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保罗的最后书信

字体:【

保罗从该撒的审判厅回到囚室。他看明自己至多不过得到短暂的缓刑。他知道他的仇敌若不置他于死地,是决不罢休的。但他也知道真理已经得到一次胜利。他既能在那些听他的大群人面前,宣讲一位被钉而复活的救主,这事本身就是一次胜利。那一天已经发动了一种工作,这工作必要扩展加强,是尼禄和其他一切基督的仇敌不能拦阻或破坏的。

使徒的演讲曾为他赢得许多朋友,一些有地位的人也来拜访他。他们把他的祝福看得比皇帝的嘉许更为宝贵。但是在保罗最后考验的日子里,他渴望得到有一位朋友的同情和陪伴。这位朋友就是提摩太。保罗曾派他照看以弗所的教会,所以当保罗最后一次到罗马时,他就留在以弗所。这位青年工人与使徒的感情是在保罗引导他悔改时开始的。他们在传道生涯中一起经受的盼望,危险和劳碌,使他们的友谊加深亲如一人。他们年龄和性格上的差异使他们彼此的友谊和感情更加深厚,更加神圣。保罗热情、奔放、不屈不挠的精神在提摩太温柔,顺从和内向的性格中得到宁静和安慰。这位备受困苦的朋友所给的忠心服事和温柔的爱,曾照亮了使徒生活中许多黑暗的时辰。年轻的提摩太对饱经试炼而孤独的保罗,就像梅兰克吞对路德,像儿子对敬爱的父亲一样。

保罗日复一日地坐在他那幽暗的囚室中,知道只要尼禄说一句话或点一下头,他的性命就保不住了。所以他想念提摩太,并决定差人去请他来。提摩太从小亚细亚到达罗马,在最顺利的条件之下,也需要几个月的功夫,保罗知道自己将不久人世,深怕提摩太来不及赶来见他,或因害怕所面临的危险而犹豫。他有重要的劝告和教训,要传给这个负有那么重大责任的青年;他一方面催促提摩太赶紧到他这里来,一方面将他或许不能面述的遗嘱写出来。保罗对于这个在福音里所生的儿子和他所看管的教会心中充满亲切的关怀,所以设法把提摩太必须忠于他所受神圣委托的重要性印刻在他心中。

保罗写给提摩太的话以同样的能力适用于一切基督的传道人,直到末时:“我在上帝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祂的显现和祂的国度嘱咐你,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

保罗向提摩太这么热诚忠心的人尚且发出这个严肃的劝告,这乃是一个强有力的见证,证明福音使者工作的重要和责任。保罗在无限公义的审判台前,用最有力的语气嘱咐提摩太务要传道,不可传人的虚谈和风俗,而要传上帝的道。要随时准备,一有机会就热心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或在固定时间或有偶然机会,或在大庭广众前,或在私人的场合,或路边传道,或家常会谈,或向朋友,或向仇敌,不论在安全的时候,或遇见困难与危险,侮辱和损失的时候。

提摩太身体虚弱,使徒满有同情和温柔之心,觉得有责任警告他不可疏忽这方面的责任,保罗唯恐提摩太的温良柔和的性情会使他规避一项必须的工作,所以劝他务要忠诚地谴责罪恶,甚至用锐利的言语责备那些犯了严重错误的人,但他必须以“百般的忍耐和各样的教训”来进行这工,他必须显示基督的忍耐和仁爱,用圣经的真理说明并加强他责备的话。

一面恨恶并谴责罪恶,而同时对于罪人显示怜悯和亲切,这是一件不易做到的事。我们自己越热切地努力追求心灵和生活方面的圣洁,我们对于罪恶的认识就必越为敏锐。我们必须谨防,不可对行错事的人过于严厉;同时我们也必须小心,不可忽视罪非常邪恶的本质。我们需要对于犯错误的人显示基督化的忍耐和爱心;但我们也不可对于他们所犯的错误过于容忍,使他们以为自己不该受责备,并以自己所受的责备为不必需和不公正的,因而加以拒绝。

