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卫到基督

书籍目录
第一篇 由盛而衰
第01章 所罗门
第02章 建造圣殿
第03章 强盛中的高傲
第04章 违命的结果
第05章 所罗门的悔改
第06章 国家的分裂
第07章 耶罗波安
第08章 举国背道
第二篇 北国众先知
第09章 提斯比人以利亚
第10章 严正的谴责
第11章 迦密山
第12章 从耶斯列到何烈山
第13章 “你在这里做什么?
第14章 以利亚的心志能力
第15章 约沙法
第16章 亚哈家的败亡
第17章 以利沙蒙召
第18章 治好耶利哥的水
第19章 和平的先知
第20章 乃缦
第21章 以利沙晚年的服务
第22章 “这尼尼微大城”
第23章 亚述的掳掠
第24章 “因无知识而灭亡”
第三篇 “传义道的”
第25章 以赛亚蒙召
第26章 “看哪,你们的上帝
第27章 亚哈斯
第28章 希西家
第29章 来自巴比伦的使节
第30章 脱离亚述人的手
第31章 外邦人的希望
第四篇 通国遭报
第32章 玛拿西与约西亚
第33章 律法书
第34章 耶利米
第35章 迫临的厄运
第36章 最后的犹大王
第37章 被掳到巴比伦
第38章 黑暗中透露光明
第五篇 寄居外邦
第39章 在巴比伦的宫廷中
第40章 尼布甲尼撒的异梦
第41章 在火窑中
第42章 真正的伟大
第43章 冥冥中的守望者
第44章 在狮子坑中
第六篇 流亡以后
第45章 归回故土
第46章 “上帝的先知……帮
第47章 约书亚与天使
第48章 “不是依靠势力,不
第49章 在王后以斯帖的时代
第50章 作祭司和文士的以斯
第51章 属灵的奋兴
第52章 善用机会的人
第53章 修造城墙的人
第54章 对于勒索的谴责
第55章 外邦人的阴谋
第56章 领受上帝律法的训诲
第57章 改革运动
第七篇 黄昏之光
第58章 拯救者的来临
第59章 “以色列家”
第60章 荣耀的远景

第16章 亚哈家的败亡

字体:【

(本章根据:王上21:;王下1:)

耶洗别起初在亚哈身上所发挥的恶影响,一直到王的晚年仍无改变,以致在可耻和残暴的行为上所结的恶果,竟是圣史上罕有匹敌的。“从来没有像亚哈的,因他自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受了王后耶洗别的耸动。”

亚哈天性贪得无厌,又因耶洗别的怂恿及支持他的恶行,所以便随从自己恶心的唆使而行,直到完全被自私的精神所控制。他不能容忍人违背他的意愿;凡他所想要的东西,他总觉得是分所应得的。

这种支配亚哈而不幸影响到他以后各继承者治下之国运的特性,可以在以利亚还作以色列先知时所发生的一件事情上显明出来。耶斯列人拿伯有一个葡萄园,靠近亚哈的王宫。亚哈一心想得这个葡萄园;他建议购买或用另一片地来交换。他对拿伯说:“你将你的葡萄园给我作菜园,因为是靠近我的宫;我就把更好的葡萄园换给你,或是你要银子,我就按着价值给你。”

拿伯非常重视自己的葡萄园;因为这是他祖先所传留下来的,所以他不肯出让。他对亚哈说:“我敬畏耶和华,万不敢将我先人留下的产业给你。”根据利未记所载的律例,任何田地都不得以出卖或交换的方式永久让渡给人;每一个以色列人都必须“各守各祖宗支派的产业。”(民36:7)

拿伯的拒绝使这个自私的国王大为不悦。“亚哈因耶斯列人拿伯说:我不敢将我先人留下的产业给你,就闷闷不乐的回宫,躺在床上,转脸向内,也不吃饭。”

耶洗别不久得知详细情形,她因有人竟敢拒绝王的要求而大为愤怒,便告诉亚哈不必忧愁。她说:“你现在是治理以色列国不是?只管起来,心里畅畅快快的吃饭;我必将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园给你。”

亚哈既不管他妻子用什么手段来达成预期的目的,而耶洗别也就立时进行她那恶毒的计谋。她假托亚哈的名写信,用王的印印上,送给那些与拿伯同城居住的长老贵胄,说:“你们当宣告禁食,叫拿伯坐在民间的高位上;又叫两个匪徒坐在拿伯对面,作见证告他说:你谤渎上帝和王了。随后就把他拉出去用石头打死。”

