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亚波罗在哥林多

字体:【

保罗离开哥林多之后,便把以弗所为他的下一个工作园地。那时他正要往耶路撒冷参加即将届临的节期;所以他在以弗所的逗留势必较为短暂。他在会堂和犹太人辩道,结果留下很好的印象,甚至他们要求他留在那里继续工作。他因打算去耶路撒冷,所以不能久留,但他答应回来时再去他们那儿。百基拉和亚居拉曾和保罗一同到以弗所,他就留他们在那里继续他所开始的工作。

约在此时,有一个出生在亚历山大的犹太人亚波罗来到以弗所。他曾受过高深的希腊文化的教育,是一个学者和演说家。他曾听过施洗约翰的讲道,受过悔改的洗礼,所以他是一个活的见证,说明那位先知的工作没有归于徒然。亚波罗充分研究了预言,最能讲解圣经。根据他所得到的亮光,公开宣扬他对基督的信仰。

亚居拉和百基拉也来听他讲道,他们看出他的教训还不全面。他还没有充分了解基督的使命,祂的复活和升天,以及祂升天后委派保惠师圣灵下来与祂子民同在的工作。于是他们把亚波罗请来。这位受过教育的演说家又惊又喜,满心感激地接受了他们的指教。由于他们的指教,亚波罗对于圣经就得到更清楚的认识。成了基督教会最有力的捍卫者之一。这位学识渊博的学者和杰出的演说家,就是这样向一对从事卑微的制帐棚工作的基督徒,更加全面地学习主的道。

亚波罗既已更充分地认识了基督的道,就急于往哥林多去。于是以弗所的弟兄们写信给哥林多的信徒,请他们接待他为一位与教会完全一致的教师。他到了哥林多,对那些拒绝保罗所传之真理的犹太人作工。他或公开讲道,或私下作工,挨家挨户与他们讲论,告诉他们预言中的基督就是保罗所传的耶稣,他们指望另一个弥赛亚注定要落空的。保罗曾撒播真理的种子,亚波罗则予以浇灌。亚波罗支持保罗的传道工作,这等于给这位大使徒过去在他们中间的工作下了良好的结论。

亚波罗在传福音的工作上所取得的成就使一些信徒说他的功劳比保罗更高。其实在推进圣工时,亚波罗和保罗是完全和谐的。这种拿人来衡量的精神使真理的发展遭受到很大的阻碍,保罗曾特意用最简单的方法向哥林多人阐明福音。在雅典时,保罗曾用学问和口才吸引他的听众,结果是令人失望的了。所以他决定在哥林多采取一种完全不同的方法,他在那里宣讲清楚简明的真理,不用属世的智慧,专门传基督和祂到世上来的使命。亚波罗的滔滔口才,和他所显示的学识,却被听众用来与保罗刻意朴实无华的讲道进行比较。

许多人声称自己归亚波罗领导,而另一些人则说自己喜欢保罗的工作。撒但就利用哥林多教会中这些想象中的分歧。有些人称亚波罗为领袖,有些则说自己归保罗,也有些人说自己归彼得。保罗在努力建立基督教会的时候,就是这样不仅遇到教外而且受到教内斗争和试炼。

在一些犹太教师的影响下,分歧开始产生。这些教师劝悔改信主的人要在受割礼的事上遵守仪文的律法。他们依然声称血统上的犹太人乃是被高举有特权的亚伯拉罕子孙,要承受赐给亚伯拉罕的一切应许。他们真心认为他们既采取了这种介乎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中间立场,就能成功地去除基督教身上的耻辱,吸引大批的犹太人。

他们为自己反对保罗的立场辩护,说保罗接受未受割礼的外邦人进入教会,使得接受基督教的犹太人比不上外邦人多。他们就是这样原谅自己反对上帝所承认的仆人慎思熟虑的工作成果。

他们不肯承认基督的工作是包括全世界的,他们声称祂只是希伯来人的救主;所以他们主张外邦人应当先受割礼才能享受基督教的特权。

在耶路撒冷会议就这个问题做出决定,以后许多人虽然不进一步反对,却仍坚持自己的立场。耶路撒冷会议当时曾决定,来自犹太人的信徒,如果愿意,可以遵守摩西律法的仪式,但却不得勉强外邦信徒这么做。反对派利用了这一点,竭力鼓吹遵守仪文律法和不遵守仪文律法的区别,主张后者比前者要离开上帝远一些。

