和善,十分希望他的病可以复原。百夫长虽没有见过耶稣,可是听别人的报告,他已绝对地相信了耶稣。他深知耶稣有能力医治他仆人的瘫病。虽则当时的犹太人大都专重形式,但是这位罗马的官长却总承认他们的宗教胜于自己的信仰。至于那分隔征服者和被征服者之国家成见和仇隙的界线,他都早已扫除了。他对于上帝的事务,已表示一种尊重的态度;对于敬拜上帝的犹太人,他取了仁爱的对待。他听了别人的报告,就觉得耶稣的教训,确是能适合灵性的需要的教训。他心中所有一切属灵的思想,都与救主的教训相呼应。可是他终觉得自己似乎不配向耶稣求什么,所以他便请犹太长老去求耶稣医治他的仆人。

犹太的长老来把这事告诉耶稣,并求他说:“你给他行这事,是他所配得的;因为他爱我们的百姓,给我们建造会堂。”(路7:4-5)

但是耶稣正是往百夫长家走去的时候,在路上就遇见他差来的几个人说:“主啊!不要劳动;因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路7:6)

救主仍旧往前走,却遇见百夫长亲自来迎接,并说:“我也自以为不配去见你,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我的仆人说:‘你作这事,’他就去作。”(路7:7;太8:8-9)

“我握有罗马的威权,我手下的兵丁都尊重我的威权。你握有至高上帝的威权,所以凡属受造之物无不服从你的命令。你可以吩咐疾病离开,疾病就会听从你。只要你讲一句话,我仆人就能痊愈了。”

基督对他说:“照你的信心,给你成全了。那时他的仆人就好了。”(太8:13)

犹太的长老把百夫长推荐给基督是因为他爱“我们的百姓。”他们说他是“配得的”;因为他“给我们建造会堂。”但是百夫长自己却说:“我不敢当。”不过他也不怕来求耶稣帮助。他不仗自己的好处,只相信救主的慈爱。他唯一的理由,就是他自己的缺少。

每一个罪人来就基督,也是如此。“他便救了我们,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着他的怜悯。”(多3:5)你觉得因为你是罪人,所以就不能希望得着上帝的赐福吗?须知基督到世上来,原是要救罪人。我们在上帝面前没有一样能讨上帝欢喜的。在无论何时我们只有求上帝顾念我们孤苦可怜境况,藉此表示我们实在少不了他的救助。扫除一切依仗自己的心理,才可以望着髑髅地的十字架而说:

“今在十架跟前,望主医我罪病;

我无一样可夸,只夸我主舍命。”

“你们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可9:23)使我们与天庭相连,使我们有力量与黑暗的势力相抗的,就是信心。上帝已在基督里为我预备了方法,制服一切恶性,抵抗一切试探,无论它是多么厉害。但是有许多人因为觉得自己缺少信心,所以就不去与基督接近。来吧,这些卑贱孤苦的人,都该来投诚于救主的恩慈之下。不要看自己,只要看基督。

主在人间之时,既医治患病的人,赶出人身的恶鬼,现在仍不失其为伟大的救主。他曾应许说:“到我这里来的人,我总不丢弃他。”(约6:37)这个应许真如生命树上的叶子,要紧紧地握住它。你们到他面前去的时候,要相信他必接受你们,因为他已这样应许过。你们这样做,就决不致于灭亡──永远不致灭亡。

“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上帝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5:8)

“上帝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上帝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吗?”(罗8:31-32)

“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上帝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8:38-39)

“主啊!你若肯,就必能叫我洁净了。”

在东方所知道的一切疾病之中,最可怕的是麻疯了。它那传染和难治的特性,以及在患者身上的可怕的影响,虽是极勇敢的人,听了也莫不毛发悚然。犹太人看这种病是犯罪的刑罚,故称之为”鞭子”或”上帝的手段”。因为它的毒极深,无法断根,而且是致命的,所以把它看作是罪的表号。