这个命令被遵办了。“那些与拿伯同城居住的长老贵胄,得了耶洗别的信,就照信而行。”于是耶洗别去见王,叫他起来,去得那葡萄园。亚哈不顾后果如何,只是盲目地随从王后的计谋,下去要得他所贪爱的产业。

王用欺诈和流血的手段所得的产业,不会被准予享受而不加谴责。“耶和华的话临到提斯比人以利亚说:你起来,去见住撒玛利亚的以色列王亚哈;他下去要得拿伯的葡萄园,现今正在那园里。你要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你杀了人,又得他的产业吗?”主又指示以利亚去宣布一项可怕的刑罚降在亚哈身上。

先知急忙去履行神圣的命令。这个犯罪的君王在葡萄园里面对面遇见耶和华的严厉信使,就不禁以恐惧战兢的声音说:“我仇敌啊,你找到我吗?”

主的信使毫不迟疑地回答说:“我找到你了;因为你卖了自己,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耶和华说:我必使灾祸临到你,将你除尽。”毫无怜悯彰显,亚哈的家必全然除尽。主借他仆人宣布说:“我必使你的家像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的家,又像亚希雅的儿子巴沙的家,因为你惹我发怒,又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

主又论到耶洗别说:“狗在耶斯列的外廓,必吃耶洗别的肉。凡属亚哈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鸟吃。”

王听见这可怕的信息,就撕裂衣服,禁食,身穿麻布,睡卧也穿着麻布,并且缓缓而行。

“耶和华的话临到提斯比人以利亚,说:亚哈在我面前这样自卑,你看见了吗?因他在我面前自卑,他还在世的时候,我不降这祸;到他儿子的时候,我必降这祸与他的家。”

这事以后不到三年,亚哈王死在亚兰人的手里。承继他王位的亚哈谢“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效法他的父母,又行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事。”他“侍奉敬拜巴力,惹耶和华以色列上帝的怒气。”(王上22:52-53)像他父亲亚哈所行的一样。但这个大逆不道之王所犯的罪随即受到了刑罚。他与摩押人经过一场苦战,然后又遭遇意外,生命垂危,证明上帝的忿怒已临到他身上。

亚哈谢“从楼上的栏杆里掉下来,”受了重伤,深恐可能因此丧命,所以差遣他的使者去问以革伦的神巴力西卜,要知道他能好不能好。当时人们以为以革伦的神能借着它的祭司,指示有关将来之事的讯息。很多的人都去求问它;但是它所说的预言和所给的指示,都是从黑暗之君那里来的。

亚哈谢的臣仆遇见了一位神人,指示他们回到王那里去告诉他这个信息:“你们去问以革伦神巴力西卜,岂因以色列中没有上帝吗?所以耶和华如此说:你必不下你所上的床,必定要死。”先知传达了这个信息就离去了。

这些惊奇的臣仆急忙回到王那里,将神人的话向王复述一遍。王问道:“(他)是怎样的人?”他们回答说:“他身穿毛衣,腰束皮带。”亚哈谢惊呼说:“这必是提斯比人以利亚!”他知道如果他仆人所遇见的陌生人真是以利亚,那么所宣布的厄运必要应验。他切望尽可能地避免那即将临到的刑罚,所以决定派人去见先知。

亚哈谢两次派兵去恫吓先知,上帝两次用刑罚降怒在他们身上。第三队兵士在上帝面前自卑;当他们的五十夫长行近主的信使时,他“双膝跪在以利亚面前,哀求他说:神人哪,愿我的性命和你这五十个仆人的性命,在你眼前看为宝贵。”

“耶和华的使者对以利亚说:你同着他下去,不要怕他。以利亚就起来,同着他下去见王。对王说:耶和华如此说,你差人去问以革伦神巴力西卜。岂因以色列中没有上帝可以求问吗?所以你必不下所上的床,必定要死。”

亚哈谢在他父亲作王的时候,已经亲眼见过至高者奇妙的作为。他曾看到上帝赐予背道的以色列许多可怕的凭据,显明他如何看待那些废弃他津法之约束要求的人。亚哈谢所行的竟如以这些严重的事实为无稽之谈一般。他不但不在上帝面前谦心自卑,反而随从巴力,最后竟敢作出这件最大胆的亵渎行为。他继续悖逆,不肯悔改,亚哈谢果然死了,“正如耶和华借以利亚所说的话。”