保罗义愤填膺,发出了责备的声音:“你们若受割礼,基督就与你们无益了。”(加5:2)那些主张不受割礼,基督教就没有益处的人是在与使徒作对。保罗在他所建立所访问的每一个教会,如耶路撒冷,安提阿,加拉太,哥林多,以弗所和罗马都要遇见这等人。上帝催促他从事传扬基督和祂被钉十架的伟大工作。受割礼不受割礼算不得什么,这些犹太人把保罗看作是叛教者,认为他拆除上帝在以色列人和外邦人之间所建立起来的隔墙。他们前往保罗组织起来的每一个教会,制造分裂,他们抱着为求目的不择手段的宗旨,散布谎言诬篾保罗,尽力破坏他的声誉。由于保罗在访问众教会的时候,受到这些热心而不择手段的反对者步步追逼,以致许多人不信任他,甚至藐视他的工作。

这些因仪文律法而造成的争端,以及传基督道理的传道人之间在比功劳,使保罗十分忧虑,工作也更艰难。在写给哥林多人的书信中,他对他们谈到了后一个问题:

“弟兄们,我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劝你们都说一样的话。你们中间也不可分党,只要一心一意彼此相合。因为革来氏家里的人,曾对我提起弟兄们来,说你们中间有纷争,我的意思就是你们各人说,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亚波罗的,我是属矶法的,我是属基督的。基督是分开的吗?保罗为你们钉了十字架吗?你们是奉保罗的名受了洗吗?”

保罗还解释了他在他中间的工作方法。“弟兄们,我从前对你们说话,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得把你们当作属肉体的,在基督里为婴孩的。我是用奶喂你们,没用饭喂你们。那时你们不能吃,就是如今还是不能。你们仍是属肉体的,因为在你们中间有嫉妒纷争,这岂不是属乎肉体,照着世人的样子行吗?”

保罗就是这样向他们说明,他在他们中间时,不能把他们当作在属灵生活的经验和敬虔的奥秘上有经验的人来对他们说话。不管他们在属世的知识上有多聪明,可是他们在认识基督的知识上还只是婴孩。他的工作乃是要教导他们掌握基督信仰的基本原理。他撒下种子,而别人必须予以浇灌。那些接替保罗工作的人必须继续推进他所开创的工作,根据教会的程度传讲合时的属灵亮光和知识。

当他来到他们中间的时候,他们还没有体验过得救之道,所以他不得不从最简单的方式传扬真理。他们属肉体的心还不能识别上帝的神圣启示,他们还不明白上帝能力的显示。保罗以他们为一班未曾体验上帝改变人心之能力的人来教训他们。他们是属于肉体的,不能领会救恩的奥秘;因为属灵的事只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他知道他的听众中有许多自以为是,固守世人所倡导的学说;也有一些人提倡虚伪的神学体系。他们盲目地摸索,希望在大自然中找一些东西来反对圣经所启示属天永恒的生命。

他知道必有一些批评家设法反驳基督教对于上帝所启示之真道的解释,而且怀疑派也必讽刺嘲笑基督的福音。他看出自己必须很审慎地宣讲他所打算教导的真理。真正的基督教是一种进步的宗教。它会不断发出亮光和福惠,而那些接受基督教真理的人必会得到更大的亮光和福惠。只有基督福音启迪人心的感化力和上帝使人成圣的恩典,才能改变属肉体的心使之与属灵的事物和谐一致。

保罗不敢直接责备一般荒淫的人,或说明他们的罪在一位圣洁的上帝看来是多么可惜。作为一名智慧的导师,他的工作是向他说明人生的真宗旨,并设法将大教师基督所讲的教训铭刻在他们心上。这些教训一被人接受,就会把人从世俗和罪恶之中提高到纯洁和公义的境地。必须通过在属天事物的知识上不断的进步,使属灵的感官成熟起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学会欣赏属灵的事物,让圣经的每一条教训闪光如无价的宝石。

使徒特别强调实践的敬虔,以及那些想要在上帝国里有份的人们必须达到的圣洁。他渴望福音的亮光能射入他们黑暗的心灵。使他们看出自己淫荡的行为在上帝眼中是多么可憎。因此,保罗在他们中间所传的教训就是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他尽力向他们指出;他们必须以那救恩的奇妙真理为他们最大的喜乐。这救恩乃是因向上帝悔改并信靠主耶稣基督而来的。