照犹太仪文的律法,患麻疯的人,是算为不洁净的。凡他们所接触的事物,都算是不洁净的。连他们所呼吸的空气,也算是污浊的。所以人患了麻疯,便要象已死的人一样与人类隔绝,凡被人疑为患这个病的人,就须亲自到祭司那里,受他查验断定。如果真的发现患了麻疯,他就必须离开自己的家族,从以色列的会众之间被割除,去与其他同患麻疯的人住在一起。就是官长和君王也逃不出这个规例。如果皇帝患了这可怕的病,那么他也必须放下他的国权,与社会断绝关系。

患麻疯的人,非但要离开自己的亲戚朋友去独自承受这恶疾的咒诅,还得宣布自己所遭遇的灾祸,撕破自己的衣服,口里且要喊着“不洁净,不洁净,”以警告人避免他的污秽。这种呼叫的声音,又是凄切,又是悲惨,足使听者心中自然而然生出恐惧和厌恶。

在基督所服务的区域中,受这种痛苦的人很多。其中有一个人,听见了耶稣的作为,心中的希望和信仰便油然而生。他想只要能到耶稣那里,就可以得治愈了。然而他怎样能找得到耶稣呢?他自顾这样一个永被社会唾弃的人,怎么可以到那位医治者那里去呢?基督肯不肯医治他呢?他不要也像法利赛人和当地的医士一样,反而咒诅他几句,驱逐他快离开人前吗?

他想到以前所听见一切论到耶稣的消息。凡有求于耶稣的人,从没有一个遭拒绝的。于是这困苦的人,就打定了主意要去寻救主。他自己虽不能进城,但也许有一天他可以在山间的路上碰到耶稣,或在他到乡间讲道的时候找到他。困难很大,但这是他唯一的希望。

长大麻疯的人远远地站着,难得有一句话从耶稣口里传入他的耳鼓。他看见耶稣按手在病人身上。他看见瞎子、瘫子、跛足的,和各种患病垂毙的人,都得了健康的恢复,起身赞美上帝的拯救。他的信仰心于是格外坚强起来了。他一步一步地向那听讲的人群走去,越走越近了。律法的禁令,众人的安全,和别人对于他的厌恶和惧怕,他都忘记了。他满心只存着得医治的希望。

他的样子,实在令人生厌。他所患的病,已经深深地侵蚀他的内部,他那腐烂的身体,真是令人不堪侧视。众人看见了他,就急急地都向后退去,吓得彼此相挤,要避免与他接触。有的人想要阻止他走近耶稣,却是徒然。他一点也不看他们的手势,也不听他们的口声。他对于他们那种厌恶他的态度,完全视若无睹。他所看的,只有上帝的儿子,所听见的,不过是赐生命给将死之人的声音。

他抢到基督面前,俯伏在他脚下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太8:2)

耶稣回答他道:“我肯,你洁净了吧。”(太8:3)说着就伸手摸他。

麻疯者身上立刻起了变化。他的血液洁净了,神经灵活了,肌肉坚实了。他那粉白而满着疤痂的皮肤消失了,变成小孩子皮肤的样子。

要是祭司知道医好麻疯者的事实,他们因恨耶稣而或下一种不诚实的判断。耶稣要得一个公正的检验。所以吩咐他不要告诉别人,在关于这个异迹的谣言未曾传开之先,立刻到圣殿里去献礼物。在接受礼物以前,祭司必须在献祭者身上施以检验,以证他是否完全痊愈。

他去受了检查。那以前断定他为麻疯者的祭司,现在也证明他已痊愈了。治愈的人重与家人和社会相见。他觉得康宁的幸福确是极可贵的。他恢复了人的精力,恢复了原有的家庭,他真快乐极了。虽然耶稣警告他不要宣传这事,他却不能隐藏他自己所受医治的事实,欢天喜地到处传扬那位再造他的恩人之能力。