在亚哈谢王犯罪遭报的经历中,含有一个若加以轻视则难免不受惩罚的警告。世人今日也许不敬拜异教的假神,但千万人却在撒但的神龛之前敬拜,正如以色列王所作的一样。拜偶像的风气在今日的世界上甚为流行,虽然在科学与教育的影响之下,但它所采取的形式,却较比亚哈谢求问以革伦神的时候更为优雅动人。每天都加添了可悲的证据,显明人们对于“先知更确的预言”所存的信心正逐渐减退,那取而代之的迷信和撒但的邪术却迷惑了许多人的思想。

今日邪教敬拜的秘密祭仪已被招魂术灵媒的秘密社团和降神会,以及所行暗昧与神奇的事所取代了。千千万万不肯接受从上帝圣言中或借圣灵而来之亮光的人,却都热切地接受了这些灵媒所显露的事。相信招魂术的人可能会说一些嘲笑古代术士的话,但当他们屈从那大骗子在另一种方式之下所进行的诡计时,他就发出胜利的笑声来了。

有许多人一想到去求问灵媒就惊骇而畏缩,殊不知他们却被招魂术更悦目的形式所吸引了。其他的人则被所谓“基督科学”(美国的一个宗派)的教义、通神学,和其他东方宗教的秘传所引诱而误入歧途了。

几乎每一种招魂术的倡导者都宣称自己有医治之能。他们把这种能力归因于电学、磁学和所谓“催眠治疗”,或人类心中的潜力。甚至在现今基督教的时代,许多人不但不倚靠永生上帝的能力与有资格之医师的技术,反而去求助于这些医病者。作母亲的守在孩子的病床旁边,哀叹道:“我再不能作什么了。有没有什么医师能治愈我的孩子呢?”有人告诉她某一具有神视力或磁力医病者所施行奇妙的治疗,于是她就将她所疼爱的孩子交给他去治理,而事实上她无异是将孩子交在那如同站在她旁边的撒但的手中一样。在很多实例之中,孩子将来的生活竟为撒但的能力所控制,而这种能力似乎是无法摆脱的。

上帝不喜悦亚哈谢的恶行乃是有原因的。他为要赢得以色列民的心,鼓舞他们对于他的信任,还有什么没有作的事呢?他曾多年向他的子民显示无比的慈爱。他从起初就表明自己“喜悦住在世人之间。”(箴8:31)他曾作一切诚心寻求他的人“随时的帮助。”然而这时以色列王却转离上帝,而去求他子民最恶劣的仇敌的帮助,这无异乎是向异教徒声明:他信任他们的偶像过于天上的上帝。照样,当男男女女转离能力和智慧的源头,而去从黑暗的权势求取帮助或指导时,他们也就是侮辱了他。如果上帝因亚哈谢的行为而动了怒,那么,他将要怎样对待那些得了更大亮光而仍愿随从相同行径的人呢?

那些沉迷于撒但邪术之中的人,可能自夸已经得到很大的裨益;但这是否就证明他们的行动乃是聪明而安全的呢?即使生命得以延长,那又算得什么呢?即使得到今生的利益,那又算得什么呢?到了最后,违犯上帝的旨意究竟是否合算呢?像这一切表面上的利益,终必证明为无可补偿的损失。我们破坏上帝所建立保卫他子民脱离撒但权势的任何一个保障,决不至不受惩罚的。

亚哈谢既无子嗣,于是就由他的兄弟约兰继续他作十个支派的王十二年。在这些年间,他的母亲耶洗别仍然在世,她继续在国事上发挥她那邪恶的影响。许多百姓仍然随从拜偶像的风俗。约兰自己也“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但不致像他父母所行的,因为除掉他父所造巴力的柱像。然而他贴近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总不离开。”(王下3:2-3)

在约兰治理以色列期间,约沙法去世了,由约沙法的儿子,名字也叫约兰,接续他作犹大的王。犹大王约兰由于与亚哈和耶洗别的女儿结婚,因此与以色列王颇为亲密;他在作王的时候竟随从巴力,“与亚哈家一样。”“他又在犹大诸山建筑邱坛,使耶路撒冷的居民行邪淫,诱惑犹大人。”(代下21:6,11)

主并未听任犹大王继续他那可怕的背道行为而不予谴责。那时先知以利亚尚未被接升天,而犹大国既随从那使北国濒于败亡之边缘的同样行径,他就不能保持缄默了。先知写信给犹大王约兰,那恶王在信中读到可怕的话说:“耶和华你祖大卫的上帝如此说:因你不行你父约沙法和犹大王亚撒的道,乃行以色列诸王的道,使犹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行邪淫,像亚哈家一样,又杀了你父家比你好的诸兄弟;故此耶和华降大灾与你的百姓,和你的妻子、儿女,并你一切所有的。你……必患病。”