福音使者往往会因宽容犯错误的人而默许罪恶,甚至落到参与罪恶的地步。这些福音使者的品格本来是可以无可指摘的。他们这样做,就是原谅并文饰上帝所谴责的罪恶;过了一段时间,他们竟会发展到完全盲目的地步,甚至称赞上帝所要他们责备的人。防止这些危险的唯一保障就是有了忍耐还要加上虔敬——尊敬上帝,祂的品德和祂的律法,在祂面前常存敬畏的心。借着与上帝交通,借着祷告和读经,我们可以培育起上帝品格圣洁的感觉,使我们像上帝那样对待罪恶。

有虔敬就会有爱弟兄的心。没有虔敬也就不会有爱弟兄的心。一个人若不正当地宽容上帝所谴责的人,他的道德观念就必趋于迟钝,不久他便要犯更大的罪,以严厉苛刻的手段对待上帝所悦纳的人。真实基督徒的正直和忠诚,在未曾献身的人有偏见的眼光看来,似乎是应该指责的。许多自称为基督徒并认为自己有资格教导别人的人,由于矜夸属世的智慧,轻视圣灵的感动,并厌弃圣经纯朴的真理,就渐渐转离上帝的诫命。保罗对提摩太说:“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

保罗在这里所提到的并不是那些公开反对宗教的人,而是那些自称是基督徒,却同时依从自己心意而成为自己情欲奴隶的人,他们“随从自己的情欲,”只愿听那些不谴责他们的罪恶,不反对他们追求宴乐生活的道理。基督忠心的仆人所讲直率坦白的话触犯了他们;而称赞他们,谄媚他们的教师,他们却大为欢迎。甚至在自称为传道的人中间,有许多人只传讲人的意见,而不传讲上帝的圣言。他们掩耳不听真道。

上帝已经在圣经中对他们说话,他们却不听,因上帝的话谴责了他们的行为。上帝在圣洁的十诫中给了我们一个人生的标准。这个基督所宣布一点一划也不能改变的律法必要在人类身上保持它的权威,直到末时,作为信徒生活的准则和罪人定罪的依据。基督来到世上是要使律法为大为尊。他说明这律法是以爱上帝和爱人的大原则为基础的,顺从它的律例乃是人所当尽的本分。他在自己的生活上留下顺从上帝律法的榜样。他在山边宝训中说明律法的要求如何超越外表的行为,如何涉及内心的思想和意志。人若顺从律法,就必“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情欲,在今世自守,公义,敬虔度日。”(多2:12)

但那“众善的仇敌”已经把世界掳去,引诱世人违背上帝的律法。正如保罗所预见的,许多人已经离弃圣经中简明而触及人心的真理,耳朵发痒,去偏向那些传讲他们所爱听之荒渺言语的师傅。这些师傅把第四条诫命践踏脚下,不尊重上帝所赐福成圣的日子,反而尊崇上帝所没有下令休息的日子。罗马教和改正教都不遵守上帝所赐福而分别为圣的日子,而遵守每周的第一日为圣日,其尊严完全出于罗马教皇即那“大罪人”的权威。这样,世界的创造主受了侮辱,而撒但则欢庆自己计谋的成功。

上帝的律法越受轻视,人们就越厌恶真的宗教敬虔,越为自夸狂傲,喜爱宴乐,违背父母,任意妄为;各处的有心人士不禁焦急发问:我们能作什么来纠正这些惊人的邪恶呢?在保罗给提摩太的训言中可以找到答案,就是“传道”。在圣经中我们能找到唯一可靠的行为准则。圣经是上帝旨意的传真,是上帝智慧的表达。它使人明白人生的大问题;对于一切听它训词的人,它必成为正确的向导,使他们不致在错误的地方耗费精力,虚度此生。上帝已经显示祂的旨意。人若怀疑祂的话,岂非愚妄?在无穷智慧的主发言之后,就不能有疑难的问题还待人来解决,也不能有什么未定的局面还待人去整顿。所要他作的,只是坦诚并热切地遵循上帝明白的旨意。服从上帝,乃是理智和良心的最高指示。凡选择听从别的声音引导的人,必偏向并且相信荒渺的言语。到了上帝的大日,他们必蒙受永远的损失。