这人到耶稣面前来的时候,“满身是癞。”麻疯的毒,穿贯了他的全身。门徒想阻止耶稣摸他,因为凡与麻疯者接触的人,自己也就不洁净了。但是耶稣按手在麻疯者身上,却并没有受什么沾染,反使那麻疯得了洁净。罪的麻疯病,也是如此──毒深,致命,人的能力不能洗净。“满头疼痛,全心发昏。从脚掌到头顶,没有一处完全的;尽是伤口,青肿,与新打的伤痕。”(赛1:5-6)但是耶稣到世上来住在人间,并不受人类罪恶的沾染。他之在场,就是罪人得医治的能力。凡来俯伏在他脚前抱着信心求他说:“主啊,你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的人,就必听见他的回答道:“我肯,你洁净了吧。”

有的时候,耶稣并不使求的人立刻得着医治。但当这位患麻疯者来请求他时,耶稣就立刻医治了他。我们若求世上的福乐,上帝或者不会立刻应允我们的祈求;或在我们的祈求之外另赐一种东西给我们,但是我们若为脱离罪恶祈求,就没有不立刻蒙允准的。他的旨意就是要洗除我们的罪孽,使我们做他的儿女,使我们能过一种神圣的生活。“基督照我们父上帝的旨意为我们的罪舍己,要救我们脱离这恶的世代。”“我们若照他的旨意求什么,他就听我们;这是我们向他所存坦然无惧的心。既然知道他听我们一切所求的,就知道我们所求于他的无不得着。”(加1:4;约壹5:14-15)

“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

耶稣俯视一般困苦心负重累的人,一般希望心凋蔽的人,和一般想藉世俗的快乐来满足灵性欲望的人,就请他们都来从他那里得安息。

他很和蔼地对一般劳苦的人民说:“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太11:29)

基督这话是对每一个人说的。世上的人,无论自己知道不知道,个个都负着很重的担子,压得力不胜任,只有基督能以卸除。我们所负的最重的担子,就是罪担。如果我们一直背下去,就难免不被压倒。但是那无罪的一位已做了我们的替代。”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赛53:6)

他已担当了我们的罪担,要从我们疲乏的肩上卸去我们的担负,使我们得着安息。忧愁和挂虑的担子,他也必承当。他请我们把一切的忧虑都卸在他肩上;因为他把我们带在心上。

我们人类的“长兄”是坐在永远的宝座旁边。他留心看着每一个转脸向他以他为救主的人。从经验方面他知道人类的软弱,我们的缺少和我们最大的试探;因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来4:15)他是在照顾你这上帝软弱的子民。你受了试探吗?他能救拔你。软弱吗?他会使你坚强。你没有知识吗?他必使你开豁。你受了伤吗?他必医治。耶和华“数点星宿的数目,”却也“医好伤心的人,裹好他们的伤处。”(诗147:4,3)

你无论有什么挂虑,无论受了什么试探,尽可以去向上帝诉说,你的精神要受着鼓励,坚持下去。上帝必替你开路,使你脱出困窘和艰难的罗网。你自己越觉悟自己的软弱无力,就越可以借着主的力量成为刚强。你的担子愈重,就愈可以因有基督的代负而得莫大的安息。

环境或许要使朋友隔绝;汪洋大海,茫茫的白水,或许能使我们与地上的亲友天各一方。但是没有环境,没有距离,能使我们与救主隔开。我们无论到什么地方,他总是在我们的右边,搀扶我们,维持我们,供给我们,鼓励我们。基督对于他所取赎之人的爱,比母亲对孩儿的爱还大。我们有一种特殊的权利,可以在他的爱里得着歇息;可以说,“我要信靠他,因他为我舍命。”

人的爱会改变;可是基督的爱是永不改变的。我们只要求他帮助,他就会伸手救护我们。

“大山可以挪开,小山可以迁移;但我的慈爱必不离开你,我平安的约也不迁移;这是怜恤你的耶和华说的。”(赛5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