为了应验这段预言,耶和华激动非利士人和靠近古实的亚拉伯人,来攻击约兰。他们上来攻击犹大,侵入境内,掳掠了王宫里所有的财货,和他的妻子、儿女;除了他小儿子约哈斯之外,没有留下一个儿子。

“这些事以后,耶和华使约兰的肠子患不能医治的病。他患此病缠绵日久,过了二年,……病重而死。”“他儿子亚哈谢(即约哈斯)接续他作王。”(代下21:12-19;王下8:24)

当亚哈的儿子约兰仍在治理以色列国时,他的外甥亚哈谢登上了犹大的王位。亚哈谢作王只有一年,在这一年中,他受母亲亚他利雅的影响,“给他主谋,使他行恶,”他“效法亚哈家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代下22:3-4;王下8:27)那时他的外祖母耶洗别仍然在世,他竟大胆地与他的舅父以色列王约兰结盟。

犹大王亚哈谢不久就遭遇到悲惨的结局。“因他父亲死后有亚哈家的人给他主谋,以致败坏。”(代下22:3-4)当亚哈谢去拜望他在耶斯列的舅父时,先知以利沙蒙神的指示,打发一个先知的门徒往基列的拉末去膏耶户作以色列王。当时犹大和以色列联军正在基列的拉末与亚兰人作战。约兰因在阵上受了伤而回到耶斯列去了,留下耶户统率王家的军队。

以利沙的使者膏耶户时宣称:“我膏你作耶和华民以色列的王。”接着他严肃地将自天而来的一项特别使命交托耶户。主借着他的信使宣布说:“你要击杀你主人亚哈的全家,我好在耶洗别身上伸我仆人众先知和耶和华一切仆人流血的冤。亚哈全家必都灭亡。”(王下9:6-8)

耶户被全军拥戴为王之后,就赶往耶斯列去,开始在那些怙恶不悛并引诱他人犯罪的人身上执行刑罚。以色列王约兰、犹大王亚哈谢和母后耶洗别,“凡亚哈家在耶斯列所剩下的人,和他的大臣、密友、祭司,”尽都被杀了。“巴力的众先知,和一切拜巴力的人,并巴力的众祭司,”就是住在撒玛利亚附近敬拜巴力的中心地带的人,也都被刀所杀了。一切偶像都被毁坏焚烧,巴力庙也被拆毁了。“这样,耶户在以色列中灭了巴力。”(王下10:11,19,28)

当这大规模行刑的消息传到耶洗别的女儿亚他利雅那里,这时她在犹大国内还居于统帅的地位。她见她儿子犹大王死了,“就起来剿灭犹大王室。”在这一次大屠杀中,大卫家一切合法继承王位的子孙全都被杀,只剩下一个名叫约阿施的婴儿,被大祭司耶何耶大的妻子藏在圣殿里,他藏在那里六年之久,这时“亚他利雅篡了国位。”(代下22:10,12)

到了第七年,“利未人和犹大众人,”(代下23:8)就联同大祭司耶何耶大膏王子约阿施,并宣布他为王。“众人就拍掌说:愿王万岁。”(王下11:12)

“亚他利雅听见民奔走,赞美王的声音,就到民那里,进耶和华的殿。”(代下23:12)她“看见王照例站在柱旁,百夫长和吹号的人侍立在王左右,国中的众民欢乐吹号。”

“亚他利雅就撕裂衣服,喊叫说:反了,反了!”但耶何耶大吩咐百夫长拿住亚他利雅和一切跟从她的人,带他们到殿外执行死刑的地方,于是他们都在那里被杀了。

这样,亚哈家最后剩下的人就灭尽了。他与耶洗别结合之后所行的可怖恶事,一直延续到他最后一个后裔被杀为止。甚至在敬拜真神上帝的礼节从未正式废除过的犹大国中,亚他利雅也成功地迷惑了许多人。在这怙恶不悛的王后执行死刑之后,国民立时“都到巴力庙,拆毁了庙,打碎坛和像;又在坛前将巴力的祭司玛坦杀了。”(王下11:18)

接着就实行改革工作。那些参与立约阿施作王的人曾严肃的立约,“都要作耶和华的民。”这时,耶洗别女儿的恶影响已经从犹大国除灭,巴力的祭司已经被杀,他们的庙宇已经被毁,于是“国民都欢乐,合城都安静”了。(代下23:16,21)