保罗继续嘱咐说:“你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作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保罗快要跑完他所“当跑的路”,所以他希望提摩太继承他的工作,保卫教会脱离仇敌那足以引诱他们偏离纯正福音的种种荒渺的言语和异端。保罗劝诫他务要规避一切足以拦阻他完全献己为上帝作工的属世的事业和牵累;务要以愉快的心情忍受他的忠心所引起的反对,辱骂和逼迫;并要用尽方法为基督所为之死的人造福;以尽他传道的职分。

保罗从来不怕在世人面前承认基督或以此为耻。他没有丝毫的疑惑。在一切环境中他都毫不犹疑地站在正义一边。他自己的生活乃是他所教导之真理的例证,他的能力就在于此。责任的声音在他听来就是上帝的声音。他心中坚持真理的原则,并在世人面前毫无畏惧地维护这些原则。他的心充满了深切的责任感;他与那作为公义,怜爱和真理之泉源的主保持不断的亲密交通。他坚守十字架为他成功的唯一保证。救主的爱乃是他不变的动机。这爱支持了他,使他在与自我和撒但权势斗争,与属灵的邪恶挣扎中占上风,并在为基督服务时,能冒着世人的敌视、仇敌的反对和自己软弱的重担奋勇前进。

教会在现今危险的日子中所需要的乃是大队工人,就像保罗一样已经造就自己在上帝的事上有深切的经验,并心中充满恳挚与热诚的有用工人。教会需要一班圣洁和牺牲的工人;需要不规避试炼不惧怕负责的工人;需要勇敢真诚的工人;需要有基督在心里“成了有荣耀的盼望”的工人;需要嘴唇沾过圣火愿意传道的工人。正因教会缺少这样的工人,所以上帝的圣工衰弱无力,种种严重的异端像致命的毒物一样,败坏德行,挫折了大部分人类的希望。

当忠心尽职而年力已衰的执掌真理旗帜的勇士,为真理献上他们的性命时,有谁前来接替他们的位置呢?我们的青年人是否愿意从他们的父老手中接受这神圣的委托呢?他们是否准备补充因忠心使者之死而留下的空缺?在蛊惑青年的私心和野心的刺激之下,有谁注意到保罗的遗嘱,聆听本分的召唤呢?

保罗以向几个弟兄致个人的问候来结束他的这一封信。他重新急切地嘱咐提摩太尽可能地在冬天以前赶到他那里。他提到自己的孤寂无伴,因为有几个朋友遗弃了他。他又因工作的需要差派了其他的人出去。保罗唯恐提摩太迟迟不来,又怕以弗所的教会需要提摩太的工作,不肯放行,所以他说明自己已经打发推基古去代替提摩太的位置。接着他提出了感人的请求:“我在特罗亚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你来的时候可以带来,那些书也要带来,更要紧的是那些皮卷。”保罗第二次是突然被捕匆匆押走的,所以没有机会带书和皮卷甚至外衣。现在冬天快到,他知道自己在潮湿的牢狱中将要受寒。他没有钱再买一件外衣。他知道自己随时都可能殉身。凭着他素常的忘我精神,唯恐给教会增加负担,他希望不要为他有什么花费。

保罗在述说自己在尼禄面前受审的情形,他弟兄的遗弃,守约之上帝的恩典如何支持,并向他忠心的同工们问候之后,便结束他的书信,把亲爱的提摩太交托与牧长基督的保护。在祂手下作牧人的虽然仆倒,祂必依然看顾祂的羊群和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