哲学家转眼不看救恩的亮光,因为这光使他所引以自豪的学说显为平淡无奇;贪爱世俗的人不肯接受福音的真理,因为这真理要他放弃属世的偶像。保罗指出,世人必须先认识基督的品德,然后才能爱,并凭信心仰望十字架。那将作为得赎之民千秋万代的科学和诗歌的题目,必须以此为出发点。唯有在十字架的光照之下才能看出一个人的真正价值。

上帝恩典提炼人的能力足以改变人的性情。属肉体的人是不羡慕天国的。他们不圣洁的本性,对于那一个纯洁圣善的地方,不感一点兴趣;所以即或他们能进去的话,他们在那里也不会找到合他们口味的事。因此那些控制属血气之心的本性必须先被基督的恩典所控制,只有这样,堕落的人类才能有资格进入天国与圣洁的天使交往。当一个人向罪恶死了,并在基督里面得着新生命的时候,他的心就要充满上帝的爱;他的意识要成为圣洁,他要畅饮于那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喜乐和知识的泉源,永恒白昼的光辉必要照耀在他的道路之上,因为他常有生命之光与他同在。

保罗曾设法使哥林多的弟兄明白:他和那些与他同工的传道人不过是上帝所差遣去教导真理的人。而且大家所作的都是天父所要派的同一个工作,所以大家都一样需要依靠上帝才能成功。“有说,我是属保罗的;有说,我是属亚波罗的;这些不是你们和世人一样吗?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无非是执事,照主所赐给他们各人的,引导你们相信。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上帝叫他生长。”

传道人若能认识到自己是上帝的仆人,就会积极勤劳,坚持不懈地履行自己的职责,专心寻求主的荣耀。上帝分派给祂的使者各自的工作。恩赐虽有不同,但大家都必须通力合作,推进救灵大工。他们只是上帝恩典和能力的器皿而已。

保罗说:“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上帝。栽种的和浇灌的,都是一样,但将来各人要照自己的工夫得自己的赏赐。因为我们是与上帝同工的,你们是上帝所耕种的田地,所建造的房屋。”基督真理的教师自己必须亲近十字架,才能把罪人带到十字架跟前。他的工作应该是传扬基督,尽力避免吸引人注意自己,以致阻碍成圣的真理,影响真理救人的能力。

信徒若依附某一个他们所喜欢的传道人,甚至不愿意接受并受惠于另一个传道人的工作,这就证明在教会中接受圣经真理的人并没有因真理而成圣。上帝所给予祂教会的帮助,不是根据他们的爱好,而是根据他们的需要;因为人的眼光都是短浅的,看不出什么是对自己最有益的,况且很少有一个传道人具有全备的资格,足以使一个教会达到基督道理一切的要求。因此上帝要一个一个地派来其他的传道人,每一个人都有一些别人所没有的优点。

教会应以感恩的心情接待这些基督的仆人,犹如接待基督一样。他们应当尽量从这些传道人所传讲圣经的教训中得帮助。我们应当谦虚地领受并欣赏传道人所带来的真理,但万不可以传道人为特别偏爱和崇拜的对象。

在使徒时代有一些人自称相信基督,但又不肯对祂的使者表示应有的尊重。他们声称自己决不跟任何地上的教师,却直接领受基督的教导,不需要福音使者的帮助。他们有一种个人主义的精神,不服从教会的权威。有一些人则声称自己是属保罗的,并把保罗和彼得进行比较,说彼得比不上保罗。还有一些人说亚波罗在谈吐和口才上远远超过保罗。又有一些人以彼得为他们的领袖。他们坚持说,彼得乃是救主在世时与祂最接近的,而保罗曾经逼迫信徒。这种纷争结党的精神会给基督教会带来毁灭性的危害。

保罗和亚波罗是完全一致的。亚波罗因哥林多教会中发生的纷争大为失望,深为愁烦。他没有趁机利用一些人对他所表示的拥护,而鼓励他们这样作,却速即离开那纠纷的场所。后来当保罗劝他回去访问哥林多时,他却不肯前往,直到很久以后在教会达到较为健全的属灵程度时,他才回那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